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八章

临界角 F北北 3083 2019-05-05 20:44:24

  “嗯?”普拉到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睡了这么久精神也好了不少,心情也随之提了好几个百分点,看谁谁顺眼,盯着面前这不省心的小王八蛋这么久居然也没不高兴。

  菲烈斯被他这一声上扬的“嗯”扫的耳朵红了,还好灯光照射面积有限,不然自己这幅样子就真的暴露在他哥面前了。

  “没事……”菲烈斯没什么借口可找,只好强行转开话题:“那个,哥,要是我下个月签了协议之后,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工作了吗?”

  说到这里菲烈斯也兴奋了不少,下个月的成年礼似乎特别遥远怎么盼也盼不到,只要自己签了那一份薄薄的合同,就可以真的成为一个“男人”了,也不会再被人拿“还没成年”为理由叫他别多管闲事了。

  “……”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为了问这件事特意大半夜跑过来,但是普拉也没说什么,全当他是紧张过头了:“拉倒吧你。”

  “啊?”菲烈斯一时沉浸在自己完美的遐想中,没反应过来。

  “你签完合同可是就成了攻猎了,我就是一个守猎长官,你和我怎么一起啊?”普拉笑了笑微微挪动了姿势:“你是小孩儿我当然带着你了,都成年了就得学着点自己独立了啊。”

  这句无意识的话就像往菲烈斯身上泼了盆冷水,透骨的凉气从脚尖一路蔓延到头顶,冻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开玩笑的吧……”

  菲烈斯喃喃的念叨着,眼神飘忽飘忽的扫向普拉疑惑的脸,一下子噎住了。

  就算这样,他有什么资格可以去反抗说不呢?

  他哪有什么光明磊落的借口去粘着他撒娇呢?

  “菲烈斯?”普拉没听清他自己在那嘟囔了句什么,只是觉得他脸色不太好,想起菲烈斯一身病号服的血,普拉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句:“你又拽了针管跑过来的?疼不疼啊?”

  菲烈斯僵硬的把头扭了过来,对上普拉无奈又心疼的目光,心脏一瞬间差点跳闸。

  “……我先回去了,哥。”菲烈斯转身就走,用力的掐紧了自己的衣服,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完美的借口全身而退:“那个,你好好休息,教授说你不能太劳累。”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这是哪门子蹩脚的借口。

  普拉以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受伤的多憋屈,到也没多想,摆摆手就按灭了灯。

  菲烈斯轻轻合上门,在转过身的那一刻深呼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他的肺部,夹杂着一点清晨的腥甜水汽,灌的他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

  太恶心了。

  他是怪物吗。

  菲烈斯捂住了脸,缓缓地从墙壁上滑了下去,跌坐到地上,用力把眼泪憋回到眼眶里不让它流出来,实在忍的太辛苦,菲烈斯没控制住的呜咽出声。

  他现在还不算是个男人,那可不可以在这剩下的几天里,尽情挥霍一下没来得及用完的幼稚呢?

  再多撒娇一下也没关系吧?

  菲烈斯扭头看着紧闭的门,像是要透过它来细细观察里面的人。

  心脏好难受。

  他近乎虔诚的凑近冰凉的门板,在上面贴上自己近乎同一温度的嘴唇,暗暗发誓。

  不管怎样,我想守护你,哥。

  这一点,无论是从弟弟还是别的什么角度,从未变化过。

  ……………………

  “芙迪雅发烧了?”菲烈斯正一本正经的给普拉按摩,听到蒂斯特说也什么惊讶反应也没有:“不不不叔叔你想多了,今天开学,所以芙迪雅就提前发烧了——本来她跟我说她打算用这招逃避您训练来着。”

  蒂斯特知道这三孩子俩都不省心,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你不是都好到可以给你哥按摩了吗,上学不行?”

  “那怎么一样啊?”菲烈斯装模作样的摇头:“我哥为了救国才受伤,学习知识这种小事怎么能和伺候我哥相提并论呢?”

  普拉坐着正看书,也没怎么细想他的话就打了个差:“是救你吧,不然我早跑了。”

  蒂斯特知道他在开玩笑,又狠狠瞪了一眼菲烈斯才愤愤的离开病房,觉得这哥俩在这儿自己一大叔看着挺亮。

  “真的?……”菲烈斯愣了,都没反应过来普拉在开玩笑,手上动作一下子就停了,心脏也不太合时宜的开始狂跳。

  普拉还以为这孩子在愧疚,听不了自己这句话,无奈的把书合上放在一边,转过身看着他:“你脑子里成天都想点什么?”

  “我……”这一下把本来就心里有鬼的菲烈斯彻底吓着了,还以为自己那点儿离经叛道到极点的想法被普拉知道了,还没想好是先认错还是打死不承认,就被普拉摸了摸头。

  “……”菲烈斯僵硬的成了一条金毛像。

  普拉举着手顺他毛,光这一个动作就扯了不知道多少伤口,还好他硬是在心里呲牙咧嘴的忍住了,要不场面非得更尴尬不可。

  “这件事你有没有好好想过,”普拉严肃的盯着他,越看越觉得菲烈斯欠揍:“是你的错吗?你瞎愧疚什么呢?怎么,是你的错就死不承认,现在又跑来当黑锅侠了是吧?挺能耐啊你。”

  菲烈斯傻掉了,心里涌上一种“劫后余生”的窃喜,心跳频率渐渐恢复正常,暗暗的呼出一口气。

  “真是的,都多大一人了,不知道保护好自己吗?”普拉把手从菲烈斯的狗头上收回来,一脸的后悔:“也怪我,当时叫你们走就好了……菲烈斯,你听着。”

  “嗯……哥你说。”菲烈斯吐吐舌头觉得普拉要说的估计不是什么好话,自动选择性屏蔽了。

  “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就不用管我,你一个人的话就直接跑,芙迪雅在的话就护着她跑,总之不用管我,知道了吗?”普拉总感觉自己叮嘱的不太走心,可又确实是真心话,想了半天不再说什么,决定先让菲烈斯做个保证:“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菲烈斯照例遵循听完就忘,非常假的点头,试图瞒天过海。

  “……听见个球,那你重复一遍。”普拉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等什么时候出院了就揍他一回。

  “哎呀这还用我重复,不就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让芙迪雅先跑,我和你浴血奋战吗?”菲烈斯胡扯完,还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脯:“放心吧,我一定不会丢下你跑路的。”

  普拉:“……”他刚刚是这么说的吗?

  放心个鬼吧。

  普拉懒得和他闹了,随手把书一放,靠在了竖着放的枕头上:“菲烈斯,我问你个问题。”

  “行,问吧。”菲烈斯摆摆手示意自己非常大方。

  “……”普拉看了他片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笑了出来,到也没出声,只是看起来就让人心里一暖,就好像得到了隐藏的庇护一样。

  “咳……那你别生气——你是对芙迪雅?”普拉挑了挑眉,带着点小心翼翼的看着菲烈斯。

  “啊?”菲烈斯懵了一下,然后“嗷”一嗓子表示自己的不满:“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要找也找个长得好看的啊!就她这种谁娶回家谁倒霉好不好?!”

  “好了好了我就问问,至于吗。”普拉被菲烈斯吼吼的耳朵疼,后悔自己问了这么个问题。

  “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菲烈斯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不知道自己这么说显不显得过分,心里又不怎么得劲,揣着一口干巴巴的机器腔反问回去:“难道你喜欢她啊?”

  普拉情绪到没那么过激,先是不紧不慢的翻了他个白眼,才用手示意让他滚蛋:“我以为你每次看见芙迪雅扑过来跟我撒娇脸色不好是因为你喜欢她,我想多了,行了吗。”

  说完这句话普拉也没再管这小崽子会不会早恋了,自顾自的拿起书又翻看起来。

  菲烈斯差点就以为他哥知道了什么,普拉那句不轻不重的话就像在敲打他的良心一样,让他有种奇怪的负罪感。

  从那么早之前就开始了吗?

  还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看向他哥的眼神,是怎么从朋友转变的这么露骨的呢?

  菲烈斯不由自主的把视线转到了坐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普拉身上,从他的角度看去,竟然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普拉弧度优美的锁骨,再往里看,还有不带一丝赘肉的腹肌——简直好看的过分。

  他的视线肆无忌惮的扫射,普拉也因为一旁聒噪的小王八蛋难得的安静乐得自在,微微挪了个地方就继续沉浸在自己难得的清闲中。

  菲烈斯难堪的收回目光,轻咳了一声,感觉自己脸上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一样,烫的难受。

  “哥,我跟你说件事,你别生气。”菲烈斯难得好声好气的跟他说句话,普拉欣然表现出“慈祥”的老哥哥气质,还给面子的哄了一声:“好,不生气。”

  ——你说之前肯定不生气

  菲烈斯也没想到普拉能心平气和的跟他说句话,干咳了一声,认真的轻声说:“我不打算当攻猎了,哥。”

  别打死我!!!

  菲烈斯在心里咆哮:“怎么着也求求你给留个全尸啊啊啊哥!!!”

  普拉的书“哐当”一声就砸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