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三章

临界角 F北北 2705 2019-04-14 22:37:24

  午夜的钟声悠远又明亮的回荡在圆月的附近,敲钟人站在塔楼上,眨巴着困倦的眼睛望着崭新的一天,无聊至极的打了个哈欠。

  黑夜中的莱尔文散步一般的轻快,狭长的双眼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脸上才不过几日已经生出了许多皱纹,原本稚嫩的青年面孔倒像是被撕扯过一般耷拉了下来。

  “啧。”莱尔文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不怎么美观,皱了皱眉,又释然一样的耸了耸肩,从身后掏出一只荧光的针剂。四下看了看,将目光落在几只寻觅食物的流浪狗身上。

  莱尔文拈起亮的不正常的试管,冲着脏兮兮的白狗招了招手:“来,小乖乖……”

  ——————————

  菲烈斯靠在墙上不耐烦地敲墙,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可是敲来敲去,除了敲掉点墙皮,也没见里面一根毛出来。

  直到外面这金毛快敲成架子鼓手了,普拉才皱着眉从审讯室里面出来。

  “哥,怎么样?”菲烈斯适当地走了个过场,毕竟是个人都能看懂这黑的要死的脸。

  “没有血清,暂时还没醒。”普拉习惯性的在口袋里找烟:“刚刚在他昏迷的时候,他还自言自语了一阵——”说着自然地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着,就被旁边菲烈斯一脸认真的夺走了:“嗯,说了什么?”

  “……”普拉无语的看着面前的金毛把烟给扯散了,然后顺理成章的进了垃圾桶。

  “混混沌沌的,听的清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说了一句在边境,”普拉掐掐眉心,一脸凝重:“莱尔文那家伙也在边境活跃的厉害,哼……八成就是他干的。”说完还不忘挖苦一下刚扔了自己烟的菲烈斯:“你说,要不是有个人放走了酒馆老板,怎么还能出这么大的事呢,哎对了,你说这人是谁啊?”

  菲烈斯:“……”这话说的他还真没法反驳。

  “行了,不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一会儿去一趟边境,找找有没有什么残留物,毕竟人就是被巡逻的士兵发现的——你也一起。”普拉忍住了再拿一根烟让这小混蛋撇了的冲动,朝旁边警卫点了点头:“谢谢,登记一下,这个是幼猎团的菲烈斯,我弟弟。”

  警卫毕恭毕敬的记好,然后行了个礼就走了。菲烈斯正打算让普拉听听他自己新创的指节墙皮鼓,就突然被一个飞奔过来的人撞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气的菲烈斯扭头冲着来人比了一个中指:“芙迪雅!你赶着上吊啊!”

  “普拉哥哥,你要去哪儿?我也要去!最好是有尸体呀纳种呀之类的,我可以帮帮忙~”芙迪雅乖巧的站在普拉面前,反手还了菲烈斯一个中指。“当然最好旁边那只就不要去了~”

  菲烈斯一时还真觉得差别对待挺大的。

  “你怎么又偷跑出来了?”普拉习惯性的操心:“教授知道了又要心肌梗塞了。”“……我这回真的不是偷跑出来的,带我去吧,我保证不添乱,坚决听从组织的指挥!”芙迪雅竖了四根手指,一副即将天打雷劈的坚决神色。

  菲烈斯不屑的撇了撇嘴:“来,告诉小爷,你是哪里来的信心让你一天发三回这种毒誓的?”

  芙迪雅干脆就没搭理他,冲着菲烈斯翻了个白眼。

  普拉觉得看这俩孩子闹还挺有意思的,不过还有事去做,于是拍了拍手,冲着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小王八蛋说:“行吧,去我办公室拿枪,我去门口等你们。”

  于是刚才还相看两厌的俩人瞬间同时“嗷”了一声,齐刷刷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普拉的办公室。

  “我说小博士你来干嘛,这么危险的事不适合你,还是回去做实验吧。”菲烈斯翻箱倒柜的倒腾:“哎怎么没有呢,我上次练完枪就搁这儿了吧……”

  芙迪雅更是恨不得把天花板揭下来抖搂抖搂,一边跟着菲烈斯上房揭瓦,一边回答:“我才不要,那些实验多无聊啊,我以后才不想和我爹一样当个教授呢——我以后想做个守猎!”刚说完一番给自己长志气的话,又自嘲的笑了笑:“况且我这个人手也没个准,万一手一抖,那不就一尸两命了吗,我亲爹变成魂儿了也得掐死我。”

  菲烈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感触,尤其是听到芙迪雅说要当守猎的时候。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是白长了这么十八岁,偏偏自己的成年礼就在下个月,这么想想还真是讽刺的要死。

  “你再去那边找找。”菲烈斯干巴巴的想着自己的事,胡乱指挥着乱窜的芙迪雅。

  从出生开始,自己的血脉好像就代表了一切,代表今后要做什么事,当什么人,过什么生活,一切事情似乎都不是未知的了,仿佛可以预知一样把一切摊开在你面前,然后对你说一声“就是这样,就这么去活着吧”。

  一开始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小时候沉浸在自己和别人的不同点洋洋得意,大一些又中二病的感觉自己是百里挑一的幸运少年,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种被人掌控一切的感觉,有多么无助。

  菲烈斯漫无目的的搜寻,讽刺的笑了一声,自己在心里想:“那又怎么样呢,我能改变什么吗,我有那个能力吗?”

  起码现在是没有的,以后有没有那个出息就不清楚了。

  芙迪雅抹着一脸时髦的墙灰回来了,顺便把手里的一把枪扔给了他:“想什么呢,思春也思的这么严肃。”“滚蛋。”菲烈斯总算把自己从绕不清的旋涡薅了出来,一脸嫌弃的拎起芙迪雅的袖子擦了擦她刚蹭完灰的脸:“你用脸去拖地了吗,这么脏是想考验一下自己的颜值下限吗?求求您老别这么有自信了行吧?”

  芙迪雅看着自己灰扑扑的袖子有点想炸死眼前这个不会说话的小贱人。

  普拉站在大门口整理自己的衬衫和防弹衣,正打算回家洗个澡喷香水的时候,那两个要命的孩子终于出来了。

  “怎么,是枪摔倒地上碎成末然后你们拼起来的,还是菲烈斯又把自己锁在女厕所出不来了?”普拉从善如流的给了两个迟到借口选项。

  “第二个!”芙迪雅举手回答。“不行!上次你已经用过这个借口了,你说过不会再提了!”菲烈斯炸毛的跳起来:“所以这次就是芙迪雅把枪摔在地上摔碎了,然后畏罪潜逃到男厕所并且遭报应出不来了!”

  普拉生硬地夸了一句:“不错。”芙迪雅气的差点就拿枪把菲烈斯的狗头爆掉了:“第一个就算了,第二个是怎么回事!”“你上回不也这么说我的吗?”菲烈斯“略略略”的冲着芙迪雅吐舌头。

  “行了,走。”普拉最后一遍检查了自己身上的武器装备,拖着两个小崽子朝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31区,塔伦国边境。

  飞驰的深蓝色摩托停在沙土飞溅的残垣断壁间,芙迪雅和菲烈斯率先装作训练有素的特工翻下了车。但人家特工做出来是帅气,同样的动作两个装逼的大号熊孩子做出来那是相当的猥琐。

  普拉看惯了两个整天牛逼轰轰的小屁孩怎么瞎折腾,叹了口操碎了心的姨妈气,自个儿先正经起来试图把不良的风气掰正。

  “这里应该已经被隔离了,血液样本应该也有被带回去比对。”普拉近距离看了看溅在石头上的血迹,散发着一种怪异的触目惊心。“血腥味太大了,基本是分辨不出来H3­T的气味了。”

  菲烈斯“啊”了一声,总算也严肃了起来:“不过这里血迹可不止一处,你要都查查可查不来。”“不用,”芙迪雅摇摇头,指着干涸已久的红褐色血迹:“一看就没有H3­T,就算有,也是少量的,对人来说不足以致死。”

  普拉细细想了一下,瞟了一眼芙迪雅:“那如果是少量的H3­T,会对动物产生影响吗?”

  “不好说,我爹正在研究这个。”芙迪雅撇了撇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