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六章

临界角 F北北 2839 2019-04-21 17:30:11

  “菲烈斯!别打了!回来!”芙迪雅安顿好普拉,就要冲过去阻拦菲烈斯,突然身后两声枪响击倒了正和菲烈斯搏斗的纳种。

  芙迪雅透过泪眼朦胧的视角,看到了蒂斯特一副见了鬼的惊恐和后怕,终于像缓过口气似的呜咽了出声。

  普拉被几个人搬上了急救担架,苍白着脸色被送进了急救室。菲烈斯已经被蒂斯特挖出了纳种的重围,看的蒂斯特心惊胆战了一会儿:“菲烈斯?能听见吗?”

  “哥?”菲烈斯模模糊糊的望见有人在自己跟前,强硬的被停止搏斗让他耳边的嗡嗡声渐渐变小,大脑也慢慢回过神来,终于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疼痛。

  蒂斯特松了口气,指挥几个医生把菲烈斯抬上担架,结果这强撑着非要吊着一口气的混蛋小子硬是甩开了所有人的手,偏偏他一身伤还真没谁敢下得去手扶。

  “我哥呢?普拉呢?”菲烈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揪住了蒂斯特的衣服,力气和上幼儿园的小女孩有一拼,可眼睛里似乎有亮晶晶的液体在滚动。他深吸一口气,头一回在别人面前露出了极其脆弱和委屈的表情:“求你了……他还活着吗?”

  蒂斯特觉得在这个还没完全脱离危险的地方不适合谈论儿女情长,拍拍他的头,简洁的回了一句“没事”,就简单粗暴的把人劈晕了。“芙迪雅,你帮忙看着点他。”蒂斯特交代完,抽出自己的狙击枪开始剿灭剩余的纳种。

  ………………

  芙迪雅已经睡了一觉又苏醒过来,她是三个人之中受伤最轻的一个,最狠的一道口子还是自己拔刀的时候没轻没重划了一下,相比之下就像摔了一跤一样——另两个人大概是被轧路机碾过,包的像个木乃伊一样严严实实的。

  菲烈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醒了过来,先是和天花板相了好几分钟的面,才猛的一下坐起来,动作一大不小心“噼里啪啦”扯断了好几根针管,血又“嗤嗤”的喷泉一样冒了出来,吓得芙迪雅差点掉色,“嗷”一嗓子把护士叫来了。

  “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芙迪雅战战兢兢的看着重新扎上针的菲烈斯,感觉他就像个玻璃娃娃,还是个不惜命的玻璃娃娃。

  “……”终于可以正常和人沟通的菲烈斯摇了摇头,咳嗽了两声才沙哑的说了第一句话:“我哥呢?”

  芙迪雅不想刺激他,轻描淡写的安抚:“哦,没床位了,他去别处了——你这还是占的一个老大爷的位子呢。”

  不过最后那句解释多少显得有点不走心,菲烈斯知道她是搪塞自己,无语了片刻又躺回去了。

  菲烈斯自我安慰着开了个玩笑:“怎么样,我当时帅不帅?是不是觉得我一个人独挑大梁的样子特别man?”

  芙迪雅闷闷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被那个字刺激到了,眼圈一点点泛红,最后在菲烈斯局促不安的目光中抽噎了起来,死命捂着嘴不让菲烈斯听见,把自己的脸深深埋进手臂里,只能看见她颤抖的肩膀在不断诉说着难过。

  “什么意思?”菲烈斯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刚想伸出手安慰安慰芙迪雅,突然僵在了半空:“我哥……普拉怎么样了?啊?芙迪雅!他怎么样了?是死了还是……还是……”

  他自个儿在那“还是”了半天也没还是出个下文,反倒先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没死呢!你小子可放心吧你。”蒂斯特刚听说菲烈斯拽掉了好几根针管,气的想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反手关上门走进来,无奈的捏了捏鼻梁,露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神色:“真是不知道该夸你们还是该挨个儿揍一遍……真是,这么屁大点儿个孩子知道什么保家卫国……你哥也真是的,还拉上你们,有什么用啊,顶多棺材里头加俩陪葬的。”

  芙迪雅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自己好像确实是最没用的。菲烈斯无奈的指了指自己:“叔叔,我下个月成年礼。”

  言外之意自己现在卡在一个十分尴尬的阶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坐车还得买票,大人说话不能插嘴。

  蒂斯特:“这么会四舍五入?那当年你数学卷子怎么考那么丁点分呢?”

  菲烈斯猝不及防的被别人提起了黑历史,一下子就被堵的没了话。

  “你们俩听我说,”蒂斯特总算是想起来正事了,严肃的看着他们:“普拉的情况,我告诉你们可以,但是谁也不要告诉你姨妈,懂吗?”见芙迪雅和菲烈斯都点了点头,蒂斯特才继续说:“还有——听完了也不许去看他。”

  芙迪雅爽快的点了头:“那什么时候可以看?”“非现在看吗?又不是见不着了,还能忘了长什么样吗?”蒂斯特没有正面回应,打太极似的绕了过去闭口不谈。

  “毕竟他也是个混血,那一点儿血脉足够他暂时没事,不过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没事——”蒂斯特顿了顿,难得的情绪外漏了一次,眼眶红了:“现在状态还在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赫多纳教授可以找到办法……”

  菲烈斯听到这儿就快速的把刚才自己做的保证吃了,一掀被子,第二次跟炸鞭炮一样扯开了所有针头,趁着蒂斯特没反应过来,带着一身狼狈的血,像个移动喷头似的冲了出去。

  别说普拉了,就是植物人也得被他吓活过来。

  芙迪雅和蒂斯特同时“嗖”的站起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极其默契的同时冲向门,又更加默契的同时挡了路,再同时让开。

  芙迪雅:“……”

  蒂斯特:“……”

  —————

  菲烈斯像小飞侠一样在走廊里穿梭,凭借自己的第六感成功找错了地方。

  最终被一个护士揪到一边包扎了伤口,说了一大箩筐好话才找到了路并且没被遣送回去。

  “教授!”菲烈斯正好赶上赫多纳出来,急吼吼的冲了过去:“我哥呢?我哥怎么样?能治好吗?怎么治?用什么治?”

  这一连串的问号差点把赫多纳的皱纹都砸多一圈,这位教授和蔼的笑笑,先竖了个食指:“小点声,你哥没事,放心。”

  赫多纳一句温和的“放心”把菲烈斯整个人都安抚了,乖乖跟着赫多纳走进了病房。

  第一眼看见病床上躺着的普拉时,菲烈斯差点就以为那是个死人了——苍白的就像涂了好几斤的粉,躺在那里就像个听话极了的玩具娃娃,也好看极了的吸引眼球。菲烈斯不知道自己这么形容对不对,但是他唯一可以用来夸普拉的唯一一个好词就是“貌美如花”。

  “看傻了?”赫多纳笑眯眯的招呼他过来。菲烈斯突然特别好奇,为什么赫多纳教授表现的那么淡定呢?想着法儿的安慰自己吗?

  “小普的情况吧,我也研究过,所以我就不避讳什么了。”赫多纳突然收起了一副温柔的表情:“你想让他治标还是治本呢?”

  “……”菲烈斯懵了一下,“怎么治标怎么治本?”

  ————

  “放心吧叔叔,他不知道普拉哥在哪的,咱们只要跟着地上滴滴答答的血走就可以了。”芙迪雅为自己的智商头一次及格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到那儿要多跟我爹说几句我的好话啊”

  蒂斯特觉得这是个值得夸一夸的地方,刚想好怎么说,眼前墩地的大妈拦住了去路:“前面湿的,不要走啦。”

  蒂斯特:“……”这多少有点添堵的意思吧?

  “换血?”菲烈斯瞪大了眼,倒没有多少惊讶的成分:“那治标呢?”

  赫多纳也无奈的推了推眼镜:“换血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还有两条路——要么服用H3T,要么服用勒塔斯人的纯血,以毒攻毒嘛。”

  “可是……”菲烈斯小心翼翼的询问:“治标的意思就是只能暂时控制住?以后还要一直用吗?”

  似乎这个结果也不是很好,菲烈斯咽了口唾沫,不保证普拉要是知道自己将来会是个靠吃药来存活的人会不会一头撞死。

  “一直?”赫多纳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选择H3T的话,最多两个月,药物就会腐蚀人体;就算是纯血,也不行啊,一开始作用还是很大的,一次可以撑好几个月吧?再往后慢慢变成一个月、几十天、甚至三天一次就不错了,最后——”

  赫多纳打住了自己的话,垂着头叹了口气。

  菲烈斯像冰块一样杵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