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四章

临界角 F北北 2725 2019-04-17 22:11:20

  “……”普拉沉默了一会儿,感觉以自己的视力来说大概是看不出别的什么来了,无奈的掐掐鼻梁,看向别处。

  “哥,那个,为什么人会在这里被发现啊,这荒郊野外的,谁大冷天的跑出来受冻啊?”菲烈斯瞄了几眼在他看来一个颜色的血迹,决定还是问问别的。

  “受害人叫德格,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平常也就是排排版面当个编辑,家和公司离这里也都比较远——所以要么是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拖过来的,要么就是被什么东西撕咬着拽过来的。”普拉面无表情的说着渗人的话,芙迪雅打了个寒战,“噫”了一声:“别这么吓唬人。”

  似乎感觉自己特别像讲鬼片吓唬人的怪叔叔,普拉轻咳一声更正了修辞:“不过因为血液里没有多少H3­T,所以第二种可能排除。”

  菲烈斯依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不是很舒服,瑟缩了一下就不打算再进行讨论了。

  “是莱尔文干的吗?”芙迪雅小声的询问普拉。“嗯,估计吧。”普拉没怎么走心的搪塞了一句,专心致志的查找有用的线索。

  “啊……真过分。”芙迪雅突然不知道怎么想的接了一句:“可是纳种都很坏吗?”

  普拉这句算是听进去了,转过头凝视了芙迪雅一会儿,就连闹闹哄哄的菲烈斯都安静的盯着她看,看的芙迪雅不自然的缩了缩肩膀。

  “这种话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千万不要说到外面去。”普拉突然严肃地看着芙迪雅:“要是被别人听到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纳种肯定不一定都是坏的啊,”菲烈斯接了话头:“比如说傻子,就不坏。”

  普拉无语的忽视旁边的傻子:“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世界上确实没有明确的好坏之分,也没有对错,是随着环境和人们的想法来定性的。”说着,普拉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露出了一个少见的温柔笑容:“所以以后你们不一定干什么事都被支持,但是不一定错,不过吧,确实还是乖一点更讨人喜欢。”

  芙迪雅感动的闪着泪花:“普拉哥你真好,那我以后一定要去变性!”

  普拉:“……”他觉得刚才的教育讲座白开了。

  菲烈斯咬了咬嘴唇,看着眼前的视线的模糊范围越来越大,最后,仅仅剩下了一个普拉——

  在眼神中鲜活的记录着。

  菲烈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不愿意去琢磨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反正他也顺水推了无数次舟,不差这一次。

  普拉似乎注意到了菲烈斯的走神,越发越觉得自己这个长辈的名分只体现在了身高上——不,普拉心想,再过几年这小子就该超过我了,到时候就连身高都体现不出来威严了。

  菲烈斯突然从自己的脑海世界回过味来,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一下,突然张嘴就问:“哥,咱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普拉:“……”这话题怎么跳得这么快。

  芙迪雅没发现菲烈斯有什么不同于往常的行为,“啪叽”一巴掌拍到了他背上:“人家都是半老不老快入土的老大爷才怀古伤今的,你这才哪到哪啊,想开点,那天堂都是有岁数限制的。”

  菲烈斯“呵呵”冷笑,倒是不追问那件事了:“怎么,我就期待一下以后我归西了给不给养老保险,碍着您老了?”

  普拉实在听不下去这俩满口乌鸦的二货在这种阴森森的地方胡扯了,一人拍了一巴掌赶去工作了:“真吉利——快点干正事吧。”

  菲烈斯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只好呆呆的看着普拉天方夜谭般的分析案件,感觉插不上什么话。

  “应该是小动物,估计他也找不到什么别的动物,大概就是街边的流浪狗——毛都在地上,错不了,应该就在这附近。”普拉蹲下身细细的查看地上残留的东西。芙迪雅瞪大了自己那双眼睛,感觉自己可能该配个眼镜了。

  “你想多了吧,这里也有流浪狗的好不好,你光靠几根毛怎么确定是那只变异狗?”菲烈斯闭着眼当听力做,胡搅蛮缠似的提了个问题。

  “尾部还是白色的,上面已经有开始腐蚀的样子了——你学过的东西是都吃了吗?这是什么现象?这不是说明变异物体没有摄入极大量的药物,但已经开始被腐蚀了吗?”普拉现场教学,感觉自己心好累。

  芙迪雅不懂装懂的点点头,还有模有样的回头斥责菲烈斯:“就是,都是你上课不好好听!不知道了吧。”

  菲烈斯:“……”这有什么自豪的地方吗?

  “不过我唯一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他要浪费这么珍贵的优质H3­T去注射?”普拉皱起眉头:“他明明手里有劣质的,可他却偏偏要用好的——就为了给咱们添堵?”

  菲烈斯也蹲下来和普拉并肩:“不一定,也可能是想做个实验吧?毕竟之前他也干过这种事,不过是用的劣质品——妈呀……一想起来那玩意儿的样子我就恶心。”菲烈斯无端的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普拉想了想那天见到的一身绿的荧光人,也觉得胃不舒服,用胳膊撞了一下菲烈斯叫他不要乱说话。

  “咦?什么样?我怎么没见过?”芙迪雅小小的猜测了一下,没想出来什么好看的场面:“哎哟娘啊……咱不提了行不行,就当他闲的没事想试试呗——对了,菲烈斯不是放走了个老头还是个什么东西吗?跟他有关吗?”

  菲烈斯简直要抓狂了:“这种事情很光荣吗?!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了!”

  普拉懒得理他,想了想摇了摇头:“莱尔文把那个老板救走,是为了让老板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物资,但是那个老板肯定更惜命,绝对会提出离开。”

  芙迪雅紧张的听他分析,绞住了手指:“那他会回来吗?回来的话我们不就可以抓住他了?那莱尔文也可以找到了吧?”

  “莱尔文不一定能找到,他手上还有药剂呢,形象一直变个没完,根本找不到。”菲烈斯接过话茬:“万一他只是想试试那个老板到底是不是向着他这边的呢?结果老板说要离开,那肯定无论他说再多条件,莱尔文也不会信任他了。”

  芙迪雅突然明白了菲烈斯委婉的意思:“啊——所以说——”

  普拉点点头,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说:“他已经死了。”

  菲烈斯无奈的耸耸肩:“反正他干了那么多坏事,死就死了,不过,这下就更难查到暗中提供药剂的人了。”

  普拉也不是很高兴:“是啊,本来还有点可能的,也不知道被谁搅黄了。”

  菲烈斯:“……”他哥可能是打算用这件事堵他一辈子。

  芙迪雅听着俩人一唱一和,感觉自己脑子不太够用:“不行,我还是干别的吧,有需要化验的叫我一声,其他的事你们慢慢理哈。”

  菲烈斯鄙视了一下偷溜去休息的芙迪雅,踹了一脚地上的石头:“接下来怎么查,哥?”

  普拉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你不会是把学过的都生吞了吧?”

  菲烈斯挠挠头,一脸严肃的想了想,然后没绷住笑出来了:“嘿嘿,好像是。”

  芙迪雅“切”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一顾,紧接着也笑了出来:“不过我也是。”

  普拉:“……”他还是头一回这么觉得当哥哥当的这么失败。

  而且也头一次觉得动手比跟这俩二傻子哔哔要快得多。

  “胳膊。”普拉一只手朝菲烈斯伸出来,另一只顺便从兜里拽出来一把小刀,单手操作着亮出了明晃晃的自动刀片。

  “哥!!!!”菲烈斯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别杀我!!!”

  芙迪雅吐吐舌头捂住眼睛:“我我我不看,普拉哥你自便~”

  自便个鬼哦?!

  菲烈斯凄凄惨惨戚戚的吐槽了一句,就被普拉逮住了手臂,还把袖子贴心的捋了上去:“乖,不疼的,放轻松。”

  正为自己哥哥难得的温柔面孔感动着的菲烈斯突然面部表情一僵,紧接着就在边境方圆几里听到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

  去你丫的不疼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