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二章

临界角 F北北 1610 2019-04-10 22:37:59

  “哼,小爷我可是头一次输给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菲烈斯吐吐舌头,张嘴咬了一大口面包:“而且你知道最过分的是什么吗,他居然说我是小、猎、狗!他见过这么帅的狗狗吗?要不是他跑得快,我肯定一个巴掌把他——”

  “哟,”蒂斯特黑着脸走进来:“还埋怨别人呢?真是没改。”

  菲烈斯立马忘记了装逼,“嗖”的一声蹿过去对着蒂斯特卖萌:“蒂斯特叔叔,你这么帅肯定不会把我送回去的对不对呀?况且你看我哥也舍不得我呀?”说着还不忘朝普拉求个救:“哥?”

  普拉无语的把这金毛啃了一口的面包放进餐盒里:“没事,我觉得有没有你随便。”

  菲烈斯:“……”好伤人心哦。

  不过在菲烈斯自己看来的卖萌,在蒂斯特眼里就成了欠揍——简直全身上下都在冲他叫嚣着“来打我呀”。

  “行了行了,”蒂斯特烦躁的不行,真想一脚把这混账孩子踹走,刚捅了这么大的娄子不说,现在又搁这儿花式气他:“杵在这儿干嘛呢?滚蛋!”

  菲烈斯耸耸肩知道自己已经是解放区的一员了,于是欢快的拉着普拉“滚”走了。蒂斯特板着张棺材脸打了个简短的电话:“嗯,是我,这小子再让我管两天吧…”

  绮丝姨妈笑眯眯地听着菲烈斯编造他的“革命传奇”,其中包括怎么在几百个纳种中成功逃生且毫发无损,还被所有人奉为英雄却做好事不留名的英雄本色。普拉在旁边听得一脸无奈,也懒得戳穿他假的要死的烂剧情,全当是听段单口吹牛相声了。

  就在这货完美的演讲完毕时,绮丝姨妈乐呵呵的摸了摸他的狗头:“小菲,你别理你叔叔哈,他这个人就是心口不一,我看你这样贱嗖嗖的就挺好的,也不怕被谁欺负。”

  强撑着不笑的普拉:“……咳咳…”

  哽了一口陈年老血的菲烈斯:“……是吗…?”

  正好卡在楼梯上听见这句话的蒂斯特:“……”有这么揭老底的吗。

  “姨妈,我一直在这里住着是不是有点太麻烦您了啊?”菲烈斯挠了挠头,罕见的把自己发霉的连狗都不闻的良心拿出来晒了晒。

  普拉挑了挑眉:“你还知道麻烦这个词也还真是对得起你上的这么几年学。”

  “哎呀哪有,不麻烦不麻烦。”绮丝姨妈摆摆手:“你叔叔不说,其实他可喜欢你了,还有小普——”“妈!”普拉掩饰的轻咳了两声:“嗯,我爸是挺喜欢他的。”

  蒂斯特:“……”呵呵,大型卖老公卖爹现场。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啦,你不喜欢人家小菲啊?”绮丝姨妈点了点两个孩子的鼻子尖:“你看他长得就是那种贱帅贱帅的样子,多好啊。”

  菲烈斯和普拉:“……”这是个新的时尚潮流吗???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蒂斯特决定还是正大光明的走出来听:“评价这熊孙子颜值呢?”

  菲烈斯:“叔叔我都这么惨了你就别损我了行吗?”这怎么还降辈分了……

  蒂斯特“哦”了一声,正经的开始说事:“你今天没有把重要证人带回来,是一项非常严重的错误,懂吗?”“嗯。”菲烈斯点了点头,幼猎团的规矩他是知道的:“那,我被开除了吗?”

  “没有,”蒂斯特继续板着张脸:“鉴于你是第一次出差错,所以就是扣你点分数,开除兵团这个对你来说有点可惜,哦对了,还有一项惩罚是专门针对你的。”

  “什么惩罚啊?”菲烈斯紧张的望了一眼普拉,结果他哥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盯了回去。“减你零花钱。”蒂斯特指指普拉又指指快吓死的菲烈斯:“以后你零花钱在半年内都只有——”

  突然蒂斯特沉默了,就在菲烈斯一脸懵逼的时候,眼前这位帅气逼人的士兵长僵硬又严肃的转过头问绮丝姨妈:“你平常给他多少?”

  普拉叹了口气:“爸,你这招没用。”

  蒂斯特其实也这么觉得,不过碍于面子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他一般,”普拉翻了个白眼戳戳旁边没心没肺以为自己要挨打的菲烈斯:“不管有钱没钱都花我的。”

  菲烈斯刚清醒过来就被人告发了,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嘿嘿,那个,好像就是这样。”

  蒂斯特:“……”

  我想撤回那通电话,果然还是让这混小子滚球吧!

  绮丝姨妈“哎”了一声,微笑着托着下巴:“小菲你居然没被揍,看来小普还是对你挺好的嘛。”

  菲烈斯:“啊?”为什么隐隐感觉这句话哪里有毛病……

  普拉一脸冷静:“没有,我揍完他再给钱。”

  绮丝姨妈慈爱的摸了摸菲烈斯的狗头:“是嘛~不要欺负小孩子哦。”

  蒂斯特觉得自己也可以学学自己儿子的做法来解解气。

  …………

  “哼,醒了?”莱尔文轻哼一声,挑了挑眉,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老板:“我提醒过你小心的。”

  老板颤颤巍巍的反应过来,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哆嗦的站着:“那、那个是攻猎?”“不,”莱尔文眼神阴森森的扫了过来,看的老板一惊:“那就是一只不懂事的小、金、毛罢了。”

  “……”老板调动自己脸上所有赘肉赔了个笑,一声也不敢出了。他知道莱尔文为什么救了他,如果不是因为只有他可以搞到高级的针剂H3­T——老板小小的倒吸一口冷气,看向莱尔文。

  莱尔文大半张脸陷在阴影里看不真切,不知道哪里的阴冷潮湿的小木屋透入一道温柔的晨光,老板咽了咽口水,有一种莱尔文被加冕的错觉。

  “大、大人,”老板鼓起勇气开了口打破沉默:“我现在回去……行吗?”

  “嗯?”莱尔文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想走?”

  老板心里“咯噔”一下,听出来了浓浓的威胁。但还是扯出一个极其渗人的笑容,干笑了两声说:“我回去就把酒馆关掉!然后还是老样子,每周给您定量的针剂,如果那些攻猎找上来了我也什么也不会说的……大人,这样行吗?”

  莱尔文转身朝他走过来,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行。”

  老板揩了揩冷汗,没听出什么褒贬含义来,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走到面前的莱尔文:“大人……那您再老样子跟我联系,好吧?”

  莱尔文咧开嘴,上挑出一个诡异到极致的弧度,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走可以,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您、您说您说。”老板紧张的话也说不利索了,一个劲的用脏兮兮的袖子擦拭不断落下来的冷汗。

  “我要——”莱尔文“桀桀”的怪笑着,伸手在一旁生了锈的铁钉上轻轻一划,一道半深不浅的口子就变魔术一样和鲜血一起淌了出来,莱尔文在老板惊慌失措到失去血色的脸上滴了几滴颜色怪异的血,然后一把掐住他肥硕的下巴,在老板颤抖的嘴唇上用力抹出一道殷红又泛黑的痕迹。

  莱尔文带着一脸无害无辜的微笑松开了手,任凭老板的身躯倒在地上——

  “我要,你的命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芙迪雅用头撞着桌子,一脸生无可恋:“我又失败了!!我不干了!”

  赫多纳无奈的推了推眼镜看着自己闺女:“科学家要有毅力,你才失败几次就没信心啦?”

  凝视着自己高尚的亲爹的芙迪雅“呵”了一声:“我没失败前也没信心。”

  赫多纳:“……”感觉这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德高望重但同样教子无方的赫多纳教授无语的敲了敲芙迪雅的头:“那这样吧,我看你也没什么做下去的耐心了,去把第三十号文件夹给我拿过来,然后你就可以去找你普拉哥——”

  “好嘞给——我放这儿啦那我先走了说好了哦君子一言多少马都难追——”芙迪雅一跃而起飞一般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赫多纳终于忍受不了自己跟投错胎一样的闺女了:“给我走大门啊!!!”

  “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