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十一章

临界角 F北北 3073 2019-08-06 21:38:52

  蒂斯特成功的被大晚上不知道干嘛的小混蛋一嗓子“嗷”了起来。

  “干嘛呢干嘛呢?”蒂斯特气的想拿棍子抡隔壁的菲烈斯:“你打鸣也得挑时候吧?非得这时候吊吊嗓子怎么着?”

  “我我我我我,”菲烈斯没顾上蒂斯特黑的跟锅底似的脸色,语无伦次的指着手里还在响着的手机:“我哥、我哥给我、打的。”

  蒂斯特看着菲烈斯明显也是刚从地铺上惊醒的样子,彻底拿他没辙了:“不是,你哥的电话又不是午夜凶铃,至于吓成这样?爱接不接不接就等着他见着你了揍你一顿,再让我听见你杀猪似的嚎我就一脚把你蹬门外去。”

  菲烈斯颤抖着手指接通了还在锲而不舍催魂的电话,目送着蒂斯特离开:“……哥”

  “……”普拉没吭声,他低头看了看手机,觉得自己三更半夜打个电话实在扰民,别扭了一会儿才高贵冷艳的开口:“没睡吧。”

  这话说的太技术含量了,睡着了还接电话呢。

  菲烈斯明显没听出来,慌乱中因为听见普拉的声音又多了一分窃喜,大脑明显跟不上嘴,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结巴:“没没、没,我、我现在在叔叔这儿、我、我——”

  普拉难得耐心的听他“我”了一会儿,结果发现这玩意儿还不如鹦鹉,结巴半天脑子短路没了下文,把最后一点好脾气给耗磨光了,张嘴怼了他一顿:“‘我我我’我什么啊?你怎么着,精神刺激太大转世成复读机了?还是想报复特地搁这儿刷我电话费呢?凶你两句不对吗?还得给你准备个帕子让你抹眼泪是吧?”

  这一骂直接把结巴菲烈斯骂的口齿伶俐了,委委屈屈的不知道说什么,举着手机等着挨骂。

  普拉没打算一晚上都开骂人大会,说叨两句过个嘴瘾也就放过他了:“看在你还未成年的份上我反正是原谅你说话不打草稿了,这次就算了。”好像觉得自己特地半夜打个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有点挂不住脸,普拉轻咳一声开始念叨菲烈斯:“不过不是我说你,别整天一听别人说一嘴什么就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攻猎这个事我们不能强迫你是真的,但是你也要知道点轻重,现在这个社会不会给像你这样的不学无术的小流氓脸看的知道没有?所以不是我说你……”

  “这次就算了”后面的话,菲烈斯半个字都没记住,那些话整整齐齐的排着队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个接一个的蹦没了,连个印都不剩。

  这天晚上普拉足足给菲烈斯开了一个单人讲座,从一本正经的家国情怀到日常生活怎么体现人格高尚应有尽有,如果不是菲烈斯意识到自己明天要被押送着去学校,普拉可能会把军靴怎么上鞋油给他讲一遍。

  “哥,我明天还要去学校呢。”菲烈斯听着普拉的声音实在是不忍心打断,那种温温和和又带着点玉石相击的清脆和稳重,对他来说简直引人犯罪:“明天我可以去找你吗?”

  “被逼的吧。”普拉毫不留情的揭开了事实,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来找我?不怕被我一脚蹬出去了?”说完还不等菲烈斯回答就接了自己的话:“我明天出院,你要想不被我再踹一脚你就给我安生点别在学校惹事——给点动静小兔崽子!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保证好好学习不学芙迪雅装病逃课。”菲烈斯心情转好的同时声音也跟着升调,油腔滑调的又说了几句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等周围彻底安静后整个人无声的在被子上兴奋地蹦了起来。

  所谓无声可能是自己认为的,反正蒂斯特又受不了这小王八蛋拿着拖鞋找上门来了:“臭小子开门!还不长记性是吧?都是你哥给你惯的,滚出来!”

  ——

  普拉早就没了病殃殃的样子,干净利落的把自己收拾好,发觉自己头发已经披肩,低着头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皮筋,最后实在闷热的难受随便找了根带子绑了起来,翘起一个小揪揪。

  自己暂时没法再进行“德格”的调查,听说边境的纳种已经被消灭,案子也有了头绪,普拉就不再参与了,自己担着一个养伤的名号准备狩猎大会也乐得清闲。

  芙迪雅被自己亲爹强迫着在上学和做实验之间无奈的选择了当好学生,默默的背起自己长蘑菇的书包和菲烈斯你一句我一句的互骂,最后谁也不服气谁的互相扭头。

  普拉伤好了之后做了一些相关的复健,像原来一样是暂时不太可能,不过做到活动自如还是没有问题的。

  “呀,小普回来啦,”琦丝姨妈端着热乎乎的点心冲他笑着:“怎么?和小菲吵架了?”

  普拉:“……”芙迪雅这个靠不住的。

  “没事了,您别操这心了,”普拉在心里感叹一句亲妈,顺手牵了块红枣糕塞到嘴里:“在我爹的和蔼关心之下,我们已经握手言和和平如初了——而且是那混蛋找的事,这回我可是真冤枉。”

  琦丝姨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儿子又拿了一块点心:“好吃吧?待会儿给你爹送点儿,路过的时候也给小菲和小芙拿点儿啊。”

  “妈……”普拉没辙的看着琦丝姨妈把点心仔细的包装起来:“他俩放学回家也能吃,别总惯着他们。”话音刚落,他又补充了一点:“菲烈斯那混账脾气都是你惯的。”

  “啧啧啧,真是翻脸不认人。”琦丝姨妈依旧笑呵呵的,把三个纸盒塞给普拉:“就我惯着啦?小菲小时候不知道是谁天天为了弟弟打架的呢……”

  普拉缴械投降:“妈我先走了。”

  哎,琦丝姨妈想着,真是别扭啊,现在的孩子。

  蒂斯特并没有在办公室忙,普拉四下看了看,把盒子放到桌子上就走了,顺带着参观了一下菲烈斯躲到这里打的地铺,感叹了此人叠被子的高超技术。

  普拉心满意足的暗暗嘲讽了菲烈斯一通,推开门打算当个尽职尽责的跑腿小二,走廊里就有两个人从面前快速的走了过去。

  “德格死了……”普拉愣了愣神,在捕捉到这一点信息之后立刻拽住了两个士兵:“等等,请问你们说的是德格案吗?不是说已经有头绪了吗?”

  两个士兵虽然有些懵,但在认出普拉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是,今天凌晨刚刚发现的,三个监控全部损坏,最后一个装在德格身上的摄像头拍到了莱尔文的影像。”另一个胆子大点的跟着补充说明:“应该是他通过服用H­3T装成了守卫的模样,但我们并没有找到失踪的守卫,今天的换班人员也说没有异常,我们在尽可能的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不,等等。”普拉突然抬起头盯着那个士兵:“你怎么知道那两个士兵不是被掉过包的呢?”

  这话吓得一向安分老实的小守猎慌的想往地缝里钻:“不会吧,他们都来了两三个月了,如果是纳种的话肯定早就暴露了!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的!”

  最后那句话近乎歇斯底里了,可见这小兵并不是十足十的肯定,就是单纯的给自己壮壮胆。普拉皱了皱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这几个月来他们的信息肯定透露出去不少,虽说高层机密普通士兵是接触不到的,但平常一些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长官总会让一些小士兵来打印资料或者搬运,边边角角还是多少能触及的到的。

  “该死。”普拉强行忍住自己爆粗口的念头,看向刚刚吓到快哭的士兵:“那两个人的编号是多少?告诉我!快!”

  “是、是E79——啊!你背后!”刚刚还胆战心惊的弱鸡士兵突然爆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普拉猛地回头往左一闪,一把雪亮的刀正好从他脸旁划过,不可避免的带出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普拉没想到另一个看起来同样胆子还不如耗子大的士兵会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毫无防备的一摸腰间——别说枪了,连个削笔的美工刀都没有。

  耗子士兵跟吃了老鼠药似的又刺了过来,就像个三岁小孩开的碰碰车,东倒西歪的朝赤手空拳的守猎长官投怀送抱。

  而且这个投怀送抱还别出心裁,是个带着刀子要杀人的投怀送抱。

  普拉没打算硬碰硬,在走廊闹得这么大声,即使是蒂斯特的办公室偏远不喜欢吵闹,不一会儿就会有人来的;而刚才“嗷”完一声的守猎兵已经“光荣牺牲”,笔直的倒在了地上。

  守猎长官苦逼的笑了笑,不知道从哪看出了点好玩来。

  每一刀都捅的丝毫不留情,普拉有种自己是正在被老婆追杀的奸夫的感觉。

  “这都什么事……”等了大半天还是没个人来,普拉的衣服都快被割成时尚的破洞装了,他伸手从晕倒的士兵腰间抢过军刀跟疯耗子士兵对上,刚复健完不久的手臂微微发颤,显然是没想到这伪装士兵的纳种力气这么大。

  “操。”普拉终于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句,趁着刀架住了疯狂的攻势,一拳砸向纳种的腹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