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连陌传

第十四章:祠堂刑法

连陌传 小人物、、 2018 2019-04-25 12:18:21

  “天福,你上刑,我督察。”

  “不按谋害同族,按他族来犯,擒王未遂,沦为俘虏,按这条祖训,连家怎么对待俘虏,就怎么给何小姐上课!”

  “夫人,这,这是不是太狠了!”

  天福看看那细皮嫩肉的何小姐,再看看那一脸郑重的老妇人,踌躇的说着。

  “狠?她要连陌死啊!若不是小连陌自己把珠子拽断,现在我们估计都沉浸在娃娃夭折的悲痛里!”

  “她敢做,就要敢当!”

  “人怕疼,可修炼成人的畜牲,本事大的很,自是不会疼痛!”

  “给我上刑!”

  饱含怒气的话语在空荡荡的空间显得格外空灵。

  天福有点不忍心,但也只是一点。

  想想她做的那些,还是行动起来了。

  先吩咐人把锅里弄上辣椒水,填上柴火。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有限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这场刑罚叫做刮骨疗毒。

  天福怜惜她是个女人,皮囊受伤不太好看,于是选了这个。

  伤痕累累的出去也显得连家脸面不好看。

  “先用指上落红吧。“王祖英淡淡的开口

  指上落红是仿照古时的刑法,加之改进,只比之前的要狠毒,普通人连开始都接受不了,一般用于逼供。

  这种刑罚可以让人慢慢地感受这种疼痛感。

  都说十指连心,她也想让这位何小姐尝尝,这种疼在心尖上的感觉。

  也能安抚一下她那愤怒到极致的心。

  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纤细的针,慢慢,慢慢地插入了何洁的手指,一根,两根......每插一根她就尖叫一声,那颤抖到极致的忍耐,那死死咬住的嘴唇,苍白的脸色,莫名的让人升起来一种快感。

  十个手指都被插入了银针,何洁微微喘息了一下,她张开嘴,想要求饶,还未开口,就被打断。

  突然的拔针让她尖叫一声,整个身子都费力的蜷缩到一起

  “啊,我错了,错了,求求你们了,别扎了,我再也不敢了....”

  天福看了看王祖英

  ”继续,下一轮拔的时候,一根一根拔。“

  说完移步到何洁面前,用手使劲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着那病弱的姿态,心中舒畅的不行。

  “痛苦么?难受么?后悔么?“

  “就算后悔也没用!两个老人一个女娃在你何家眼里好欺负是么?那就让你看看连家到底有多狠!“

  ”你知道么,不知为何,看到你痛苦,我就格外舒服,求饶啊,越是大声越是痛快!”

  “出来,老婆子,别沾染上晦气,去洗洗照看小连陌吧,别为不相干的操费心神了。“

  吩咐天福继续督促着行刑,王祖英这才出去,她没看到,在刚踏出祠堂的一瞬间,衣服上飘起一股淡烟。

  那淡烟出自方向赫然和小连陌口中血融入的地方一模一样。

  “别忘了小连陌周岁宴还在进行,去招待招待。”连立建对着王祖英说完后,随即便站在宴桌前搭的大台子上

  “不好意思,出了点差错,耽搁了一会,扰了众人的兴致,是我连某人的过错了,在这里,我像大家赔罪了。”

  说完便是深深的鞠一躬,表示歉意。

  “吃完后,还有周岁礼,大家别忘记带回去啊!小女今日恐受惊吓,不便见客了,这蛋糕就由老夫做主,切后再送于贵宾们,可否?”

  连家家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哪有人多事会去多说什么,一片的奉承和符合,带着虚伪圆滑的笑。

  “既然大家给面子,那连某就不推辞了,多谢大家体谅!”之后便拿起来刀认真地切着高几层的大蛋糕。

  一晃眼,宾客尽散,只剩下何家一干人等等着何洁。

  连立健看时候也不早了,便抬步去了祠堂。

  “天福,怎样?”

  “老爷,何小姐这毅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指上落红后,用的刮骨疗毒,那辣椒盐水硬生生从指甲缝戳出的洞流了进去,这想想就受不了了!这成年男子也挨不住啊!可这何小姐,硬是没晕,除了叫的惨点!”

  连立健倒是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叫何洁的了,毕竟这刑罚就是他也受不住啊。

  但他们没想过,为什么何洁一个娇滴滴的家中本事学的一知半解的女子如何能撑到现在!

  “停了吧,时间不早了,何家人还在等,给何家一个面子。”

  “好嘞,老爷。”

  连忙一阵小跑,去吩咐人别用刑了,自己在旁边都不忍心看了。

  人心是肉做的啊,都会疼。

  连立健没踏进去看,毕竟女子身体有碍观瞻,就直接走了。

  何家人再接到人后也没心思去怪罪什么了,一拨人先行,一拨人带着何洁去山下救治。

  大庭院,和后面的高楼,重回寂静中。

  十月的天,夜也深了。

  寒食节,不少人都在山的周围烧着纸钱,因为改革开放之前,人死后为了不占用土地,就把他们埋葬到山上。

  在改革开放后,不再大肆砍伐树木,山上树渐渐长了起来,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习惯性过来烧纸钱。

  后来,每逢清明,寒食节,都会这么做,以求得心理的宽慰。

  是夜,庭院里飘进来不少纸钱,小连陌还没醒。

  今日,是小连陌的生辰,她抹了药后喝着奶睡着了。

  但从中午到现在,她还没有醒来。

  扫干净的庭院里又有不少未燃尽的纸钱飘了进来。

  吩咐人再扫一遍后,连老太太看向旁边的老年男子。

  好像一样的夜,好像即将要开始跟去年一样的对话。

  只是对象不一样了而已。

  但这回,谁也没有主动开口,可能是害怕昨日重现。

  小连陌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很平稳,就是怎么叫都叫不起来,连老太甚至还重重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蛋儿。

  都没有醒来,像是被下了咒一样。

  连老太现在格外想听到她哭,家庭医生来也没什么办法。

  只说是在睡觉。

  “改天换个家庭医生吧。”连老太太开口了,但不是问怎么办的。

  而小连陌呢,她感觉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好多好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