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妖孽魔君不好惹

第三章:白莲婊?你不配

妖孽魔君不好惹 夙白凰 2521 2019-04-20 16:13:19

  影离雪在镜子前掏出包包里的化妆品补了补妆。她拿出一支外壳镶钻异常精美的口红涂了涂。

  口红缓缓的划过她的嘴唇,留下润泽夺目的色泽,烈焰般的火红色在洗手间微弱的灯光下闪烁着一层迷离的光芒。像是暗夜里专门勾人魂魄的妖精,有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影离雪推开洗手间的门又重新回到了宴会的大厅。她来到一张摆满各色水果和奢侈名贵葡萄酒的桌子前

  修长白皙的手指拿起一颗晶莹剔透的紫葡萄放入口中,姿态慵懒而随意,好似她就是单纯来宴会品尝美味佳肴的。

  “小影”一阵娇滴滴的女声传来,影离雪抬了抬头,视线看向发声源。

  只见蓝兰被一群打扮妖艳,涂着浓郁香水的贵妇簇拥着。她穿着一身做工华美颜色艳丽的火红色长裙晚礼服。脸上画着精致的蝴蝶妆。

  在一群人里面显得异常的亮眼。毫无疑问她是一个非常讲究有品味的人。她迈着小碎步缓缓走到影离雪的面前。

  “小影,你终于来了”蓝兰一把热情的拉过影离雪的手,“你不知道你能来,我跟翼欢有多开心。毕竟我跟翼欢还是因为你才认识的啊”蓝兰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是啊,可不是因为我么?防火防盗防闺蜜。诚然一点也不假。

  三年了,这个在所有人眼里温柔乖巧的女孩就是这样背着她勾搭她的男朋友。影离雪心里嗤笑了一下。

  “哪里,你可是我的好闺蜜啊,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就冲着这份深厚的情谊我怎么着也得来啊”影离雪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着。

  “更何况”影离雪压低身子,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不来,又怎么能够给你们这对狗男友送上一份大礼呢。”话音刚落,影离雪忽然低低笑了起来。笑容诡异而美艳。

  “小影啊,翼欢不爱你,你也别怨他。”蓝兰听到影离雪的诅咒脸上没有一丝温怒,反而嘲讽着笑道,“谁让你以前跟她谈的时候每天不收拾打扮。这男人啊,总是容易喜新厌旧的”

  毫无疑问,影离雪的带着气愤的话语像预期想的那样。让她心里无比的快活。

  从小到大,她蓝兰,什么都让着她,明明自己不比她影离雪差。可是无论是上学时候遇到的老师。还是后来遇到的白翼欢,几乎所有的人都爱她影离雪,凭什么她影离雪可以得到这一切。而她蓝兰就不行。

  蓝兰心里嗤笑道:我就是要拿走你影离雪拥有的,你拥有的我也可以拥有,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体会到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

  很明显。蓝兰想错了,影离雪非但没有因为白翼欢跟她的背叛而伤心欲绝。反而觉得很欣慰,因为至少让她看清了这么多年陪伴在她身边的人的嘴脸。分清了是人是狗。

  影离雪勾唇一笑。精致的宛如精灵的俏脸上瞬间风华绝代。

  她熟练的打开一瓶名贵的酒,把酒倒入一个精致好看的高脚杯里。暗红色的葡萄酒在灯光下散发着微弱的红色光芒。

  影离雪拿起高脚杯轻轻的摇晃了两下,浓郁的酒香弥散开来。她伸出手递给了蓝兰。

  “也许我们之间有点小误会小怨恨,今天呢,作为你的好朋友,我都想化干戈为玉帛。我们还能做彼此好朋友。”

  也许是没预料到影离雪竟然没有被她的话激怒到,反而一副求和示弱的样子,蓝兰愣了一下了。

  几秒后,她收敛起嘲讽的表情,恢复了跟往常一样的假笑:“那怎么会,我们永远都是彼此的好朋友呢。我是不会怪你的”说到“我们永远都是彼此的好朋友”时,蓝兰故意顿了顿。

  心里却在嘲笑道: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傻。自以为是觉得友情第一,友情伟大。

  自从在影离雪那里没有讨到任何好处之后。白翼欢便像变了个人,回到宴会后目光就时不时的朝影离雪那里瞟去。像是要将她看穿。

  看到蓝兰走向影离雪时,还担心影离雪会欺负蓝兰。毕竟今天可是跟她闺蜜订婚。以她性格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却在看见影离雪只是单纯的递酒给蓝兰后,心里便松了一口气。

  毕竟现在的影离雪跟以前大不相同,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如果真跟蓝兰吵起来。他还真是不知道该帮谁说话。

  “砰!”

  一阵玻璃摔碎的尖锐声音打破了宴会上的宁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那穿着紫色镶钻小裙子,披着一头亚麻色卷发的美丽女孩,此刻正蜷缩着蹲在地上。腿上被尖锐的玻璃划伤,满是鲜血,鲜红的血液在如雪的肌肤上显得异常刺目。

  白翼欢心里一颤,紧张的迈步走过去。沉声道:“怎么回事”

  听到头顶传来熟悉的男子声音。影离雪抬了抬头,在星星闪闪的灯光照耀下。隐约可见女孩子美丽的眼睛里满含着的晶莹剔透的泪珠,仿佛仲夏夜天空上灿烂的星河。

  白翼欢心神为之一怔。随后轻柔的扶起了半蹲在地上的影离雪。动作异常温柔,好似眼前的是一个精致易碎的水晶娃娃。“小影,你怎么受伤了?”

  蓝兰还沉浸在刚才的不知所措之中。她本来是想接过影离雪的酒杯。可是眼看着酒杯到了她面前,她正准备拿,突然看见影离雪唇边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她还未看清她什么时候松手,就看见酒杯掉到地上,碎成了四分五裂,溅起来的破裂的碎片扎到了影离雪的腿上。随后就看见她迅速的半蹲下去蜷缩着抱住了自己,发出小声的啜泣声。瞬间呆住了

  蓝兰看到白翼欢着急的走过来,不是关心的问她这个未婚妻有没有受伤,而是一把扶起影离雪。眸光闪过一丝嫉妒。随即消失不见。急忙解释道:“翼欢,是这样的……我……”

  还没等她说完,只见影离雪在白翼欢的搀扶下艰难的起来,一头扎进白翼欢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翼欢哥哥,别怪蓝兰,她跟我是好朋友,即将结婚的女人都很敏感,可能她觉得我今天来是想抢她的男朋友,所以才这样对我……”

  蓝兰听到这话,立马焦急的打断她说道:“翼欢,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

  不等蓝兰说完,影离雪再一次打断了她,她此时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变化,一副委屈的样子,声音里带了颤:“虽然你是我前男友,她是我闺蜜,可是我又怎么会不希望你们好呢?”

  话音一落,众宾客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来参加白氏集团长子的订婚宴,竟然能吃到这么大的瓜。闺蜜跟自己的男朋友勾搭上,厉害啊,果然是一出好戏。

  蓝兰张了张嘴。但在看见白翼欢一脸不悦的表情,似乎在责怪她为何如此歹毒伤害自己的好朋友时。突然说不出话。沉默了起来。

  现在被这么多人听到她勾走了闺蜜的男朋友。估计她再解释太多也无济于事。在任何人看来她都是在演戏。

  白翼欢倒是没有太在意影离雪的话。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影离雪腿上的伤吸引过去了。他紧紧抱住怀里的女孩子,感受着她身体的颤动。心里满满都是心疼。

  影离雪松开白翼欢抱着的自己的手,走到蓝兰面前柔声柔气的说:“对不起。”然后故意凑到蓝兰的耳朵旁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轻柔声音说:“蓝兰,你什么不好做,做白莲婊?可惜,白莲婊,你不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