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十章

临界角 F北北 3363 2019-07-30 17:52:59

  晚上的塔伦镇不算太过冷清,缺少了白天叫卖的小贩,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家饭馆还亮着温暖的黄光,偶尔也能看见几个认真巡逻的守猎端着枪警戒的路过。

  饱餐一顿身心终于舒畅不少的菲烈斯终于没那么不高兴了,就算蒂斯特一直不停的强调上学的重要性他也不觉得唠叨,甚至觉得这位叔叔突然和蔼可亲了起来。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蒂斯特数落着菲烈斯从穿尿布时期到现在的种种劣迹,突然一卡壳,终于想起来自己发表演说的中心主题是什么了:“你成年礼的前几天吧,有个狩猎活动,如果在活动中有个好成绩,进攻猎团之后是可以升官职的。”

  大概蒂斯特知道这小子“淡泊名利”只关心吃喝玩乐,又加了一句话:“你跟普拉不是吵架了吗?我就知道你俩一个比一个别扭谁也不想搭理谁,”蒂斯特冲盯着他发愣的菲烈斯挑挑眉:“趁这个机会你俩都给个台阶下,别整天耍小孩子脾气。”

  这个条件菲烈斯承认有点动心,但一想到普拉那句“滚出去”,自己突然又怂了:“还是算了,我怕我哥没休息好。”

  “你当你哥是玻璃娃娃啊摔一下就碎?”蒂斯特多少有些不在意:“他跟你这种没成年的小屁孩不一样,人家好歹是个正经军人。”

  菲烈斯心里还是有点发憷,实在没办法了才点了点头:“那几天我就不用上课了吧?”

  “不用,正好活动完你就举行成年礼了,哪也不耽误。”蒂斯特满意这个时间的分配:“正好你也别想在我办公室这儿躲一辈子。”

  “……叔叔您看,我那几天不去学校,没太大关系吧?”菲烈斯开始展示他的脱口秀:“那我是不是应该为了活动做两天准备时间呢?”

  “你想做就做。”蒂斯特也懒得拆穿面前这上蹿下跳的王八蛋:“最多三天。”

  “三天也行,您再看,我要给我哥道歉对吧?”菲烈斯竭尽全力想为自己争取一点翘课的时间:“我这个人您也知道,语文不好,不会组织语言,要是一下子把我哥气着了——是吧,所以怎么着也得再给我一周时间让我打个腹稿。”

  蒂斯特直接一巴掌拍上他的头断了菲烈斯美好的幻想。

  “想得美,小兔崽子。”蒂斯特嫌弃的看了眼龇牙咧嘴捂着头跳脚的菲烈斯,有点想笑:

  “老老实实滚去上课,你可让你哥消停会儿吧。”

  ———医院

  “普拉哥,你打不打算参加‘亚兰斯特’啊?”芙迪雅刚接到蒂斯特发来的短信,咽了咽口水试图说服普拉:“虽然你和菲烈斯吵架了但是你可以通过这次比赛来碾压他凸显出你至高无上的地位……”

  “……”普拉盯着芙迪雅一脸无语,用点脑子也知道他爹安的什么心:“回短信,说我不去。”

  “啊?”芙迪雅猛地一停差点咬到舌头,着急忙慌的把手机藏到身后:“我我我、什么短信啊,我只是在看我的手机壁纸有多帅而已……”似乎也觉得自己编的挺离谱,芙迪雅叹了口气出卖了蒂斯特:“好吧我承认我被你爹收买了,他让我帮忙劝你和菲烈斯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普拉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嗯,回短信吧,说我不去。”

  芙迪雅在心里为那几百块赏钱哀嚎了一声,试图改变普拉的想法:“别呀哥,反正你跟菲烈斯不可能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了是吧,那早晚都要见面为什么不早点见面呢是吧?”

  这什么鬼逻辑。

  普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被芙迪雅一个人聒噪的难以忍受:“别在那扯那些没用的,我爹给你多少奖金,我给你双倍——现在滚出去别来烦我。”

  芙迪雅好不容易才按捺住自己一颗雀跃的财迷心,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拨通了蒂斯特的电话:“哎呀普拉哥,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哥!哥你冷静!你看电话都通了快快快接电话!”

  硬把手机塞到普拉怀里转头就跑的芙迪雅没出息的结巴了。

  盯着手里的粉色手机半天没说话的普拉放下了刚才差点脱手的小台灯,听见蒂斯特一本正经的“喂?”了一声才开口:“我不去,死心吧。”

  说完就想按下挂机键。

  “菲烈斯难过的哭了哦?”蒂斯特故意贱兮兮的挑挑眉:“怎么,当哥哥的不觉得心疼吗?”

  蒂斯特听到对面一阵沉默没了声音,一边想着年轻人就是心软一边想开导开导自己儿子不要老吵架,话还没开头就听见普拉冷冰冰的声音:“哭了?”

  “嗯……”其实并没有,蒂斯特抱着糊弄自己儿子的想法开始胡说八道:“那可不,你是没看见,那眼泪哗哗的,你妈都劝不住,所以你俩……”想借这个势头好好开一场讲座的蒂斯特长官被自己儿子一句“那么没出息?哭死算了。”噎的说不出来话,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手机上显示通话已结束。

  蒂斯特想着普拉那句话,感觉这回是气狠了。

  “……我这算不算是火上浇油啊。”

  今天依然在为教育孩子苦恼的蒂斯特长官站在办公室里面壁。

  普拉深吸一口气,把芙迪雅的手机随手放到了身旁的桌子上,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到蒂斯特说的那句“菲烈斯哭了”,有点想磨牙。

  明明是他先找揍的吧?

  普拉总觉得踹菲烈斯那脚不亏——对,还踹少了。

  面无表情的和天花板对视良久,普拉“啧”了一声,从抽屉里翻出自己手机给蒂斯特打了电话:“喂。”

  “行了我知道你气着了,哎其实菲烈斯他也不高兴,差不多行了知道不,就算你还是生气你见了面揍他一顿不行吗非要你躲我我躲你的,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眼看蒂斯特就要开始演讲,普拉强行打断了自己亲爹的即兴谈话:“我去,报上名吧。”

  “菲烈斯除了贱的不行人品还可以,那天惹你生气估计也是心情不好,我最近都忙成狗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不让我省心,你就算了,菲烈斯那德行——等等,”蒂斯特在自己没刹住车的话中找到了一句不同寻常的话:“你刚刚说什么?”

  普拉半天没说话,决定再考虑一下自己一个守猎长官去那欺负小孩到底丢不丢人。

  蒂斯特手明显比大脑反应快得多,一把揪过来一张皱皱巴巴的报名表往上填了普拉的名字:“你说的啊不能反悔,行我看你也想开了就不多说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再见。”

  不给普拉任何反悔的机会,蒂斯特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普拉总感觉自己跳进了坑里。

  芙迪雅非常小心的开了一个门缝,在注意到普拉威胁的目光时尴尬的扯出一个讨好的笑:“我来拿个手机。”“等会。”普拉盯着拿完手机打算撒腿就跑的芙迪雅:“你见过菲烈斯被打哭吗?”

  不知道自己的脑回路是怎么拐了一个大弯,芙迪雅硬生生把这句话理解成了“我会把菲烈斯那家伙揍哭”。“其实太暴力真的不好……”芙迪雅尝试着让菲烈斯免受皮肉之苦:“如果你想让他哭的话可以感化他让他重新做人是不是?没必要用暴力解决咱们就和平一点好不好?”

  普拉明显没明白芙迪雅的脑回路转到哪了,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顿时无语:“我是问你见没见过他因为被打了才哭。”

  虽然不知道普拉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但是芙迪雅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就那一回,我跟你说过的。”

  普拉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嗯”了一声点点头:“你回去吧,我明天就出院了,帮忙跟我妈说一声。”

  芙迪雅应了一声走了,顺带关上了门。

  普拉靠在床头盯着窗户看了一会儿,想起什么好玩的事似的笑了笑:“就我一个看见过这混账玩意儿被欺负哭的样子啊。”

  那时候菲烈斯刚被自己爹妈扔到蒂斯特这帮忙看管,才不过七八岁大,就已经贱兮兮的可以和现在比拟了,普拉还记得当时菲烈斯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

  “你是普拉姐姐吗?”

  后来被普拉拽到自己房间按着揍了一顿。

  说是揍也没用真力气,所以普拉看见小菲烈斯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看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不是吧,你这么不经折腾的吗?”

  还没解释完自己只是单纯开个玩笑,眼前这小孩儿就轻轻地说:“哥哥你也要欺负我吗?”

  “啊?”普拉没反应过来,手松开不再按着小菲烈斯的胳膊:“不是,我就是想和你开个……”

  “那哥哥你打完我之后,可不可以和我玩。”小菲烈斯大概是忍不住了,抬手撑住自己的眼眶不让眼泪滚出来,断断续续的表达自己的意思:“让、让我帮你买东西也可以、不开心了打我一顿也、可以。”

  普拉突然想起了那个“也”字,他深吸一口气,用最温柔的声音跟快哭出来的小菲烈斯说:“你在学校受欺负了?”

  “不、不是,”小菲烈斯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没人愿意和我玩。”

  “他们说,除非我让他们欺负才带我玩。”小菲烈斯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看向普拉,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一滴:“那、哥哥你可不可以欺负完我之后——”

  “跟我玩一会儿?”

  普拉承认自己当时被这个孩子的话撞的连心都是疼的,他抬起手臂把菲烈斯揽到怀里,感觉到怀里的人明显的颤抖,叹了口气:

  “哥哥不会欺负你的,想和你做朋友的人都不会欺负你。”

  普拉把手松开,看见菲烈斯一脸的泪痕,冲他伸出了小拇指:“拉钩会吗?”

  菲烈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着普拉笑的极其温和的样子又红了眼眶。

  “以后,哥哥跟你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