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五章

临界角 F北北 2741 2019-04-19 20:21:58

  菲烈斯哭丧着脸伸着血淋淋的胳膊让芙迪雅处理伤口,幽怨的看着普拉:“你好端端的干嘛划拉我啊?”

  普拉:“……怎么,再划拉你几下?”

  菲烈斯扁扁嘴,瞥了一眼自己惨不忍睹的红胳膊,倒吸了口凉气:“这看着是怪吓人的……不过你到底用我的血干嘛?”芙迪雅一边捆绷带一边大胆的猜想:“消毒呗。”

  普拉感觉自己可能还没完全习惯他俩满嘴跑火车,愣了愣才控制住满腔的怒火,用一脸“慈祥”过头的表情说:“不是,纯种勒塔斯人的血吸引纳种,而且——H3T就是用纯勒塔斯人的血制成的,这个总该知道吧?”

  “啊?是吗?原来如此。”菲烈斯恍然大悟:“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笔试的时候他扣了我一分,原来是因为这个。”

  芙迪雅也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个吸引纳种啊。”

  普拉:“……你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这都是常识吧?!

  “哎等等,不对啊?”芙迪雅突然发挥出了自己作为教授女儿的潜力:“既然H3T可以吸引纳种,勒塔斯人的血又是做成H3T的原材料——那为什么勒塔斯人还可以对纳种的血液和H3T有抵抗力啊?”

  菲烈斯也听懂了她的意思,乖乖举手提问:“是哦。”

  “这就是为什么H3T是禁用药品了,”普拉神色突然凝重下来,看着眼前被菲烈斯血液浸过的一小片土地若有所思:“它太邪门了,可以把血液的特性完美的分割开,据说现在还没有哪个科学家制造出H3T来。”

  “所以黑市上流通给纳种的药剂都是哪里来的就很奇怪,现在我们可以研制出它的成分,但是却完全不能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来。”菲烈斯少见的垂了垂眼睑,遮住了一脸失落:“都是我放走了一个机会。”

  芙迪雅震惊于脸皮厚如城墙一样的菲烈斯居然知道了后悔,一时间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也没嘲讽也没安慰。

  普拉也惊讶的望着低头和绷带对视的菲烈斯,发现他这次居然是很认真的在道歉。

  “抱歉,哥。”

  菲烈斯扣着自己的衣服角,突然开始愧疚了。

  小时候他就怀着一腔热血的想着,长大以后要走南闯北的当个风流天下的英雄,把纳种消灭,当个英俊潇洒的军官,荣耀的度过一生。

  再过一个月他就可以实现这个愿望的第一步——在成人礼过后,他就可以办手续成为真正的攻猎了。

  可是……

  菲烈斯从来都不喜欢把自己怎么想的一点一点抠出来仔细研磨,从来都是做一点是一点,做错了大不了下次不这样了,截止到目前为止,认真反思的次数不多,十几年有个三四回吧。

  可能越是到了紧要的地方越是紧张吧,菲烈斯无数次的考虑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没有时间再给他选择了,而且他还干了这么一件错事。他知道蒂斯特云淡风轻的说说减他零花钱是在护短,这么大的事,即使他这种级别的军官也要给别人说不少好话才能过去。于是菲烈斯想,这么大的人情——

  需要他用自己的前途来换的话,也可以吧?

  毕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所谓光鲜亮丽的前程,背后有多少帮他收拾烂摊子的人,又值几斤几两。

  菲烈斯头一回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行了,”普拉揉了揉菲烈斯的头:“怎么,还忏悔起来了,不是说了没事了吗——道歉我接受了,翻篇吧。”

  芙迪雅认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菲烈斯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抬头看看什么事也没有的普拉和芙迪雅,又强烈感觉到了自己的幼稚,和乳臭未干。

  “那……”菲烈斯刚想问点什么,普拉就竖起一根手指“嘘”了一声,做出了防备的动作:“有东西朝这边来了,拿好枪。”

  菲烈斯赶紧甩甩脑袋忘掉那些没用的想法,和芙迪雅一样做出了防备的状态。

  “呜——”一圈散着蓝光的物体缓缓的移动,尖锐刺耳的声音让三个人都皱了皱眉。

  “这是那只怪物吗?”菲烈斯小声问普拉。

  “没错,不过——”普拉“啧”了一声:“恐怕比我想得要复杂。”

  芙迪雅“啊”了一声:“为什么?只要抓住他不就……”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突然涌现出一大堆怪模怪样的“人形”,散着不正常的绿色光芒,歪歪扭扭的冲着这里撞过来。

  “边境线被冲破了!纳种——芙迪雅!呼叫总部支援!”普拉迅速下达命令,看着芙迪雅跑到一边打电话,才稳了稳心态叫菲烈斯:“拿好枪,子弹没有备用的,实在不行用刀,不用管我,守住。”

  最后那两个字几乎是飘在风里的,说完也不管菲烈斯听没听清就飞一般的从他旁边掠过,举起枪朝着汹涌澎湃的纳种群发射子弹,枪枪命中,但嚎叫的绿色大军继续逼近,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菲烈斯立马回神,精准扫射着疯狂上前的纳种,突然想起什么的朝着后面吓得面无人色的芙迪雅吼了一句:“把你枪给我!”

  芙迪雅颤抖的几乎站不起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大脑根本不听指挥,手臂机械的伸向自己的枪,笔直的扔给了菲烈斯。

  菲烈斯看也不看接住了从身后来的救命稻草,快速上了膛又转手扔给了普拉:“哥!你接着!”

  普拉也本能的接住了飞过来的枪,刚到嘴边一句“跟你说了不用管我”,又因为自己子弹刚好消耗完而咽了回去。

  普拉感觉自己眼前有些视觉疲劳,只能跟随着自己好像长了眼睛的手消灭一批批最先涌上来的纳种,眼前只剩下了血肉模糊的一片,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减慢了速度。

  “砰!”毫无征兆的一枪打空——

  普拉面无表情的看着扑向自己手臂的纳种张开了嘴。

  完了。

  菲烈斯已经受到了好几下重击,身上还有几道被纳种尖锐指甲划破的痕迹,因为天生血脉的原因,并无大碍。

  不过赤手空拳浑身只剩下一把小刀,还是单枪匹马和一群纳种打,还是太勉强了。

  “哥,你怎么样——”菲烈斯一边大喊一边转过头看。

  看到了普拉手臂上溅起的一道殷红,溅在了他生来就显得俊俏好看的脸上。

  芙迪雅大喊了一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拔出自己贴身带的匕首,一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边胡乱挥砍,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还不知道哪里来的鲜血也沾了她一身。

  菲烈斯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只纳种抓住机会一口咬上他的手掌,同样的赤红鲜血立刻喷溅而出,这才唤回了菲烈斯一点狰狞的意识。

  “给我——”菲烈斯高举自己锋利的刀刃,眼里似乎只剩下了猩红的血浆在翻涌,手起刀落的砍掉了纳种的头颅:“去死啊!!!”

  普拉耳边仿佛都安静了不少,只能看见芙迪雅一边哭一边拼命冲过来,自己的手臂也一阵剧痛,紧接着蔓延到身体的五脏六腑,炽热的似乎要把自己吞噬一样。

  不行,普拉努力控制自己的意识,不行,不能倒下——

  起码现在不能。

  普拉用尽全身力气朝自己大腿开了一枪,皮开肉绽血肉翻涌的瞬间,脑海都清醒了片刻,只是恢复意识的代价有点大,普拉因为动作太大牵引了体内的毒素,一口发黑的血从口中咳出。

  “普拉哥!快、快过来!”芙迪雅拼命哭喊着,拖着普拉砍出一条血路:“我们快逃啊!”

  普拉张了张嘴说不出来话,眼神飘向神志似乎已经不太稳定的菲烈斯,瞳孔一下子放大:“……把他……”

  把这小子给我拎回来啊!

  芙迪雅听不见普拉想说什么,自己也无暇顾及,直到看向了菲烈斯,自己才滋生出了一种绝望的情绪。

  菲烈斯什么也听不见似的狂砍狂杀,身上已经没有哪个地方还是完好的了,右胳膊似乎已经被纳种弄得脱了臼,垂在一边什么也做不了,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眼前也似乎总是重复放着普拉被袭击的那一片段,甚至被不断扩大,变成一种自己接受不了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