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异国情缘 风雨南洋

第三章 再也听不到你的呼唤

风雨南洋 海之角天之涯 2005 2019-04-16 02:23:34

  日夜不停轮回,也永不相见,白天的热情总能洗尽黑夜的铅华。

  第二天,照样急匆匆地起床,出门,赶地铁。她们迈进医院的步伐没有一刻停留,尽管心里揣着汹涌澎湃的抱怨和委屈。面对现实,也许最容易的办法就是妥协,何况她们还是在孤援无助的国外,能走下去就是无比的坚强。

  一个月后,第一次在医院实习的日子终于在委屈,忍耐和抱怨中结束了。

  “最黑暗的一个月终于结束了,每天早出晚归的日子,上一天班回来还累得像条狗,干什么都没心情了,不行,我要疯狂的约会解压,不然我真的会崩溃的。”在厨房里,张晓梅一边泡着方便面,一边向霍贝抱怨着,一个月的煎熬让她恨透了当初的决定,也让她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开始寻觅未来的出路。

  “是啊,真希望永远也不要去医院了!你还可以去约会,我们这些单身狗只能逛街解压了。”霍贝也唠叨着。

  对于逛街,夏帆总是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想着家里揭不开锅的父母,想着深秋时还衣不遮体的弟弟,逛街对她是奢侈的幻想。她永远无法理解小妹每次出门时选择穿哪套衣服的纠结,她的世界只有合体的恰好,没有合适的选择。

  但是不管了,有时候人生不就是需要一点儿难得糊涂的疯狂嘛!

  那天她们四个去了最豪华的乌节路,疯狂的逛每一个店铺,从Someset到Takishimaya,从LV看到Chanel,疯狂的window shopping。她们小心翼翼地欣赏着闻所未闻的名牌,探索着这个多边形的世界,体验着故乡的那边和南洋的这边如此的天壤之别,也见证着故乡的泥土路和繁华似锦的南洋,似乎隔了一个天际,一个时代。

  回到宿舍后夏帆收到了老家孙悦丽的信,悦丽是比她小二十五天的表妹,从小到大两个人像是彼此的影子,直到夏帆考上大学,而孙悦丽没有考上大学就外出打工了。夏帆出国前,她们聊了一夜,约定悦丽把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写信告诉夏帆,而夏帆把外边世界的花花草草都说给她听。

  家书值千金,看着信她的思绪一下子从灯火辉煌,喧嚣热闹的的乌节路回到了断壁颓垣,夜黑风高的老家。

  “夏帆,

  最近忙好久没给你写信了。我先报喜吧,咱们的村化肥厂那儿装上了村里的第一台电话,以后有什么急事就可以直接给孙和顺那儿打电话了。然后就是最近你爷爷的身体不好,在医院住一段时间,已经出院回家了,不必多念。八卦的事就是现在农村也有新政策了,咱们夏家庄也要参与全民投票选村长了,这可真是时代变迁,咱们村也要改朝换代了,而且实力相当的两派还斗的风风火火。不过就是林子昂家因为亲戚关系是支持另一派的。

  悦丽”

  夏帆一时不能理解选举的这些信息对她意味着什么,但是她隐约中觉得事情可能会更复杂,对她,对林子昂。但是她理性的选择抛弃这些信息,她只想快点儿听到家人的声音,并能亲口告诉他们她很好。

  第二天,夏帆迫不及待得拨通了孙和顺爷爷家的电话。

  “夏帆?就是夏大根那个在国外的孙女?”孙和顺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万分的他接下来的那句话更如晴天霹雳击碎了夏帆一年来所有的坚强。

  “可惜啊,夏大根没那个福气,这辈子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听到夏帆没有说话,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说道,“你等着,我这就去叫你爹接电话。”

  夏帆强忍着悲痛,“孙爷爷,不用了,麻烦你转告他们,我很好,过几天我再打电话。”

  夏帆恍恍惚惚的从电话亭走出来,孙和顺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回荡,爷爷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爷爷已经走了。从夏帆记事起,爸爸经常不在家,妈妈身体不好还要照顾弟弟,她就跟着爷爷奶奶住,跟着爷爷奶奶睡。她是爷爷的长孙,是爷爷奶奶教会了她走路,教会了她说话,她每次回家第一个喊得是爷爷奶奶,她出国那天,爷爷一直送到她一里外,苍老的眼里是满满的不舍,可现在爷爷走了,没有等到他最爱的孙女回去,最疼最爱她的爷爷已经走了,从此他们阴阳两隔,再也见不到爷爷,再也听不到他的呼唤和叮咛了。

  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但这正是发生在一个星期前的事实。

  当夏帆正在医院给外国的病人端尿擦屎,喂饭喝药的时候,她远在夏家庄的爷爷因为肝癌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他在刀枪剑影中爬滚过,在饥寒交迫中挣扎过,没有遗言,没有遗产,谢幕的只有他辛劳的一生。

  那个深秋的傍晚,当微风把干枯的叶子吹落了满地时,在夏大根的屋子里,他迷迷糊糊中用尽毕生的力气睁开枯萎的双眼,最后一次在微弱的光线下望了望他的孩子们孙子们,迷离的眼神中他似乎还在寻觅着什么,留恋着什么。

  但是他终究没有等到,眼角流出了最后一滴泪,缓缓的流着,泪珠里映出了夏帆的笑脸,那是他晚年最后的牵挂。

  夏帆的心被一团刺深深的扎着,悲痛的她走到了宿舍后边的一个隐蔽角落里。繁花似锦的国度,车水马龙的都市,此时此刻只有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属于她,只有那个角落垂怜她撕心的孤独,无助,悲痛。

  心是痛的,即使太阳再火热,又岂能摸去心头的冰凉。

  在那个角落里,她大哭了一场。

  她想恨,却陷入无人能恨的凄茫。只有泪水冲洗的视野让她更清楚地看到人生这趟苦难的行程。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当初签下的十年契约代表着什么。十年的离乡背井剥夺了与亲人相伴相助的日子,抹杀了在长辈跟前尽孝的机会,她们也注定要承受这子欲养亲不在的痛和恨,而这份酸楚又终将是一辈子的愧疚和一生无法卸御的沉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