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本初琴笙

本初琴笙 血月残空 2018 2019-05-02 20:29:17

  “多么精致的一张脸啊,真是令人嫉妒又羡慕啊。”红衣男人抚摸着人偶的脸庞,可是除过那张装饰性的脸皮之外,只剩下令人恐惧的骷髅了。

  “你怎么这么狠心呢?真是可惜了,这么美的人儿,你怎么狠心呢。”红衣男人嘲笑的质问道。

  “她怎样,那都是你的事,与我无关。”郃伺愤怒的吼道。

  “欧~她被吃掉之前的表情,可是相当惹人怜爱的呢真是让人心疼呢。”

  “所以说,你就是一个懦夫!”红衣男人凶狠的说道。

  “不,我不是。”

  “欧~还想狡辩,你个懦夫,只能乞求强者的怜悯、牺牲自己的挚爱苟活于世。你,不是还有谁会是呢。”

  “不,不,你在说谎,我不是弱者,不是!”郃伺低下头,眼泪嗒嗒的掉在地上。

  红衣男人托起郃伺的下颌,“乖~”

  红衣男人随着一阵怪异的风,消失了。

  “真是美味呢,人的血肉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另我陶醉的,哈哈哈…”

  他的四肢伸展到一种恐怖的地步,黑色的眼眸中充斥着血腥与满足。

  “奴隶,终究只能是奴隶。”

  “谁,是谁,你是谁!”那红衣男人被紧紧的束缚着,挣脱不开。

  “真是的。”那人嘲笑道,一阵笑声后,地狱印记消失在静谧的夜中。

  “他,他是…”红衣男人颤抖着,几乎用尽全身气力才勉强发出声音。

  帝京内,各方势力在阴湿寒冷的角落中密谋着。一项空前绝后的计划早已在遥远的月姬日开始启动,它将会动摇整个大陆,但愿它会失败。

  黎明前夜幕残存的那一缕星光,笙痴痴地凝望着,一旁的阿芒达尔注视着她。“怎么样?”

  “嗯?”

  “参宿比黎,于黎明之际才会显现,它象征着循环与不舍。”

  “被赋予爱与纯粹意义的比黎,只有在秋祭才会显现。”阿芒达尔细心的解说着,他注视着眼中的她,纯粹美好。

  “这个世界,真的会有轮回么?”笙认真的询问道。

  “会有的,鲲掌管身形、玖掌管命运、异掌管灵魂而泽掌管轮回。”零仰望着夜幕在黎明之前的最后一丝挣扎。笙微笑着,因为这个简单的问题,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人认真的回答。“是啊,这世间的一切尽数被那些先贤所掌握,我们不过是台上的戏子。”阿芒达尔感叹道,比黎消失在金色的光辉之中,是啊,这世间的一切早已被“他们”所安排,一切只是徒劳的挣扎。

  禁宫劲竹的葱郁之中,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年沉溺于“力量”之中。郃伺半是恭维半是嘲笑的鼓着掌。

  “不知大人,今日有何事务,要拜访我荧幽阁。”

  “公子见笑了,臣下不过是略表臣子之心。”

  “您的心意,我自是接受的,但我尚且年幼,即位,也仍是要仰仗殇谷殿下的。”

  “这倒也是事实。”郃伺附和道。“不知公子能否赏脸。”

  “大会,我是一定要去的。”柯斯打断郃伺的邀请,示意身旁的随从们。

  “郃伺大人,请。”

  “好、好、好,公子,请。”郃伺大步走出荧幽阁,脸庞萦绕着难解的笑容。

  “这样的继承人,怎么办才好啊。”郃伺嘲笑着。

  “三神大人。”

  “殇谷殿下。”

  “殿下,近来别来无恙。”

  “三神大人……”

  “殿下的事,臣下已解决妥当。”

  “真是烦扰您了。”

  “这毕竟是臣下的职责。”

  零静静地望着三神离去,多少年来,她从未逾越过那一道浅浅的界限。

  “三神大人,联盟针对第135480号事件,行动代号‘钢铁’正式向您下达最后通牒,望大人配合。”

  “明白。”

  “三神大人,事件情节恶劣,联盟依照协议备用议案——”

  “会长大人,我尊重联盟协议公约。”

  “第135480号事件,行动代号‘钢铁’,第一次议案正式结案,现在全体起立。”

  众议长起身站立,“休案。”随着审判长一声令下,众人有条不紊的离开了大厅。

  “三神,这次……对不起了。”

  “无妨,这本应是我的职责。”

  “可是……”

  “联盟的决定,我会遵守,但劳烦会长秉公执事。”

  “三神,你还在怪我么?”

  “会长大人,在下——”

  “我知道,你终究不会原谅我的。”

  “我会帮他的。”

  “三神,在这里替殿下谢过大人了。”

  “哈……”

  远处的天空绽放出无比清澈的混沌,这漫天的星空、笼罩世界的混沌,另那渺小的身影流露出悲伤的颤栗。“对不起,对不起……”三神的双手紧紧掩埋着委屈的泪。

  数亿光年外的那颗星球上,一场秩序大战拉开了尘封的序幕——结束了这个世界的“精灵时代”,自那久远的太古时期起,人类的足迹便迈进“历史时代”。人类的世界划分为八方大陆,连年的内部征战,人类的实力愈见虚弱,为此精灵的势力介入。在持续百年的漫长争辩与讨论中,诸国领袖与精灵达成共同议案,规定各方势力的权限及其势力范围,各方势力推举议长,组成议案基本会,由精灵势力推举会长组织基本会成员形成高级议会进而由高级议会直接管理“猎人”。但是,隐匿在各方势力中的“他们”永远不会停滞自己复仇的脚步,这个世界的和平岌岌可危,联盟的秩序与地位也变得风雨飘摇。

  “殿下,该出发了。”目眠一大早便伫立在正厅前。

  “哎呀呀,好无聊。”烛照抱怨道。

  “目眠,出发吧。”零回应道。“幽荧,拜托了,那个……小懒虫。”

  “放心吧,昨晚那么猛烈,还是得我收拾。”零冷视着幽荧,幽荧瞥了零一眼“好、好、好。”零与目眠一同走出了偌大的庭院,消失在喧闹而又平静的集市中。幽荧凝视着眼前沉睡的女孩,心想着:“这孩子到底是多能睡啊!”

  “大懒虫,快给我起床!”烛照吼完便一口咬在笙的脚丫子上。“痛、痛、痛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