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十年安安爱

第四卷我是安瑞青

十年安安爱 柳黎黎 387 2019-04-18 17:13:15

  那句经典语句还是诗句怎么说来着?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

  安瑞青自从期中考试放榜后就如花朵般的招来了蝴蝶蜜蜂,当然也有绿头苍蝇……

  校园里总是会有那么一小丢丢人类,总喜欢以交友为理由达到泡妞谈恋爱的目的。最典型人物就是高建成,初三(2)班的。在校里这两三年,那个女同学漂亮就追那个,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追求自己向往的爱情”……他也追学习成绩好的,长得比较入他眼的的女同学,说是“能提升自己……”比如爱爱的表姐林珍,他也追。但林珍知道哪些事是不该做也不能去想的,哪些事是自己目前必须要做的,有自己的目标,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是一个非常有原则,自律性很强的一个小姑娘。当她收道高健成亲手叫给她的追求表白信时回了句“我志在北大!滚!”当面把信给推掉,看都不用看,还用看吗?不用看都知道写的是啥。

  这次爱爱也成了高健成的目标,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写信给爱爱,还附赠一盒巧克力。

  不过爱爱还是把信看了,因为她好奇,好奇传说中的告白情书是什么样子的,到底有多神奇,多大的威力以致她们都心心念念的想拥有。

  她看完了,瘆得慌!和她姐姐林珍说的一模一样,幸好林珍早已事先给了她打了“预防针”。

  “安瑞青收到告白情书了,还有巧克力!”

  爱爱的同桌江晓晓开始她的“传媒”方式,一时间班上有点骚动……

  “谁送的巧克力?”

  “一个高年级的师哥!”

  “哇~好羡慕啊~我也想有人送我巧克力!”

  “给你了,巧克力!”

  爱爱把巧克力盒丢给羡慕者。

  “你喜欢就给你吃了,反正我不稀罕这东西!”爱爱说到。

  “你不喜欢巧克力?”

  “不喜欢,包括人也不喜欢”爱爱不屑的说。

  “那我们吃了喽?”

  “吃吧!吃疼了肚子,吃胖了腰不要怪我哦~”爱爱也是坏坏的……

  羡慕者一打开巧克力盒子,四面八方的手都伸了过来。

  爱爱把信揉成一团,手一抬,一扔,不偏不斜,正中垃圾桶里,嘿嘿……篮球不是白练的!

  不是她不喜欢,是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自己喜欢的人送啥都觉得是珍宝,那怕是一片小小的树叶子也会夹进书本里好好的珍藏,多少年过去了也舍不得丢弃;自己不喜欢的人送啥都不会入眼,不会激动,不会欢喜,那怕送颗大如鸽子蛋般的钻石戒指也视其成石头土疙瘩。

  课间操结束后,高建成把爱爱堵在楼道里。

  “安瑞青,你怎么不回复我?”

  “回复你啥呀?”

  “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不愿意!”爱爱眼一瞪,想过去,被拦下。

  “为什么?”

  “你的女朋友情师妹满校园都是!”

  “如果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全和她们都分手!全都不搭理!”

  “切~”她们喜欢你是你们的事,你和她们分不分和我啥关系,我才不犯贱!爱爱心里和自己说。

  “张老师好!”爱爱假装弯腰点头,高建成这只龟王八还真以为是老师来了,回了头,乘着他楞个支的空爱爱绕过他跑了。

  知道爱爱戏弄了他有些恼怒,但又敢发作,“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是不是越是得不到手的越是觉得是最好的呢?是不是越难得到的是不是越很刺激?这是内心坚定执着的人遇到了一个性格偏执的人。

  高建成其实就是个惯孩子,独子!父母在镇上开着茶馆,有家饭店,可以说是本镇上有钱门户从小不缺吃少穿,还有个奶奶宠着。父母经常忙于生意,无暇顾及,没钱就一声“我又没零花钱了!”。这次他又和奶奶要钱,说是在学校里需要钱,其实他就是买这个买那个送这个送那个。这次他要得有点多,看样子是要下大本……

  学校星期五下午只上一节课,剩下的时间就是全校集体大扫除,每个班分出两波人,一波在教室里打扫卫生,另外一波到校园里打扫班级指定的区域。

  每到这大扫除这一天,可以说是校园里最欢快日子。不用上课喽~放假喽~可以提前回家喽,可以在学校里尽情的嗨喽~当然这些“喽”的前提是得把卫生搞完!

  听话的,认真负责的学生就老实的在做打扫,不愿意劳动的就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装模做样在熬时间,时间一到唰的不见人,时间不到胆大的也唰的没了人影。

  “爱爱!我们走吧?”张海佳从后面搂住爱爱的的肩膀说。

  “你们班的卫生搞完了?”

  “没有!我提前请假!”

  “你好像经常这个耶!不想加入共青团了?”爱爱说到。

  “表现不好是没有资格申请入团的!”

  “你要入团?”张海佳问到,

  “对啊!珍姐已经是团员了,还是优秀的共青团员!。”

  “你申请加入共青团了?写申请书了?”

  “还没有,你哥不也是共青团员了吗?难道你真的不想入团?”

  “入那玩意干麻嘛?受人身限制,想偷个懒还会被人说你你是共青团员你得先表率什么什么的烦人!”张海佳说完从爱爱手里夺走扫把扔到一边去,爱爱赶忙去把扫把拾起来说:“让人看到多不好啊?!!”

  “怕什么怕?”

  “你不怕我怕行了吧?”

  “哎哟~怕死就不是共产党!”

  爱爱拿着扫把不停的轻戳张海佳:“我要是共产党你就是土匪白匪,我要替祖国消灭你!”

  “来啊!来啊!”海佳边跑边躲着爱爱的扫把,她爬上乒乓球台,站在台面上:“吧啦吧啦小魔仙乌卡拉变身……”胡乱的挥舞着双手,一定,左手插着腰,右手指着爱爱说到:“停!”

  爱爱很配合的停下,哈哈哈……“海佳,你真像只茶壶,哈哈哈……”

  看到爱爱笑的,张海佳就势盘了腿坐在球台上“爱爱,吃东西波?”两人闹得有点累了。

  “吃啥好东东?”

  张海佳解下书包,从里头掏出一半包话梅和一包花生,她撕开花生用手抓了几个续到嘴里,“哎哎……,你手干净吗?就吃!”爱爱着急的说。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呵呵呵……”海佳说着:“爱爱,上来坐着,坐着吃舒服!”

  “不上去,不雅观”

  “吃个花生米还讲个毛观”

  爱爱依靠在球台边,她拿起话梅,用手隔着袋子把话梅挤到袋口,抬起头把话梅挤放进嘴里,又用同样的方法把花生送到嘴里。嘴里含着话梅同时还嚼着花生,花生咽下去,话梅还在嘴里,这种吃法用她们的话讲就是“梅花配”。

  “爱爱,下五子棋波?”

  “你带棋了?”

  “带了!”

  “那就玩会,我都好久没和你玩棋了。”谁说学习好的人就不想玩?一样还是想玩的是吧!

  张海佳从书包里拿出棋,两人开始。

  “亲爱的同学们,下午好!现在是校园点歌时间”校广播又开始了。

  “今天有五位同学点歌,第一位是一年级四班的张海佳,她点了首周杰伦的《七里香》送给全班同学,祝同学们周末愉快!”

  “你点歌?”

  “嗯!”

  两人又同时埋头下棋,“爱爱,下星期我给你点首歌?”

  “不要!”

  “为什么?”

  “俗!”

  “啥?俗?现在不都是很流行点歌的吗?切~”

  “我觉得俗,我不喜欢这种形式。”

  “你不用给我点歌,你现在唱给我听不就行了?嘿嘿……”爱爱接着说到。

  “不唱,下棋,下棋”……

  …………

  “秋刀鱼的滋味猫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鲜艳草莓”

  “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种感觉”

  …………

  两人你唱上一句,我接下一句的配合得很默契,又自由自在,忘了是谁刚才还说不唱来着?

  爱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在乒乓球台上,像张海佳一样盘着腿,有些行为举止是真的会传染的。两人下着棋,嘴里吃着零食,还哼唱着歌,惬意得很。什么入团积极表现就暂时滚一边去吧,此时此刻的享受才是最需要的。

  “周杰伦的歌就是好听哈~”

  “嗯!他的《江南》也很好听!”

  “《江南》是林俊杰的!猪头!”张海佳向爱爱嚷嚷……

  “啊?!是吗?”爱爱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呵呵呵的笑了。

  “今天最后的这首《偏偏喜欢你》是初三(2)班的高建成同学点送给初一(3)班的安瑞青同学,高建成同学想借着首歌向安同学表达自己的心意,希望安同学能明白……”

  听完广播员播的播音,张海佳对着广播站的方向破口大骂“广播的,你收钱了是吧?!!妈的!”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海佳,你带耳机了吗?”

  “带了”

  张海佳拿出耳机一个塞进自己的耳朵,另一头塞到爱爱的耳朵里,把MP3随身听打开,把音量调到最大“听我们的,太难听了,真刹风景!”张海佳说到。

  其实不是歌难听,而是点这歌的人让人厌恶。人就这样,能爱屋及乌,也能因厌迁怒……

  两人又继续下棋、吃零食、听歌,不去理会校园空中到处漂浮游荡的“偏偏喜欢你”。

  高建成怎么会得到“情圣”这称号的呢?这名号也不是空白得来的,这人就是能作,能造。能制造各种场合,各种气氛,各种各样的追求女孩子的方式。如果他把这种精神、心思劲头用到学习上去也不会落到学习成绩半渣不渣的队伍里去。脑子是挺聪明的一个人就像着了心魔似的净想这些歪歪事情,都有点怀疑祖上坟头是不是埋到了烂桃花岛上去了,以致出烂桃花子孙。

  爱爱两人只顾着玩,也不知道高建成这小子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悄悄的来到爱爱身后。他一手抱着个粉色大个头的Hello Kitty猫,一手捧着一束鲜花,对鲜花!真真的那种一群大红色的玫瑰中间插着三朵白色百合花的那种鲜花。他把花束举到爱爱的脑后大声说:“安瑞青!”,爱爱吓得猛的回过头来,整张脸正好完全的埋进了那捧鲜花中。

  “啊!!!!”爱爱大声尖叫起来,往后一仰,连滚带爬的爬到乒乓球台的另一头,张海佳也被爱爱的尖叫吓到了,两人在慌乱中把五子棋子、零食、MP3、书包蹿撒得到处是,一片狼藉。

  高建成被爱爱的反应激怒了:“安瑞青,你至于吗?”他把猫和花扔到台面上“别人都想我送花表白都捞不着”

  “你走开!把花拿走!”爱爱有点歇斯底里的喊着。

  “你快滚蛋”张海佳扶着着爱爱也对高建成喊着。

  高建成恼羞成怒的抓起花束把花扔向爱爱,爱爱再次吓得从乒乓球台上滚掉了下来。

  这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群看景的人,“至于这样激动吗?”

  “不就送个花表白吗?”

  “我还挺羡慕的咧~”

  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爱爱从地上爬起来,扶着球台延边上“啊啼~”

  “啊啼~”

  “啊啼~”

  ……

  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打个不停,她开始有点头晕,眼睛有点不清晰了。她对张海佳说:“快去找我姐来!就说我花粉过敏了!快去!”

  “好!好!”张海佳答应着

  “你们都给我离她远远的……”张海佳朝着高建成吼着,接着跌跌撞撞的跑回教室去找林珍。

  “珍姐!珍姐!珍姐啊~”喊声惊动了很多路人纷纷目测这飞奔慌乱的张海佳。

  此时林珍正在教室擦着玻璃,看见张海佳上气不接下的跑进来问到“怎么啦?”

  “珍姐,不好了,爱爱又过敏了!”

  “什么什么过敏?”

  “花粉!”

  “老天爷!她现在在哪里?”

  “在露天乒乓球台!”

  林珍把手上的抹布一扔,整好扔到了胡海成的脸上。她抓起张海佳的手往外跑去……把水桶撞翻倒了也顾不及!

  胡海成四人面面相觑,这又是什么状况?“走!我们也看看去!”四人也急急忙忙的跟着跑了出去。

  爱爱已经有些喘息,她无力的半趴在球台边上,因为皮肤瘙痒,她不停的去扯挠自己的脖子。没有人敢向她靠近,而那个肇事者还在她对面球台冷眼观看,气愤?恼羞成怒?只有鬼才知道他此时此刻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正好爱爱的语文老师钟老师看到赶忙过来问到:“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爱爱不想回答也无力回答,她摇了摇头,她流着眼泪,她难受,她想畅快的呼吸,她需要氧气,她需要她的药……

  “爱啊!”林珍和他们同时赶到。

  “爱啊!药呢?药呢?”林珍双手捧着爱爱的脸急切的问。

  “在书包里!”爱爱虚弱的抬起手一指教室的方向。

  “郝云林!你去教室拿药然后到医务室!”

  “胡海成你们帮忙把她背去医务室!”钟老师给这四人帮下了指令。

  郝云林向教室飞奔而去,他跑的速度极快。他不走校道,他百米跨栏似的跳跃过绿化带,三步并两步的冲向教室。他猛的推开教室的门,门撞到了墙上,哐当一声,声音很大。教室里还有其他在做卫生的同学,被郝云林闯进来的动静震得都停下手里的事,都很疑惑的瞅着他。他不知道爱爱的座位在哪里,情急之下喊到:“安安!安安的书包在哪里?”

  爱爱的同桌江晓晓指指告诉他:“说安瑞青么?在这里!”

  他冲过去噼里啪啦的把书包从桌洞里拉出来。

  “郝云林!你干什么呢?”哦!原来3班的班主任老马也在!

  “找药!”他回答,

  “什么药?”

  “安安发病了!”

  “什么?什么病?”马老师也不知道爱爱的情况,她着急的问到:“她现在在哪里?”

  “在医务室!”

  郝云林翻出来三种药,扑尔敏、什么氯雷他定,还什么奈德喷雾剂?他不知道应该拿哪种,不管了,又把药塞回书包,抓起书包就往外跑。

  马老师在他身后“哎~哎~”边喊边追赶着他,她那能追得上?她自己已经是五十岁的雍胖的中老年人了,那能追得上一个球场上健步如飞的小青年?只能快步的向医务室赶去。

  医务室外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圈人,连窗户边上都挤着一个个脑袋。郝云林扒开人群挤了进去。

  他把书包递给林珍,她拿出所有的药对着临时值班的医生和钟老师说:“就这些药!”

  医生接过药先把喷雾剂往爱爱的鼻腔里分别喷了两下,又把口服的药片让爱爱服下。

  “情况不是很好,得把她送医院!”校医对着钟老师和赶到的马老师严肃的说。

  “好的好!”

  “那就赶紧的!”

  两位老师也很紧张!

  “老师!给我爸爸打电话吧!我爸爸了解她的病情!”

  “好好的……”

  林珍接过老师的手机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爸爸不知道和林珍说些什么,这头的林珍不停的答应着“好的好的,我记住了!”

  挂了电话林珍和医生老师们说爸爸一会就过来学校接走爱爱。

  “林珍,安瑞青是过敏性体质?”马老师问她。

  “是的!她对花粉过敏。”,

  “对了,花粉是怎么来的?”林珍这会才想起这事,她转身门问了问张海佳。

  “是高建成送的花!”海佳大声的说“还有一个那么大的猫~”

  “马老师,钟老师,麻烦您们照顾一下她,我去去就来。”

  “好的好的……”

  “同学们都散了吧哈~”

  “散了散了,都回教室吧哈~”两位老师催促着围观的学生离开。

  林珍出来前没有在人堆里看见高建成,她来到乒乓球台,花在,Hello Kitty也在!这鸟人不在!她内心暗骂。她抓起猫,把猫狠狠的一摔,“去你妈的猫!”

  “这女人原来会骂人?”紧跟来的胡海成的嘴张得大大的看着他那三兄弟问到。

  兄弟三人同声说到“好像不止”。

  林珍抓起那束鲜花走了,她要找高建成,四人紧跟在她身后。

  他在那呢!他在宣传栏后面,在和某个女生在“谈笑风生”……“你妈的!你前脚祸害了我妹,后脚转身就和别人打情骂俏?”林珍憋着的那股怒气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瞬间爆发了……她愤怒的冲了上↑去“送花送花,送你妈了逼……”她拿着那束花使劲的猛打高建成的头,打头!打头!打头!感觉她手上拿着的已经不是一束花,而是一把爆头的扫把……

  高建成被这突如其来的暴击击得连连后退,只能双手招架护着自己的头。刚才还和他有说有笑的女生此刻被吓得躲到一旁不知所措。

  “干嘛打我?!!”高建成一边遮挡着一边大声叫。

  “打死你!打死你!”林珍手上的花真的已经不是花了。可能是花店的人偷了懒,没有把玫瑰枝上的刺清剪干净,高建成的手胳膊被打出了一道道血条子,嗷嗷的叫。地上尽是碎落的花瓣……

  旁边观战的四人帮竟然看得乐滋滋的,“啊!女人!好可怕!”胡海成哀叹……

  “妈的!”高建成乘着林珍喘息的空要反打林珍,四人冲了过去,三人架住高建成,胡海成把林珍护在身后“你还想打女人?!!”

  “我呸!她是女人!??”高建成的嘴都出血了。

  “我呸!你他妈的是人?”林珍反骂。

  “大姐息怒!大姐息怒!”胡海成拉住林珍的胳膊不让她冲向前。

  “车来了,医院的车来了”此时不知道是谁喊着,林珍看到车来了,她挣脱胡海成的手立刻向医务室跑去。

  “你害死人了,知道波?”四兄弟撂下话也跟着跑向医务室,撇下那狼狈的人,管他呢?切!

  说是医院的车其实是镇上卫生院用一辆面包车改装成的急救车。林珍的爸爸是这所卫生院的院长,卫生院虽然很小,却也很正规。内、外、儿、妇科室也全,还负责全镇的疫苗免疫工作。在林院长上任这些年通过他的管理,卫生院运行很稳定。镇上的病人只要不是特别的重大疾患,普通的头疼脑热,感冒发热住院在卫生院里治疗就行。忘了,还有个产科,能做常规的产检。如果怕多花钱,不想到市里大医院生孩子也可以在卫生院里生产。曾经有位外地产妇因为房东因当地风俗忌讳不愿意让她在自己的房子里坐月子,就在卫生院生完孩子后直接在院里坐了月子,满月后才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林爸检查爱爱的情况后给输上氧气,用担架将爱爱抬上车。林珍想跟着车走,林爸拒绝,说让林珍放学后先回家,从家里把爱爱的洗漱用品衣服送到卫生院,爱爱可能要在位生院住上几天了。

  看着卫生院的车走后,两位老师也长舒了口气,毕竟学校还从未发生过这么严重的事情。

  “林珍!安瑞青以前也有过花粉过敏吗?”马老师问林珍。

  “是的!但没有这次这么严重,以前只是轻微的打喷嚏吃药立马就好了,”

  “都是这该死的高建成,我找他算账去!”林珍气狠狠的说。

  “别激动!他是不知道的嘛!”老师在替他解释,老师毕竟还是老师!

  “那我妹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受这样的罪啦?”这责任他得负,医药费他怎么得掏点出来,不能吃了黄连还得装哑巴不许叫唤吧?林珍心里在打着她自己的主意。

  “那也不能让他什么事都没有吧?这事我得去找校长!”

  “行!我们去找校长汇报这事。”林珍跟着俩位老师去了办公室,把这件事前前后的向校长汇报了一遍,林珍向校长提出她的要求。

  一,让高建成道歉!

  (林珍是要借此事剥一剥高建成那“情圣”的圣衣,让他收敛收敛,不要去再祸害其他姑娘。)

  二,付药费。

  (我爸虽然是院长,但医院是公家的,又不是我家的,就算是我家的也不能吃这亏。)

  “这样吧!下星期一我会在全校早会上通报批评,严厉的批评高建成。至于医药费我得先和他的家长联系商议后再给你答复好不好?”韩校长既然已经变态了那就差不多就行,见好就收!

  “好的!”林珍答应着。

  很晚的时候,爱爱醒了。林珍要亲自给她喂粥,爱爱不让她喂,可是自己的另一只手上还扎着输液针,只好让姐姐帮她端着碗,用另外一只手拿着汤匙自己吃。粥是皮蛋瘦肉粥,加了点胡萝卜碎,还撒了一点点小葱花。粥是林珍亲手做的,这孩子特别知道疼人,除了给妹妹送饭,也给自己的爸爸也带了一份,炒了两个小菜,加上米饭用两个多层饭盒分别装着送到卫生院。

  “好吃吗?”林珍问爱爱。

  “好吃!”

  “这次的不咸了吧?”林珍又问。

  “姐姐不咸!”爱爱回答。

  “我当然不咸的啦~”林珍用手指弹了一爱爱的的脑门。

  “明天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做不出来我就去饭店买现在的”,林珍和爱爱说到。

  “你还有钱?”爱爱问她。

  “有!但不多了呵呵……”林珍不好意思的的笑了。

  “姐!我还有钱,都在抽屉里,你拿了就是,反正我也不怎么花钱。”爱爱说到。

  安爸爸每次出国前都会留一笔钱放在孩子的姑姑那里。每个月姑姑会定期的把爱爱的生活费交给林爸,也给爱爱一些零花钱。爱爱不怎么花,攒着攒着也就成了一个小金库了。

  “那不行!我爸知道了还不得骂我?”林珍不想用爱爱的钱。

  “怎么不行了?我不说你不说不就OK啦?”

  “不行的!不行的!”

  两人就因这件事情来来回回的你推我让的。

  门这时候被推开了,进来了人,是爱爱的班主任马老师,还有个不认识的女人……

  马老师手上还拎着礼品盒,那个女人两手也拎着东西,卧槽~开水果店的吗?林珍眼尖,她立马看到那个女人的手上水果,糯米芭蕉、火龙果、榴莲(妈的,这东西死贵死贵的啦!)、光葡萄就三样,紫皮的,翠绿皮的,还有带点粉色皮的,提子啊!不是当季水果老贵了!这是把小镇上最贵的水果全都买全了!

  爱爱还没有反应过来,林珍这机灵鬼立马迎了上去。

  “啊!马老师您怎么来了?这位是……”

  “哦!这是高建成的妈妈!”

  “阿姨好!”林珍礼貌性的问候。

  “好好……好孩子,真有礼貌!”

  一听说是加害人的妈,爱爱脸一沉,头一低不说话了。

  空气凝结,气氛有点尴尬,“安瑞青,我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你,好些了吗?”马老师先打破这尬境。

  “高建成怎么没有来啊?!”林珍这孩子的嘴有时候太快了。

  “他爸爸今天已经打他了,他不敢来了,我是他妈妈,我替他向你道歉!真是太对不是了!”高建成的妈语气里是真诚的。

  “他要是敢来我还要再打他一顿!”林珍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到。

  “安~?安同学真的是非常的抱歉,是我们大人没有管教好,让你受委屈了!”高建成妈妈诚恳的道歉。

  “只是委屈?是受了罪好不好!还差点命都没了!”林珍的嘴有时候不但快还不饶人。

  “姐~”爱爱赶忙叫她,不想让姐姐继续说得太多。

  “是是是,你说得对!回去我再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星期一全校早会上一定让他做深刻的检讨!”马老师马上打圆场。

  “一定一定的,让他做深刻的检讨,从此不在做出这样的事情”高妈妈连忙附和,回去还得再打一顿!

  能不打?!今天马老师和校长找上门来,两口子就觉得事情不好。听完话,高建成的爸气得抄起椅子就要砸他,校长干忙拦下,好说歹说的让高建成先去他奶奶那里,马上嘱咐自己的老婆先去看看人家的孩子怎么样了。为了表示诚意才有了现在这堆成山的水果,当然!校长这边的打点也是不能少的。

  “这样吧,我和高建成的妈妈还得去找林院长商量医药费的事,安瑞青你就好好的休息养病哈!对了,你爸爸在几楼值班?”

  “在三楼!”林珍回答了马老师!

  当老师和高建成的妈出门后的那一刻,林珍紧握了拳头“耶!”高高的蹦了起来。爱爱傻傻的楞看着自己的姐姐。

  医药费这是解决了喽~

  星期一全校早会,韩校长训话完毕,高建成当着全校师生做了检讨,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件事之后学校里流传出几个事件版本:

  一,安瑞青是花粉过敏体质,以后大家要注意,避免再次发生。(这是正确的)

  二,安瑞青有癫痫,花粉过敏诱发了癫痫病,还有哮喘……(这个过分了哈)

  三,高建成装逼差点害死了人,警察都来人了,差点被抓了。(这个到底是怎么传的?但是怎么听都觉得还挺过瘾的呢?)

  四,……哎呀~嘴长人家的脸上,人家说咱也阻止不了,算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