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本初琴笙

本初琴笙 血月残空 2103 2019-05-03 17:18:20

  笙含着泪抚摸着自己的伤口,“好痛啊。”

  “谁让你这么懒的。”烛照吐着舌头,“快起来吧,饭都要凉了。”

  “是啊,从未见过有你这样的女生。”幽荧抱怨道。

  “那可是。”笙吐着舌头,微笑的走着。“哎呀-”笙趴在地板上,揉搓着自己的屁股。

  “说大话闪着腰了吧。”幽荧微笑着。“痛啊-”泪水充盈着笙的眼眶,烛照托起笙的身体,安置在一旁。“零,怎么了?”笙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询问道。

  “他啊,大忙人。”烛照叼着纱布咕囔着。

  “嗯?”

  “好了,快去准备。”幽荧命令道。

  “好。”笙接过礼服,被烛照扶着左摇右晃的走向偏殿。

  都城繁华的市集之内,人群的喧嚣一如既往,如同往日一般。

  “大人,布料都已经在这了,您看?”莹琳妩媚的询问道。

  “莹琳阁主,在此谢过。”零礼貌的拱手说着。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不解风情,无聊啊、无聊。”莹琳抚摸着上乘的布料抱怨着。细细打量着楼阁内的装横,无数珍宝随意丢置,名贵的司楠木柜上缠绕着不计其数的珠宝美玉编织的链绳。莹琳阁主披散着温润的青丝、浓郁的红唇、淡淡的眉线高坐在正殿之上,打量着大厅内、零身旁的笙。

  “很好嘛,想不到我们尊敬的殇谷殿下也会……”零紧紧的捂着莹琳,一脸严肃。

  “没什么。”零挠着头回应莹琳。

  “放心,殇谷小殿下,哈哈哈……”莹琳的笑声打破了霖芳阁的寂静。莹琳走到零面前,在耳畔轻声说道:“我的零,你长大了。”零掐着莹琳的脸回应道:“丑老太婆,多管闲事。”笙转过身去,不停的挑选着珍宝,眼睛紧紧盯着零的身影,脸不自觉的红起来。

  “我家这位小大人,就是令人费心,笙以后可要多多包涵。”莹琳牵起笙的手,不停的抚摸着。

  “好,好的。”

  莹琳大笑一阵,认真的说道:“小丫头,想的有点多。”莹琳轻轻的在笙的脑门上敲了一下,“这是我侄子。”

  “夫人……”

  “臭老太婆。”零打断说道。

  “好了、好了,快带笙去量身,我还要赶工的呢。”

  “什么、什么,量身?”笙询问莹琳,双手紧紧的握着。

  零牵着笙走进内阁,锁紧扇门,楼阁内的平静才暂时得以恢复。

  “怎么,三神大人今日竟有雅兴,拜访我霖芳阁。”莹琳冷冷的质问着面容忧伤的三神。

  “没什么,习惯了。”三神回应着,声音中夹杂着不安与委屈。

  “希望如此,大人,放过他吧,他值得拥有这一切。”

  “我会的。”

  “莹琳,在此谢过大人。”莹琳走进内阁,留下独自一人的三神,泪水不停的滴在衣襟上。“零,再见了。”

  此时的内阁里,却是另一番景象。“零,不要看啊!”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啊……”笙害羞的抱怨着。

  “我的小祖宗,你到底在干什么啊。”零退到一边,“我的……头发。”一阵声响过后,只见笙爬在地板上,地板上留有些许发丝。

  “痛啊。”笙自言自语着。

  “还是我来吧。”莹琳上前,熟练的操作着仪器,专注的估读着数据,不停的写写画画。

  一旁的零完全被专注的莹琳忽视了,唯独笙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柔弱的他。

  恢宏的大殿内,来自各方势力的代表早已入座,偌大的正殿变成权利角逐的舞台。一位身份尊贵的大人有条不紊的入座,她清了清嗓子,像是病入膏盲一般,眼神呆滞,完全是瘫坐着的。“现在,针对第135480号特殊事件,联盟基本会第二次审决,正式开庭。”审判长宣布道。伴随着激烈的讨论与争执,三神的脸色渐渐失去红润,她的身体像被什么所遏制住一般,她厌烦了无休止的争论,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她逃脱了这无形的枷锁。

  “三神,你怎么了?”会长向前询问道。

  “没什么,谢会长大人关心。”

  “三神,我必须警告你,他终究难与你白头到老。”

  “会长大人,这是我的私事。”

  “三神,在这里谢过大人了。”三神用尽全身气力逃脱了这个令她恶心的世界,无论是零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是紧紧束缚着她的枷锁,在这个世界,还会有什么令她眷顾的呢?

  “会长大人,千鹤先生到了。”

  “知道了。”

  古朴的偏殿内,一位姑娘静坐在偏殿一旁,手中的茶水早已冷淡。

  “会长大人,您向来都是这么喜欢迟到的么?”

  “实在抱歉,千鹤。”

  “无碍,您交代的事……”

  “多谢、多谢,不愧是我们的Z级经理人—千鹤。”会长半是赞许半是奉承的说道。

  “那人蛰伏组织多年,根系错综复杂,自是难以清除的。”

  “无碍,135480事件的执行人—福特斯,不过是一个喽啰,真正的内幕还没揭晓呢。”杰尔凝视着周围的黑暗,“拜托了,千鹤。”

  “明白。”

  帝都远处的落日,向远方挥洒着最后的辉煌,那光昭示着一个时代的陨落与一个时代的新生,八方大陆的阴暗角落中的“他们”,开始行动了。

  兆元殿内,诸大臣激烈的讨论声惊散了四周的飞鸟。

  “战争是解决争端最为有效、最为迅速的方法。”

  “兵部司使,言之过重,八方大陆七千诸国,奈何你通天本事,怎能掀翻固有的制度。”

  “农科侍郎,不解军事,言之无理,殿下定不可取。”

  众大臣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着,零全然不顾四周的喧闹思索着利弊。

  “够了!”君主的怒吼声轰散了众人。

  “现今,国库空虚,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各国加紧筹备战事,联盟的秩序与地位也岌岌可危,不如暂且派遣代表前往调和,以便有喘息之机。”君主向零询问道。

  “君上,臣子愿前往。”角落中的阿芒达尔说道。

  “好、好、好,吏属司使听令。”

  “臣下,在。”

  “礼使司阿芒达尔,封进三阶,为三都殿阁士,特遣为多罗米王室代表。”

  “是。”阿芒达尔脸庞上并没有什么高兴的神色,他忧心忡忡的接过令牌,这是喜是悲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