首页 悬疑灵异 灵气复苏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Fedi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9-04-15上架
  • 2677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开端

大亡灵之人间梦魇 Fedi 7964 2019-04-15 13:10:00

  生命从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就注定了要离开……

  那我们的生存为了什么?生命为了什么而存在?

  本来注定的死亡命运,我们可曾真正的活过?

  那我们又真的会死吗?

  人生有太多的疑问,越是不幸,疑问就会越多,走在那四处都是墙壁的生命迷宫,每一道墙的后面都可能是答案,也可能是下一个迷题,要走多久,会走到哪里,这个迷宫到底有多大,有尽头吗?

  不知从哪里进来的,也找不到出口,一直耗在里面,孤独、哀伤、怨恨……可还是走不出去……

  “谁来帮我出去啊……”

  “嗳,嗳!嗳~~~~”

  “嗯~……啊?”

  “小姐,你到站啦,还谁来帮你出去呢,你自己走下去啦,都喊了你半天了……”

  “哦,对不起,我睡着了,对不起……”

  随着一声汽车“哧~”的关门声,我们的女主人公已经站在空荡荡的街上,那辆大巴已经离得远了……

  路灯还亮着,现在是清晨6:43分,冬天的太阳出现得很晚,这时还有些暗,街上没有行人,连车都少见,冬天的风贴着地皮刮起树叶,再散到远处……

  我们的这位女主人公,吸了吸鼻子,紧了紧身上棉袄的领口,把双手插进袖管里就默默地向前走着,单肩的跨包有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她的大腿,包上的钎子时不时的发出清响。

  她今天,是来看房子的。

  不是买,是租。

  这是因为前一周熟识的宋姨告诉她,在郊区她有个远房的亲戚,多年不曾来往,甚至都不曾见过一面,只是听家里人念叨过这个人,是个老太太,多大岁数也不太了解,只知道她无儿无女,守着有四间房的院子住在郊区,对了,她是个瞎子。

  这位宋姨知道我们的女主人公要找房子租,而且知道女主人公找了很久都没有合适的,便突然热情的联系上那位远房、不曾见的亲戚,说:“小莱(女主人公的小名儿),阿姨知道你找房子不顺当,没个合适的,所以我为你联系了一间,你去看看,听说价格很合适,就是有点远,你想不想去。”我们的小莱当然很高兴,当知道地址后,虽然觉得真的太远了,但是,以她一个学生的经济条件来说,住的远近是其次,主要考虑的还是房租价钱。

  所以,就让那位宋姨传话给那个老太太,今天她来看房子。

  走着,走着,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四周静悄悄的,沿着道牙走下去,有个不是水泥辅的叉路,那里有个小石桥,桥下的水结了冰,还有一片不大不小的野草地,不过,都是枯的,干扎扎的杵在那里一片。

  看到了,就在那野草地的那边,有片房舍,不过看上去有些荒废了,但是,有一个院落很明显得把自己从那片房舍中区别开了,红砖的院墙,青色的大门,看得到里面房间的屋顶,是老式的灰瓦片,都是一色的平房。大门上是铜制的门环,有点青锈,门下的台阶很干净,连个落叶都没有。

  “喵~”一只很大的猫突然跳了出来,把小莱吓了一跳,“啊呀,死东西,吓死我了,一点都不乖。”小莱刚要抬手敲门环,顿住了,她把衣服整了整,把帽子里的头发拢了几下,看了看表,7:12分,她走了29分钟。

  “啪!啪!啪!”小莱敲响了门。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应,也没人给开门,就又连敲了三下,情况依然。于是,我们的小莱就在门外扯着嗓子喊起来了:“有人吗?我是来租房子的!”连着又喊了三次,听见一声猫叫,门里面有动静了,有开门的声音响起,一个老太太在说话:“来就来呗,还来得这么早,大猫都还没叫醒我呢。”随着人的念叨声,又伴着一阵慢节奏的脚步声,门栓响了,“吱~”门,打开了。

  门开了,不过开得不大,就那么10厘米左右的缝。

  缝的那边,老太太问了:“你是哪位?叫啥?”

  小莱心说:“宋姨不是告诉过你嘛。”不过嘴上却回答:“我是宋姨介绍来租房的,我叫叶莱,大家都叫我小莱。”

  缝的那边回应着:“哦,原来是你,来得真早,我都没起来呢。”门扇轻轻的晃了晃,小莱以为要开大点了,却没想到,老太太又问了:“你是干嘛的。有工作吗?”

  “……老太太真是个麻烦人”小莱心里嘀咕,说:“我还是个学生,大一,美术系的。”

  “你哪里人?”

  “本市。”

  “那你干嘛要租房子?”

  “…………”

  “…………”

  沉默……

  “因为拆迁。”小莱突然回答。

  “拆迁怎么你一个人来啊?家里人也要住吗?”

  ……

  ……

  又是一阵沉默……

  “我本来跟爷爷一起的,不过,他上个月不在了,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爸爸离婚了,离婚后,再也没见到过爸爸,妈妈因为得了病,五年前在家里去逝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

  您还有要问的吗?”小莱的声音越来越低,声音中透着委曲,说最后一句时,声音有点颤。

  ………………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只有三秒,然后门彻底打开了,门那边很轻地说“进来吧。”

  小莱见门开了,便走了进去,眼睛扫了一遍四周,这个院子真的很干净。地面是用灰色水泥砖辅的,没有碎的,都很完整。在院子的东角有一棵非常粗而且高的树,不知什么品种。房舍分别在东、西、北的方向,真的有四间,因为有四扇门。西边的房舍小点,余出一面红砖墙,就在西边房舍余出来的那面墙下有一口井,用水泥垒高足有六、七十公分的样子,上面有个

  辘轳,不过没有绳索,看上去已经弃用了。

  房子很老式,灰色墙,半旧的红漆格子窗,玻璃有点花,但还是干净透明的。房项的瓦垒得很整齐,没有长什么草。在东边房舍外边的一溜台阶上放着几盆花草,在这样的季节还是绿的。院大门是朝南边开的,门边上还依着个大扫把。

  “小莱,小莱?”

  “哦,对不起,您叫我。”小莱这才把心神儿从房舍移到老太太身上,小莱转过身,老人还站在大门边那,朝着小莱站的方向叫她。老太太身量不高,最多160公分左右,穿着件蓝色的鸭绒棉袄,裤子是黑色的,一双旧式布棉鞋,头发很白,在反光下很象银色的,肤色白而健康,还泛着红润,只是,只是那双眼睛有些特别,“哦,对了,她的眼睛看不见。”小莱想起了宋姨的交待。

  老太太的眼睛虽然是盲的,但看上去很平静,很慈祥。

  “小莱,你要租房,是吧,我这里可离城市远着呢。”老太太又说话了,语速比较慢,口齿却很清楚,声音柔和。

  “没关系,我年轻,跑得起,只是……”

  “房租要便宜点,是吧。”老太太笑了。

  “嗯。”

  “我这离市区远,房子里没有暖气,你得自己生火,弄炉子取暖,你行吗?”

  “行!”

  “我这没有床,只能睡炕,你睡得惯吗?”

  “惯!多少钱?”

  “你先跟我来看看。”老太太发出看房的邀请,小莱跟着就来了,走在老太太的身后才发现,她老人家的身子骨真挺,背一点不驼,腿脚还挺利索,从身后看,一点不象个盲人。

  随着老太太的引领,进了北面房的左边的门。这是一间房,能有三十平的样子。“你看看这房间,还喜欢不?”小莱刚一踏进这门里,就觉得暖和起来,房间里并不冷,暖哄哄的,不知怎么的小莱就莫名的喜欢上了。这房间北面和西面都有窗子,靠西面的窗那里,是个炕。炕挺大的,小莱想着,在上面打几个滚都不会掉地上,想着,脸上就笑出来了。炕是漆成粉红色的,挺特别,看上去是才漆不久的样子,很新。临东面的墙靠门的那里立着个柜子,高有2米,宽有2米左右,一半是双开的衣柜,一半是层板,浅原木色的。还有一张桌子摆在北面窗下挨着柜子,看上去,很有历史的感觉。家具不多,显得屋子空了些,不过,小莱的感觉非常好。

  “您不说要生炉子吗?我怎么没看到?”小莱问。

  “炉子在西边的小房那,那没什么东西。”

  “多少钱?一个月。”小莱又问了。

  “你喜欢住这?”

  “嗯。”

  “你喜欢,我就要你一个月两百块钱,怎么样。”

  “这么少,虽然离市区远了些,又没有暖气,但是,这个价,也太便宜了,我虽然一个人,但是,你不用可怜我怕我出不起,我自己业余打工,也赚得出房租,而且,我还有拆迁补偿金。”

  “我不是可怜你,因为我一个老太太,要那么多的钱做什么,我够吃够用,你来了,也可以给我做个伴。”

  “嗯……还是觉得不太好,我再多加三百。”

  “呵呵,我不要,你来这为了便宜房租,是不是?我让你住,为了让这院子也生气些,我们两惠。”

  “您如果执意不要,那我帮你打水,做饭,收拾家来补偿,好么?”

  “哈哈……”老人发出爽朗的一串笑声,之后说:“这个可不用你一个丫头来做,打水,生炉,劈柴禾……等等这些活,有人帮我做,你就省省吧,好好读书。”

  “这……”小莱的心象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却是暖的,

  “这……”小莱已经开始抽噎了……

  泪珠子,这就掉下来,老太太默不作声,小莱自己在那抹睛泪,一会儿的沉默被老太太给打破了,说:“你哪天搬来?”

  “今天……就搬。”

  “用得着这么快吗?”

  “嗯,房子要拆了,东西我拿不动的都卖了,其它的小物件都放在宋姨那里,我自己就能搬了。”

  “你自己行吗?”

  “行!”

  “那我把这房间再收拾一下”

  “不用了,挺干净的,再说,我自己收拾就行了,不麻烦您老。”

  “呵呵,你这孩子,真倔。”

  “嗯,他们都这样说,爷爷也这样说我。”

  “那我等你”

  “好!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搬过来,可能晚点,因为路远。”

  “没关系,多晚,我都给你开门”

  “哈哈哈……”小莱笑起来了。

  老太太把小莱送到院门口,小莱顺着原路走到车站,这时天已大亮,太阳终于出现了,阳光照在小莱的身上,身后落下长长的影子,正是伸向那院子的方向。

  坐在大巴上,小莱坐到了车尾那排座位上,看着玻璃窗外的世界,想起老太太临别前说的最后那句“没关系,多晚,我都给你开门。”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下来。脑海中老太太的样子逐渐变成了爷爷……

  小莱怕别人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小心的把帽子沿拉低了,把棉袄的领子竖高了些,把自己的脸埋在里面,任凭眼泪掉下。

  终于回到自己现在的住处,已经是9:52分了。早饭还没吃的小莱,这就收拾着准备搬家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了,除了爷爷给自己买的一台手提电脑,还有些衣物外,就是一些书籍和几本影集,哦,还有妈妈留给自己的一盆君子兰。这是妈妈为了给总也看不到爸爸的小莱而准备的,说,当这盆君子兰开花了,你就看到爸爸了。可是,这盆开过多次花的君子兰,却没能让小莱见到爸爸,不过,小莱也长大了。

  两大行李箱加一盆君子兰,就是现在小莱的所有家当了,拖着笨笨的两个箱子,来到小区的门口,被保安挡住了,问:“你是这里的业主吗?如果是租户,你这是要搬家?你有放行条吗?”保安一脸的不信任地问着小莱,小莱说:“搬家,跟宋姨说过的,她知道,我打个电话你问她就知道了。”保安示意让小莱打电话,电话拨通了……

  “喂,宋姨,我是小莱,我今天去看房子了,挺好的,谢谢,我这就搬走了,小区的保安要跟您核实一下。”

  电话那头,宋姨吃惊地说:“这么快就看好啦?其实你也不用急的。”

  “没事的,宋姨,这段时间麻烦您了,您跟保安说一下,让他给我放行吧。”

  “那好,我跟他说。”

  于是,保安接过电话,一边听着,一边应答着:“哦,原来是这样啊,宋姨,那就没事啦,我们都认识的,你说可以,那就可以啦,我这就放她走。”

  保安把电话又交还给小莱,说:“行啦,你可以走了。”小莱这才走出了小区的大门。

  刚走出没多久,突然手机响了,小莱看了下,是宋姨打来的。于是,按了接通键。电话那边宋姨说:“小莱啊,你这就要走,宋姨心里舍不得,你走之前来我这再坐坐,宋姨做好吃的给你,你可别推辞,宋姨可不高兴,我们都是老邻居了,跟你爷爷熟得很,别跟我们太客气,你一定要来,宋姨在这等你。”

  “唉…………”小莱这刚要说些什么,电话那边就挂断了,小莱一看,是不得不去啊。小莱心想,宋姨在爷爷住院到去逝之间也忙前忙后的费了不少心,再加上这段时间也照顾她的,按理说,在搬走之前,也应该跟宋姨当面道个别,于是,小莱又踏上去宋姨家的路了。

  出了地铁站出口,顺着街道步行到一个小区的大门口,这个小区在本市也是有点名气的,它的外墙全被绿色的灌木围着,围得都不透个缝,把围墙的栅栏都给摭挡了大半。正对着大门进去有个圆形广场,广场中央有个喷泉,不过,现在没有喷水,小区里面的绿化很好,特别美,象个植物园。从小区停车场进进出出的都是名车,步行的人看上去也很自信的样子,个个都衣着体面,透出着一种得意的情绪,相比之下,拖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和一盆花的小莱,显得有些尴尬,连小莱都觉得自己不该属于这里。

  正要给宋姨打电话,就听见有人叫她:“小莱,小莱……”

  小莱抬头一看,原来,宋姨亲自来接她了。看着宋姨远远的急走过来,满脸的笑容,小莱有种想把宋姨认做母亲的冲动,不过,很快这种冲动就打消了。宋姨笑咪咪的来到小莱跟前,说:“哎呀,你可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饭做好了,差几道菜,你叔叔在家正做着呢,你跟我快上去吧,都等你啦。来,来啊,我帮你拿,走啊。”小莱被宋姨热情地拉着手牵着去她家里了。

  来到宋姨家,宋姨把小莱的行李箱放到门口,把花盆放到鞋柜上,拿出一双拖鞋,示意让小莱换上,就拉着小莱的手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小莱刚要说话,就听宋姨先说了:“小莱,你这就搬走,也太快了,让宋姨有些不适应,其实你住在我那个房子里也挺好的,我真的不想让你走,可是,我那个亲威要来这里做生意,跟我借了那房子用,我实再推不掉,小莱你可别责怪你宋姨,我也是没办法。何况你又不白住,是不是,这让宋姨心里过意不去。”小莱听着宋姨说着,也觉得宋姨说得很肯切,就回应着:“宋姨,其实您也别多想,那间房子让我住是帮我的忙,凭那个房子,那种地角,现在能租到一千七左右,可您只租给我一千块,虽然已经很低了,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高了,所以,我也想找个更便宜的房子租,这不,还是您的帮忙,我才找了合适的,我还该好好谢您呢。”

  宋姨听小莱这样说,脸上就笑起来:“小莱真是通情达理的好女孩儿,将来定找个好人家,宋姨帮你做媒。”小莱听到这里,就呵呵的笑起来,:“宋姨,我才多大,我才不嫁人哩。”

  “怕啥的,害什么羞,到时宋姨定找个好的给你。”

  就这样,宋姨跟小莱你一句我一句地象母女俩一样的交谈着,开心地笑着……

  这时,张叔从厨房里出来,小莱一见,就赶忙站起来问张叔好,张叔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胖胖的,腰上系着个围裙,一个十足的家庭好妇男的模样,见到小莱,笑呵呵的说:“小莱啊,你要搬走了也要常来坐坐,叔给你做好吃的,叔别的本事没有,做饭也算得上是大厨的水平了,你爷爷就说过,我就应该是个大师级的厨师,在市水利局上班太曲才喽!”张叔说完,就自顾自的笑起来,宋姨和小莱也都哈哈笑着。这种情形,这样的氛围,要在不知情的外人看起来,真象是一家子。

  宋姨偶尔会到厨房里帮衬张叔,小莱就自己待在客厅,东望望,西瞅瞅,虽然来宋姨家不止一次,但每次来,还是觉得宋姨家真的很漂亮。

  客厅的落地窗外,是个很大的阳台,放着一个躺椅,在阳台的两头各有一个花坛,里面是盛开的仿真杜鹃花,在客厅的电视机柜旁是张叔自己养的一缸睡莲,里面有紫色的、粉色的、白色的花,缸里养有几条锦鲤,漫不经心的游着,吐着水泡泡。客厅沙发是欧洲古典式的,沙发的靠垫织着金丝线,茶几是红木的,上面摆着一整套工夫茶的那些装备,尤其是那茶壶和茶杯,淡青透绿,水水润润的,绘有写意的鸟禽,看着就知是名家出品,价值不菲。沙发的对面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超薄挂壁电视,还配有相当高级而且齐全的音响设备,电视柜上放着一个鱼缸,里面是各色金鱼,柜子里满是各种碟片。客厅的墙上挂有一副装饰画,还有一副中国水墨画,画得是荷塘与鱼,小莱记得张叔还特别的向她介绍过这副画,说是一位中国著名的国画大师亲自给他画的,那位大师好像叫于阑卿,此人自称世嫌人。

  客厅沙发后面是用餐区,红木的餐桌、椅,桌上辅着深红嵌金的方形桌布,桌的中央摆放了一个水晶玻璃花瓶,里面插满了好大一簇的香水百合,让整个客厅,甚至卧房里都飘着阵阵花香,小莱记得上一次来这里,花瓶里插的是粉色和白色的玫瑰。看着水晶玻璃花瓶中的香水百合,又看看自己鞋柜上花盆里君子兰,那砖红色的塑料花盆与这里的环境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小莱虽然觉得自己的花盆也是可爱的,不过那是过于朴素了。抬头是吊顶的天棚与水晶灯,低头是深紫红色的地毯,这一切都映托出此家的富贵气质。

  “哗啦~”厨房的门开了,宋姨从里面出来,对小莱说:“你看看你张叔,炒几个菜而已,还弄得这么久,小莱一定饿了吧,早饭吃过没有,在宋姨这就当是自己的家,待会儿,你可不要客气,吃得饱饱的,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哟,你要是跟我们客气、见外,那宋姨和你张叔可要真的生气喽。”

  “宋姨说的哪里话,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宋姨这吃饭,我不客气就是,您放心吧。”小莱笑嘻嘻的回答着。

  正说着,张叔那边叫起来了,“好喽~,都弄好喽,开饭,开饭!”

  张叔和宋姨张罗着端菜、捧锅,小莱想上手帮个忙,宋姨说啥也不让,只好做罢。一会儿,一张餐上就摆满了菜肴,一共四个菜,一盘清蒸鱼,一盘芹菜炒牛肉,另外两个分别是红烧大海虾、糖醋小排骨,这四道菜虽说是家常菜,但是色、香、味俱全,火候也拿捏着刚刚好,摆在那让人忍不住就想马上送入口中以解馋虫,真是体现了张叔的手艺,怪不得小莱的爷爷说张叔应该是个大师极别的厨师。另外餐桌的一边上放着电饭煲,里面煮的米饭油亮油亮地发着白玉光,冒着热气往外喷着饭香。看到这些,小莱虽然直咽口水,却同时也感到一种酸楚,想来,爷爷在的时候,也做这些菜,因为,这些都是小莱爱吃的。

  “坐,小莱坐”宋姨很热情的帮小莱拉开椅子,宋姨替小莱亲自盛上米饭,送到小莱的手里,在小莱接过这碗热腾腾的饭的瞬间,好似有股暖流顺着手臂的脉络窜到小莱的心里,使得小莱眼前的景色瞬间一幻,变成自己的母亲和爷爷跟自己坐在一起吃饭,眼里不禁地就湿了。

  看着眼泪含在眼中翻滚的小莱,宋姨不由得一征,可立刻又换上平常的脸:“哎,小莱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宋姨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旁边的张叔打起圆场,“来来,吃饭,吃饭,一会菜凉了,味道可就差了。”然后一面给小莱夹菜。

  小莱先把眼泪擦去,看了看空着的椅子,问道:“小敏怎么不在家?不来吃饭吗?”宋姨就回答说:“小敏今天去她大伯家,她大伯为她找了个教钢琴的家庭教师,让去见个面。所以,今天就不回来吃饭了,就我们几个。”“哦,这样啊,还以为会见到小敏呢。”小莱有些失望地说。“唉~,你们在一所学校一个系,你们又是好朋友,见面的机会那不多着呢。”张叔在一旁提点着。

  “那是,我们几乎天天见面呢.。”小莱笑着说道。

  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亲亲热热得吃完了这顿饭。小莱看着这剩下的盘碗,感受着这种温柔气氛的包裹,回想起将要去的新住处,不由得产生一种无耻的想法:“我能不能求求宋姨,别让我搬走,我想跟他们在一起,不要一个人孤零零的,这里多象一个家啊,哪怕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这样认为,也是好的。”这样想的小莱,嘴上却说出告辞的话了:“宋姨,你看你为我忙得这些,真得太谢谢你和张叔了,你们对我真的太好了。不过,我要走了,都是下午四点多了,那边还在等着我,我以后也会来看你们的。”“哎呀,小莱再多坐一会,跟我们多说一会儿话,别这么急着走。”宋姨挽留着,张叔也在旁附和。可是我们的小莱同学此时的想法,他们哪里懂得,再多待一会,再多说一句,就更不想走了,厚着脸皮去哀求留下,这不是小莱的性格,爷爷没这样教她。所以,要走,现在就走!

  在宋姨和张叔的挽留中,小莱已经自己走到了大门口,换上自己的鞋,拿上自己的东西,开门,向门里面的人挥手告别了。

  宋姨和张叔,一直把小莱送到地铁站的入口,才依依不舍的目送小莱消失在人群中……

  小莱的情况先不提,单说说这送走小莱的宋姨和张叔。他们回到小区,在大门口遇见一个保安,好像很熟识的样子,那个保安就问宋姨说:“我给你们介绍的租户,什么时候可以住进去啊。”宋姨笑着说:“很快,那丫头搬走了,房子腾出来了,我这就按排人去打扫一下,就可以让他们来住了。”那个保安也笑呵呵地又问道:“宋姨,我给你介绍租户,您之前可是向兄弟许下诺的哟,您老可忘喽?”这边宋姨回道:“那怎么可能!这么好的租户就是多亏了你的帮衬,你放心一定兑现就是!”这位保安表情夸张得哈哈笑,对宋姨和张叔说:“我就知道,你们不是那种人,”哈哈哈,说完,也不忘了再笑几声。宋姨用手指点了点那保安的额头,说:“小样儿,宋姨啥时候诓过你们?”

  又寒喧了几句,宋姨和张叔就跟那个保安分开,走各自的了,半路上,听见宋姨开心得说:“这下可好了,小莱搬走了,咱家的福神就要上门啦!”宋姨和张叔十分开心的一路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