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九章

临界角 F北北 3074 2019-07-25 15:21:45

  “哈?”普拉没去管掉在地上的书本,回过头盯着菲烈斯咬牙切齿的询问:“你、再、说、一、遍?”

  “……我”菲烈斯咽了咽唾沫,打量着普拉黑得像锅底的脸色,没想好该怎么接话。他这么一停顿,不知道哪里又触了普拉的雷池,暴躁的一脚直接把菲烈斯踹到了门口。

  “你他妈……”菲烈斯疼的要死,一句脏话差一点脱口而出,看见普拉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扯裂的伤口才堪堪停住:“哥,你先别激动……”结果菲烈斯一句“我去叫护士”还没说完,普拉就咳了一口血,吓得菲烈斯直接连滚带爬的蹿了过去:“哥!哥你没事吧?你等着,我、我去叫——”

  “滚回来、咳咳——”普拉死死拽住菲烈斯的袖子不让他走开半步,狼狈的用衣领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迹,瞪着菲烈斯:“你怎么想的。”

  菲烈斯没顾上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想好一个借口,只能伸手去掰普拉攥着他衣服的手指:“哥你别这样,我先去叫医生给你看看——”

  “回答我!菲烈斯▪安卡拉!”普拉用全身的力气把毫无防备的菲烈斯按在了床上,连声音都随着怒火而不断的颤抖,菲烈斯的脖子被狠狠地掐着,似乎他有一下的反抗,普拉就会把他当成纳种一样毫不留情的杀掉。

  “你是懦夫吗?”普拉嗤笑一声,暗暗把腥甜的血咽回去,手上力道又加大了一点:“别告诉我你事到如今还想反悔啊,菲烈斯。”

  普拉似乎想狠狠地揍他一回,菲烈斯在心里想着,一种无名的怒火因为掐着自己喉咙的手变的有些无法克制。

  “我连自己的选择权利都没有吗?”菲烈斯慢慢的将视线和普拉对上,注意到眼前的人明显一愣,还无意识的笑了笑:“凭什么啊?哥?”

  不,不是这样的。

  菲烈斯继续保持着笑容,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你就以为我会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你喊你哥哥吗?哦对,我忘记了一件事。”

  不是的,我不想这么说的。

  “普拉哥你,根本就不能当一个攻猎吧?”

  不是的!

  菲烈斯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惊恐地盯着普拉,看到了普拉的瞳孔急速的收缩,似乎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哥……”菲烈斯急忙想要解释,普拉狠狠地砸下一拳,却只打在软绵绵的床垫上,只擦过了菲烈斯几根散乱的头发。

  “滚出去。”

  普拉松开钳制着菲烈斯的手,冷冷的看着他说:“别让我再看见你。”

  话音刚落,普拉就又克制不住的大声咳嗽起来,斑驳的血迹把菲烈斯的视线占的一分不剩,一种慌乱的情绪从心底最深处缓缓上升,直至大脑,将强烈的不安渲染的淋漓尽致。

  “我不是故意……”菲烈斯仿佛无意识的从床上滑下来,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盯着普拉疏离的眼神。

  “滚。”普拉生硬的打断了他的话,半捂着胸口微微喘气,疼痛感把他席卷的有些麻木。

  菲烈斯生生压抑住自己想冲过去的念头,一步一步的蹭出了门口,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强烈的自责和不知从哪来的委屈感涌上来,菲烈斯皱皱发酸的鼻子,用力的锤了身旁的墙一拳。

  ————

  “希特罗纳长官,”一位守猎朝蒂斯特行了个礼:“幼猎团的那个孩子找您。”

  闭着眼都知道是谁,蒂斯特无奈的掐着眉心猜这小子又犯什么事了,一边高冷的吩咐:“让他来我办公室。”

  菲烈斯头一次没在蒂斯特面前没大没小的胡闹,安静的有些吓人,蒂斯特还以为自己找到了菲烈斯的双胞胎兄弟。

  “你小子又犯什么事了。”蒂斯特看着菲烈斯不太好的脸色和手上的绷带挑了挑眉:“又和谁打架了?先说好,这种事我帮不了你,要是人家有错在先,我还能帮你垫个医药费。”

  菲烈斯无语的摇了摇头:“蒂斯特叔叔,我最近能先住你这吗?”

  得,蒂斯特觉得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跟普拉吵架了?”

  “……嗯”菲烈斯提心吊胆的怕蒂斯特问吵架的原因,就看见蒂斯特一脸嫌弃的盯着自己:“就你俩吵个架还要分地盘啊?幼不幼稚?你哥睡医院你就非得搁我这儿睡办公室?怕你哥出院回家是吧?”

  菲烈斯不知道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夸一句他蒂斯特叔叔的脑回路终于对了一次。

  “爱睡你就睡——哎不是我偏心啊,你哥这人气急了也不打人,你说你这么躲着他干嘛?”蒂斯特表示像他这么大年纪已经和现在的年轻人有了不可逾越的代沟。

  “我先气他的,”菲烈斯低着头抠巴自己手上缠着的绷带:“……我哥打我一顿我觉得不亏。”

  蒂斯特看了一眼难得反思一回的小兔崽子,站起来拍了拍他头:“行啦,你哥自己还舍不得打你呢——手上这伤自己捶的吧?被子在柜子里自己拿,晚饭等着我下班了带你去吃,待会给你姨妈打个电话,行了行了一大小伙子这么颓废像个什么样子,我回来之前必须把事弄完听见没有?”

  菲烈斯低低的“嗯”了一声,心口难以忍受的憋屈似乎稍微轻了一点。

  “对不起,哥。”

  菲烈斯闭上眼喃喃的在心里重复。

  “我喜欢你。”

  ……………………

  “普拉哥?我进来了啊!”芙迪雅装了一天的病逃过了开学第一天的作业检查,现在悠哉悠哉的拎着一篮子水果过来探病了:“菲烈斯那王八蛋呢?他不是说要在这儿呆着吗?”

  芙迪雅没发现普拉黑的彻底的脸色,成功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让他滚了。”普拉没刻意掩饰自己和菲烈斯吵架的事,只是轻描淡写的提醒了一句:“别跟我妈说。”

  要不然某位热情的母亲就会让他们再现一次几年前的拥抱和好场面。

  芙迪雅没想太多,点了点头:“你俩怎么就吵起架了?菲烈斯不是那种你一凶他就怂的人吗。”

  普拉干巴巴的敷衍:“三观不合。”

  “恕我冒昧,你们俩三观好像就没和过。”

  “咱俩也没合过。”

  芙迪雅:“……哦”我就不该问。

  “芙迪雅,”普拉隐晦的问了个问题:“你想当攻猎吗?”

  “啊?”芙迪雅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我?我怎么当啊?不是只有纯血统才能当吗?”“我知道,我就是问你想不想。”普拉垂着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太想吧,我这种人不适合。”芙迪雅讪讪的笑着:“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我那便宜老爹把我拉扯这么大的,我这个人吧,太在乎自己拥有的了,什么也舍弃不下的话,是无法承受起责任的。”

  普拉听见其中一个小王八蛋终于说了句人话,饶有兴趣的抬眼看了看芙迪雅:“不是所有被选中的人都有这份觉悟的吧,可是如果这些人无法接受自己终有一天会牺牲的事实,人类迟早会灭亡。”

  “所以我认为他们很可怜啊,”芙迪雅突然盯着普拉的眼睛认真地说:“其实普拉哥你知道吗,菲烈斯他也害怕,他想要实现别人对他的期望,但是他也想有一点私心。”

  “私心?”普拉不屑一顾的否认:“如果一个士兵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最前面,只想着怎么才能活命的话,还不如不当。”

  “你见过他哭吗?”

  “他不想让人看见,尤其是你。”芙迪雅吐吐舌头感觉暴露了菲烈斯的隐私:“那次练枪,他的枪走火了,直接打到他大腿上,炸伤了一大片,你当时也在旁边吧?是不是就听见他说了句‘这算什么,就算炸掉我的腿我也依旧比你帅’这样的话?”

  普拉默默地回忆起来,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当时你是没看见,他一上车那个眼泪就出来了。”芙迪雅叹了口气:“不过不是因为疼吧,他跟我说‘如果这样下去,是连谁也保护不好的,不仅这样,还要靠我哥来收拾烂摊子。’不过他有跟我说让我保密,今天看见你俩难得这么凶的吵一次架,我就给捅出来咯——别告诉他啊,要不我就要被关小黑屋了。”

  普拉眼前似乎出现了当时的画面,他看着芙迪雅低头笑着找水果吃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也没那么生气。

  便宜这金毛了。

  不过,普拉低头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别说,他还真见过那傻子哭的样子。

  远在蒂斯特办公室拿被子的菲烈斯打了个喷嚏。

  “你小子明天必须去学校,就这几天了,你还打算像个傻子似的进攻猎队里混日子过啊?”蒂斯特看了看菲烈斯叠的什么都像就是不像被子的不明物种,抽了抽嘴角:“不是我故意嘲讽你,您这被子叠的纳种都不盖。”

  “是吗?”菲烈斯虽然觉得自己的被子是有点不堪入目,但嘴上面子还是要有:“我觉得还不错啊,看上去多饱满。”

  蒂斯特觉得那坨被子实在称不上“饱满”这个词,拽着菲烈斯出门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