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本初琴笙

本初琴笙 血月残空 2105 2019-05-18 21:57:22

  帝都郊外的阴影遮掩了骇人的景象,数百具无头尸骨纵横交错的排布在一起。比起这惨绝人寰的场面,更令人恐惧的是月影之下的红衣男子,他苍白且如同白纸一般的脸庞因血腥的污血而泛出几道浅浅的红影,乌黑的指尖沾染着尚未清理的血肉,似乎身着的红衣也因遍地的尸骨的血而愈加殷红。

  “殿下。”红衣男子对不远处的阿芒达尔说道。

  “恶目。”阿芒达尔转身离开了现场,他的脸上丝毫没有一丝丝的痛苦与不安,如同一位杀人如麻老练的杀手一般,殷红的月借助残留的云遮掩这可怕的场面。

  “真是可怕啊。”恶目感叹着,刻意的将一枚精致的刻印丢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他们两个……”

  一阵诡异的笑容过后,寂静的夜恢复了平静,恶目故意放慢了脚步,不是为了遮掩什么,只是为了欣赏自己那完美的“杰作”。

  笙懒洋洋的平躺在床上,观赏着静谧的红月,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园落中的声声虫鸣与风呼啸而过的声响、嫩叶拍打的轻声融为一体化作交响乐曲。在笙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一瞬间,笙被拖拽到一处隐秘的角落,急促的呼吸声、清新的体香,笙能意识到这是一个女人。“嘘~”借助短暂的月光与依稀可辨的脸庞,笙看到一张精致的脸庞,虽是毫无装点的素颜,但仍是令人赞许不已的面容。园中人群的怒吼与嘈杂声愈加猛烈,笙的眼前一片漆黑,醒来时双眼被什么布料遮挡住视线,手脚被死死的捆着。笙依稀听见些许声音,碍于身体虚弱、意识模糊,只能辨认出那是女子交谈使用的敬语。一会儿,脚步声渐渐清晰,一种熟悉的声音另笙惊异,太像了。

  “松绑。”笙能清楚的辨别出那是一双女子的手,不过略微夹杂着男人的粗糙。笙努力的睁开双眼,在明亮的光火照耀下,莹琳与一位陌生的女子伫立在笙的一旁。“千鹤,退下。”莹琳一旁陌生的女生礼貌的走出了厅阁,单单留下笙与莹琳。“怎么了?”笙委屈的询问眼前的莹琳。

  “孩子,没事的。”语毕,莹琳将一颗晶莹的药丸塞进笙的口中,笙的视线渐渐模糊不清,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她清楚的看到莹琳脸上的不安。

  戒备森严的禁狱内,一扇阴森的铁门紧紧的封锁着,大概是终年暗无天日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恶心的霉味,潮湿的寒气从四周的青石壁涌出,怨恨的嘶哑声在阴森的牢房中来回波荡,令人不免浸出冷汗。郃伺伫立在阴森的铁门之外许久,他的脸上并没有同情,而是一种由心而发的喜悦。狱卒艰难的推开生锈的玄铁门,在地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白痕。

  “来了。”零毫不在意的问道。

  “呵,想不到殿下也会有今天。”郃伺满心的欢喜都刻画在脸上,毫不遮掩。

  零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郃伺见状便双手死死的钳住零,“不要白费力气了。哈哈~”郃伺尖锐的笑声在黑暗狭窄的囚牢中来回撕裂,就连厚重铁门外等待的狱卒也不得不紧紧的捂住耳朵来抵挡这尖锐的嘲笑。

  “令人讨厌的家伙。”郃伺猛地一脚踹在零的小腹上,零倒在墙角边,唇间鲜红的血液顽强的挣扎着。郃伺死死的拽着零的头发,“殇谷殿下。”零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额头的伤口溢出新鲜的血液,眼前闪烁着金色的星星点点,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来回跃动。但是,纵使零怎样虚弱与无助,郃伺依旧卖力的殴打着意识模糊、瘫躺在地上的零。“起来!反抗啊!”郃伺愈加疯狂,他狠狠的踩在零的脑袋上,碾来碾去,不断的施加力量。“没意思。”郃伺淡淡的说道。“你…就这点本事么。”零努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右手轻轻的抿了抿唇上残留的血液,“怎么,就这点本事。”零站起来了,拖着沉重的步伐,零站在郃伺的眼前,一拳锤在郃伺的右胸,郃伺捂住胸口,艰难的呼吸着。零的脸上铺嵌着一种蔑视或是嘲笑,“呵,就你…”话音未落,零像是被什么遏制住一般,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你啊,该说什么好呢。”红衣男人隐匿于阴森的角落之中诡异的笑着,郃伺踉跄的走出狱房被随从搀扶离开了这尴尬的局面。“失敬、失敬,还望殿下不要怪罪。”红衣男人有意的耸了耸肩说道。“不必遮掩,恶目。”零扶着身旁脆弱的墙站起来,恶目微笑着说道:“这样看着我作甚,这可不是我做的。”

  “呵,你当真笑得出来。”零平静的凝视着恶目。

  “哈、哈哈……”恶目故意停顿,他转身陷入黑暗之中,消失了。

  零凝视着狱房内的角落,他眉头紧锁,一种莫须有的认真与恐怖弥漫在空气之中,零突然大笑,振聋发聩,厚重铁门外的狱卒揪着悬在胸腔顶部的心,几位年长的不得不仓皇离开了禁狱,去呼吸室外“新鲜”的空气。零陷入深深的熟睡之中,毕竟,他身上的瘀青一时半会是难以全部不留痕迹的消除的。零捂着腹部,用右手垫在身体下,左手抿了抿嘴唇上残留的瘀血,眼前浮现出无数的星光,脑袋里嗡嗡作响。

  三神站在蜃楼顶部尖塔的角锋上,凝视着远方即将被太阳与湛蓝吞并的启辰之星。

  “三神大人,许久不见怎会变得如此伤感。”红衣男人抚摸着三神的脸庞,微笑着说道。

  “恶目,非要如此么。”三神问道。

  “哈,后悔了吗?”

  “禁忌之术、力量这些你已经得到了,你该放手了。”三神劝说着面前毫无表情的男人,他的眼中除过黑暗一无所有。他掐着三神的脖子,三神后退到一旁,三神的身体渐渐腾空。红衣男人诡异的笑着,他愤怒的说道:“不够!我要整个凡界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要成为凡界之主,宇宙至尊!哈哈哈……”

  恶目话锋一转,他放下即将呼吸的三神,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三神的脸庞:“不要害怕嘛,我的朋友,继续实施吧。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