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妖孽魔君不好惹

妖孽魔君不好惹

夙白凰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4-14上架
  • 925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涅槃重生

妖孽魔君不好惹 夙白凰 2166 2019-04-14 15:53:51

  魔界。

  彼岸殿。

  暗红色灯光下,紫水晶搭建的华丽王座闪耀着星星点点明媚的光,王座上一个穿着黑色镶金边,绣有彼岸花图案衣服的男子正斜躺着,他一手支撑着脑袋,一手握着酒杯,葱白细腻的手指微微晃动着手中的琉璃酒杯,仰头一饮而尽,似乎在压抑着内心的某种极度悲痛。

  王座旁边东倒西歪着无数个空了的酒瓶,向下沿着鎏金色繁花纹路地毯的大殿中央是一个血池,血池的周边开满了异常妖艳而诡异的彼岸花。仿佛是来自地狱召唤的一场死亡庆典。花开荼靡。

  血池中央位置,有一处黑曜石搭建起来的莲花形高台,高台正中心处赫然放着一口价值连城的一人形水晶棺材,水晶棺通体流光溢彩,晶莹剔透。散发着某种异样的光芒,棺材的表面仔细看去隐隐刻有一行字“影离雪”

  水晶棺的内部充满了某种透明发光的液体,液体发出的光流泻出来,将水晶棺正对的彼岸殿的上方照亮。液体上铺满了一层又一层妖冶的红色彼岸花花瓣。

  花瓣之上悬浮着一个妙龄少女,十七八岁的样子,面色红润,肌肤如雪,一头瀑布般的墨色长发自然服帖的倾泻在火红的狩衣上。朦胧的灯光下,倾国倾城的容颜清晰可见,少女的眉间有一朵妖艳的彼岸花印记。此时正散发着若有若无,忽明忽暗的光芒。

  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突然之间。血池的水微微荡漾。一个黑色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殿之中,只见他一只脚屈膝半跪着,面无表情道:“火璃参见魔君大人”

  王座上的男人动也不动,衣衫半落。衣服松松垮垮的穿着。浑身散发着无尽的颓废美。若不是那冰冷霸气的声音,很难让人觉得不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火璃,你跟了我多少年?”炎烬绝忽然开口道。

  “属下追随魔君已千年之久,在魔君还未成为魔君之前,属下就已经在了”黑衣男子不卑不亢,沉声道。

  “哦?原来已过千年。那你应该对本尊的脾气了如指掌”炎烬绝漫不经心道。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火璃心里一惊,难道私放绿音公主的事被发现了。强作镇定说道:“属下自是知道,欺魔君者魔魂灭,入莲花业火焚,永世消散”

  “是么?我还以为我的惩罚已经被人淡忘了。”炎烬绝似笑非笑道。声音里一贯的清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属下知错,不该私自放走圣魔公主绿音”火璃连忙回道。抬头看向王座上的男人

  只见王座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穿好衣服坐起身子。狭长的眼睛带着笑意,却未达眼底,眼眸中闪动着从未见过的冷酷神色。暗红色的头发未绾未系披着,将半个面孔遮去。火璃当场愣住。

  下一刻,火璃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一紧。呼吸困难。一阵窒息感袭来。竟是王座上的魔君死死掐住了自己的脖颈。火璃本能的伸手拼命挣扎,无奈魔君力气奇大。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火璃,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魔君,如果魔君执意想杀死属下,属下无话可说,属下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魔君”火璃强忍着剧痛,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一句为了我,你算什么东西,本尊何时轮到你一个小喽啰自作聪明来关心我”炎烬绝修长的手指下一刻便将其指甲插入了火璃的皮肉中。火璃只觉得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全身的血液冰冷到了极点。

  “绿音公主不能杀,杀了她,整个魔界都会失控。她可是前魔君的独女。况且魔君大人的权利并没有完全掌控。仍有人觊觎魔君宝座,只怕会给不良之人可乘之机”火璃沙哑着声音平静的说。脸上是对死的从容与镇定。似乎死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炎烬绝牢牢的盯着他的眼睛,紫色瞳孔里闪耀着妖诡的光芒。暗红色的头发已全部遮住他妖孽的容颜,大约对视了几秒。忽然松开双手。笑了起来。

  “看在你临危不惧的面上,本尊改变了想法,不杀你。”炎烬绝淡淡说着,“至于绿音,以为逃出去就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了么?活下去又怎样?生生世世受烈火焚心之痛,被世人唾弃丑陋的容颜,应该滋味很好吧,这是你必须为她付出的代价。”话音刚落。炎烬绝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好像来自地狱的使徒。

  火璃逃脱炎烬绝的魔爪。顿时获得了呼吸的机会。小声喘息着。心里想魔君果然是魔君。没有任何人做事情能瞒得了他。这圣魔公主,只怕自己放了她。她也好不到哪去,不过只要不引起魔界内战。魔君大人的地位便不会动摇。

  “下去吧”炎烬绝清冷的声音传来。火璃一惊,立即识相的离开。

  一阵冷风吹过,彼岸殿又回到了原有的宁静。似乎从来就没有什么人出现过。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魔君脸上的落寞与孤寂。

  风轻轻吹过。血池里的水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彼岸花浓郁的香气在大殿里弥散开来,引人犯罪。炎烬绝暗红色的长发迎风肆意飞扬。隐约可见长发下那张男女莫辨的精致脸庞和风情撩人的深紫色眼眸。

  一阵红色光芒忽然而过。炎烬绝已然来到水晶棺旁。水晶棺里少女仿佛只是睡着了。脸上是清浅动人的微笑。含笑的嘴角在无声的发出诱人的邀请。欲引人一亲芳泽。

  风乍起。少女墨色的发丝调皮的在脸上来回飘动。炎烬绝终于还是褪去眼眸中的冰冷。脸上漾起一丝浅淡的宠溺。伸手拂去那缕淘气发丝。倾身低头在少女的眉间彼岸花处留下一个淡淡的吻。

  “影儿,你怎么这么傻,你走了。我怎么办?我守着这魔界偌大的彼岸殿又如何,我就算攻下这天界。统一神魔。失了你。我依旧失去了我的天下。影儿,我要你活。”话刚说完,只见魔君低声念着什么。周身散发着一种妖艳的红色光芒。光芒像星河一样从他的身体里流泻出来。照亮了整个彼岸殿。最后化成一朵妖冶的彼岸花停留在水晶棺少女的眉间,最终消失不见。

  等到光芒全部散去。那水晶棺旁的男子跟棺内的少女皆已不见。仿佛,彼岸殿从来都是空无一人的。只有清凉的风吹过,好像在呢喃着什么悲伤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