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临界角

第一章

临界角 F北北 1616 2019-04-07 19:50:50

  将近凌晨,鸦青色的天空微微泛着一点白光,风猝然划过被裹在冷空气里的树杈,毫不怜惜的掰断了还生长的茂密的枝丫,清脆的响声落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竟是平添了几分不详,恰好是一个放晴的晚上,惨白惨白的月亮像是要把少见的过路人吃掉一样张开了看不见的血盆大口。

  塔伦镇一家酒馆半开着大门,时有时无的吵闹声夹杂着暗暗的灯光从门上的裂缝透露出去,肥胖的老板揉了揉被肉挤在一起的眼睛,打了个哈欠,托着几乎看不见的下巴继续半昏半沉的望着满的像要溢出去的客人们打瞌睡。

  一个身着黑袍的高大男子闪进了店里,风尘仆仆中又带了几分有条不紊,尽管很大的喘息声和那蒙得严严实实的样子有几分奇怪,但毕竟在座的也都见识过什么叫做天生奇葩,对这样一位黑夜来客只是微微侧首,随意瞄上几眼咂咂嘴也就当戏看了。

  倒是这位神秘异常的黑衣人轻车熟路的走到被冷风惊醒的老板跟前,叩了叩桌面,一个老人的沙哑声音从黑袍里探出,听得让人一激灵:“……东西……”

  老板眨巴眨巴被肉淹没的眼,试图看清藏在黑袍下那张神秘的脸,还没看出个所以然,自己先傻呵呵的赔笑:“哦,哦!来来来,这位大人,天儿冷,您先上去坐坐,我给您找找,找找哈!”

  黑袍人闷闷的点了个头,迈动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消失在狭窄的小楼梯中,只剩下木板楼梯不堪负重的“吱呀吱呀”声自上而下地飘落,引得几个脾气火爆的醉汉挥拳吼吼:“别他妈瞎叫唤!你这是刚从老鼠窝钻出来的吗?你亲娘怎么教你的?告诉你,爷爷我可是这儿的老大!”

  “哎哎,”老板扭动肥的流油的身躯缓慢的挨过来:“可别说啦,那位可不是爷爷您惹得起的哟!”醉汉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可也知道个轻重缓急,讨好不起总也不能得罪,撇了撇嘴又抄起酒瓶:“哼!算老子心情好不和他计较!”

  老板眯眯眼睛重新挤进刚容进他一个人的柜台,非常勉强的俯下身子开始翻找什么东西,刺耳的刮划声又引来几人抱怨和不满,老板抹了一把脸上的油乎乎的汗水,扯了个笑:“哎,对不住,对不住。”说着揣进怀里一个腻的发亮的油布包,邋邋遢遢的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蹭上楼梯。

  陷入黑暗中的“黑袍人”——莱尔文斜倚在墙边,几绺湛蓝湛蓝的头发从黑色的斗篷中泄露出来,点缀着黑色的同时也让刚好看见这一幕的老板心惊胆战了一会儿。

  “这回要多少?”老板咳了几声,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明显的充满贪婪,但自己的眼珠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眼前莱尔文从黑袍里拽出来的密码箱:“还是老样子?”

  莱尔文瞥见老板见钱眼开的那副德行,扯了扯轻蔑的嘴角,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老板并没有被鄙视了的自知之明,拎出身后藏着的包往莱尔文身前一丢:“给,三十只加一只检验,检验算我送你的——密码是多少?”老板舔舔自己的下嘴唇,就差没把“快给我钱”这几个字印脸上游街示众了。

  “呵。”莱尔文好笑的看着他这幅不要脸的样子,也不说破,把箱子一转,按了几下,刚听见“咔吧”一声轻响,老板就跟护着自己亲生儿子一样一把把箱子按到了自己怀里。莱尔文收回手,从油光光的袋子里抽出了一支荧光绿的针剂,在手里翻着看了看,毫不犹豫的隔着衣服戳进了自己的皮肤里,将泛着令人作呕的颜色的液体全部注入了体内,才把针管丢到一旁,抬眼看看差点流口水的老板。

  老板被肉肉压榨成三角的眼睛什么情绪都没有唯独不缺猥琐,厚重的眼皮跳了跳,嘴角又弯起来:“嘿嘿,大人你真是有钱……”

  莱尔文嗤笑一声,抬手掀掉了盖了很久的黑袍:“哦?”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自己仿佛被注进什么东西似的膨胀起来的皮肤,声音也饱满的好像要溢出来:“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你还说我吓人呢。”莱尔文斜睨了一眼垂在鬓角的金色头发,又捻起另一绺还未完全从蓝色蜕变的发梢,阴森森的咧开嘴:“买的到攻猎的皮肤?你可真是不简单呀……”

  “啊、啊?”老板下意识摆了摆手:“没这回事、攻猎的也就那么几个、剩下、剩下都是守猎、的。”“紧张什么。”莱尔文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用一种极其温柔的声音吐出几个惊心动魄的字眼:“看看这长相,独属于纯正勒塔斯人的长相,真是——恶心透顶。”

  老板被莱尔文的语气吓得冷汗涔涔,干笑了几声,咽了咽口水:“那、那我就先下去了,还有客人……您下次再通知我一声,好吧?”说完就把箱子扒拉到自己怀里,想起身离开。

  莱尔文没说话,半闭着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额头,迎着淡淡的月光挑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冲着老板身后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

  “看在你帮了我这么几回的份上……嘛,给你个忠告。”莱尔文眨眨自己弯成一个诡异弧度的桃花眼:“小心那些牙尖嘴利的‘小猎狗’,毕竟年轻,还是有那么几点看头的。”

  老板“啊”了一声没揣摩出什么艰涩难懂的道理来,抓抓头发刚想再问,莱尔文已经朝他挥挥手径直从窗户跳出去消失在黑夜里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发出什么表达惊讶的字眼,就被从天而降的一只手臂打的七荤八素昏过去了。

  “切。”一把拽过躺在地上的箱子,掂量了几下,菲烈斯撇了撇嘴:“喊谁小猎狗呢?!算你跑得快!”像是发泄不了什么情绪一样,菲烈斯原地愤愤的转了几圈,又不满的踹了昏迷的老板几脚,见躺尸的人没什么要醒的意思,自己倒也懒得背这么个实心的肉口袋下去,只好装腔作势的在心里鄙视了一遍跑掉的莱尔文,拖着沉甸甸的箱子下了楼。

  “喂~蒂斯特叔叔~”菲烈斯冲着站在一群士兵中的一位中年金发长官讨好似的挥了挥手里的东西。

  “哦,下来了。”26区的士兵长蒂斯特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菲烈斯,左眼皮跳了跳,语气非常不和蔼:“人、呢?”“哦,打晕了,还没醒呢嘿嘿嘿…”菲烈斯丝毫不会看人脸色的把自己的战利品往前一推:“给~可以加多少分啊?”

  蒂斯特努力压制住滔滔的怒火,感觉血压都升了不止一百汞:“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必须把人带下来啊!”“忘了,下次吧。”菲烈斯自知没理,吐吐舌头毫无诚意的认了个错。

  “……”蒂斯特噎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沓信纸,无力的叹口气:“你从前年开始就是这么在检查上写的…你自己算算,除了普拉跟着你去,你有几次带着人下来过?”

  菲烈斯“哦”了一声,把“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不”使劲咽了下去。

  满脸写着“教子无方”的士兵长一眼就看出来菲烈斯在想什么,示意士兵进去把人带回来:“算了,下回让你哥跟着你点。”

  几个训练有素的守猎冲进了小酒馆,就剩下菲烈斯和蒂斯特在夜风中大眼瞪小眼。“你爸妈让你回去。”蒂斯特先无奈的开了口。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答应自己哥们儿帮他管孩子了,就这么个祸害,搁谁那也没用,照样祸水。

  “不要!”菲烈斯突然下载了一个新词汇:“对不起!我下次保证先把人带出来!行不行?别把我送走!拜托啦!”

  “哼,”蒂斯特本就有想吓吓他的意思:“其实我也没想让…”可惜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飞奔到前面的士兵堵了回去:“队长,人不见了!”

  蒂斯特一时间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卡在原地,菲烈斯反应极其剧烈的“嗷”一声蹦了过去:“什么?什么什么?人不见了?怎么可能?”

  据后来回忆,当时蒂斯特看着身旁上蹿下跳险些要上房揭瓦下海捉龙的菲烈斯,脑子里就那么几个字:

  “让他妈这混蛋小子滚蛋!”

  ………………

  “行了行了,多大一人了还跟孩子置气,有意思啊?”绮丝姨妈白了蒂斯特一眼,让普拉把饭菜端到“禁闭室”去。

  “他爸妈有想接他回去的意思,”蒂斯特直直的望着一旁妻子摆弄了一屋子的花:“你看,要不就把他送回去吧?”

  “呵呵,你舍得?”绮丝姨妈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手下动作不停地给花浇水:“我看?我看这孩子挺好的,你舍得你就送呗,要是送回去要不回来了我看你往哪儿哭去。”

  “………”蒂斯特瘫在沙发上,无言以对。

  菲烈斯在禁闭室无聊的抠墙,地上落了大片大片的墙灰。普拉“奉命”用钥匙开了门:“来,吃点东西。”菲烈斯立马扑上去揪住普拉的衣角:“哥!你劝劝蒂斯特叔叔别把我送回去好不好?”

  普拉完全不鸟他,拍拍他的头:“没办法,谁叫你整天记吃不记打的犯贱呢?”

  菲烈斯:“………”这一定不是他哥!

  “放心吧,不会的,”普拉吧一块温热的面包递过去:“趁热吃点——不过你这是第一次失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