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本初琴笙

本初琴笙

血月残空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4-06上架
  • 1359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本初琴笙 血月残空 2287 2019-04-06 14:32:22

  零

  如果说,在我漫长的一生中有过什么过失,似乎就是忘记了自己也会—爱。——2019年9月17日引子

  “我们生而如同大海泛起的泡沫,死如静谧春日的残雪”凝视着沉寂的黑夜,声带战栗的发出最后的喑哑。“该死,完全无法动弹!”,嘲笑般的自言自语道。“人类,不堪一击。”这嘲弄的语句来自“他”鲜红嘴角缝处挤弄而出的,面庞从未有过颤动,消逝抑或是死亡诸如此类的辞藻,于“他”不过是司空见惯。“相信吗,总有一天你也会畏惧死亡,那时你会真正的死去。”,这预言般语句的最后一个音节结束之后,它的主人也随之紧闭眼眸,永远的离去了。“笙,我们的孩子名为——修”。

  第一章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没有忧愁、争斗抑或是性命之忧,生存于泥土之上,消逝于晨光之间。“曼柯蒙罗家族,注定在孤独与黑暗中追寻自己的存在。”,诸如这样的语句,在父亲牵引着我走进田园的那一刻起,就早已消失不见。“曼柯蒙罗家族的小斯要学种地。”、“曼柯蒙罗家族的继承人,要靠种地过活。”,我是不知道为什么都用这样的语句评论或是诸如此类的眼光打量我。“人生,是要靠双手开辟前行的。”,父亲是这样说的,我也是这样遵循的。在那个秋日硕果累累的清晨,田园里的农民,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和父亲,秋日的晨露溢出南瓜的香甜、朱方的炽热,这里的一切的一切充满着活力和热情。父亲很高大,留给我的只有背影与肩膀,满是茧子的大手总是抚摸着我的额头,他肩上的耜,显得软弱无力,额间的汗水湿润了他的脸庞,散入泥土之中。我总是这样痴痴的望着他的背影,就像蜷缩在母亲怀间一样听话、柔软。伴随着田间空气咸湿的味道、泥土敦厚的芳香,我追随着父亲的脚步,在田间努力的前行。嗯,这就是我的未来,至少是一部分的未来。月间的晨星再次升起,我蜷缩在母亲的怀中,静听着音阶的上下浮动。母亲的琴声总是有令人沉静的魔法,渐渐熟睡,梦到了遥远清晨的豆角与麦粒,铺撒在一片广阔的原野,麦粒的香甜牵动着鼻翼与味蕾。醒来,饭餐早已制备,父亲照旧将我放置膝上,由母亲一勺勺向我口中抵去,时不时撒着娇的我,总是能令父亲和母亲流露出温暖的笑容。夜晚的都城总是喧嚣与骚动的,父亲将小小的我置于肩上,我痴痴地望着这繁华与喧嚣,母亲于一旁用荷香四溢的手帕擦拭着我的口水,小小的我与温暖的肩膀,一起入睡,忘却时间与世俗,留下的只是对世界的温柔。

  朱方清晨的啼叫,总是伴随着某人的不情愿。曼柯蒙罗家族的人不畏惧时间的流逝、世事的变迁,但惧怕清晨的到来,因为我是一名十足的赖床斗士。除过父亲亲自用“教育”的方式,母亲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我撼动的,我照旧能与床如影随形相伴到启辰陨落。幸得有多罗米王室这样的统治者,我才能拥有完美的清晨。有时放肆一点会沉睡至父亲归来,不过幽荧与烛照的喧闹是不会令人有好睡眠的。“安静一点,让我睡会儿。”埋怨的说道。幽荧撕扯着楠木的枝干,烛照追咬着蛱蝶,朱方高亢的啼叫使得园中总有生命的活力。母亲拿我没有办法,我拿这两小只没办法。哎——长叹一声,这是报应。有这两小只,虽不会遭受父亲的皮肉之苦,但也是筋疲力竭不情不愿的与清晨相拥。晨餐是在马蹄声声中进行的,那时曼柯蒙罗家族没有什么严明的规章、或是卑微的奴仆,以后也绝不会有这些世俗的存在。

  遇见她的那个寻常午间,父亲一如既往与母亲漫步在日暮河畔,我则追着蛱蝶与烛照、幽荧一同欢闹。无名亭的声声琴鸣,传来勿忘我的思念。“琴音,伴随着寒霜的凄冷。”母亲眉间一紧言语道。这时的我,抱着烛照提着幽荧,气吁吁的喘着与年龄不符的粗气径直闯入幽静的气氛。“这是谁家的孩子,在这胡闹,快出去。”老妪说。母亲:“零,不要叨扰到姑娘。”“无妨,公子想必也不是有意的。”静坐一旁的她说道。我能看到她指尖的伤痕、脸庞的泪痕,虽不知有何种神秘的力量,她发间的勿忘我渐渐明亮,散发出淡淡香痕,她吸引着我的目光,仔细欣赏着她的妆容,渐渐入神。直到探寻到脚踝时,才停止这与身份不符的无礼。当她的目光与我的眼睛交织在同一直线时,我能看到她淡蓝色的瞳孔折射出温柔而又静谧的世界。是的,在那一瞬不知是何种力量,我与她从此交织在一起,忘却了母亲的言语、老妪的粗犷、父亲的神色,只有我们的世界,散发出淡淡的花香。隐约雷鸣、切切私语,不知在父亲的怀中熟睡了多久,抬头于眼间的只有父亲的笑容。“醒了么,小懒虫?”这是父亲的音色,充斥着成熟与温暖,总是能令我心安。“那位姑娘似乎是诺奥利维斯家的姑娘偶,零。”烛照说。我的脸庞似乎覆盖了什么,炽热的难以忍受,“嗯,这怎么了。”幽荧:“烛别逗他了,脸要红成苹果了。”是的,无论怎样掩饰,她的身影、她的味道、她的气息成为我难以遗忘的宝物,那皎洁的明月散发的温柔,萦绕在夏荷的身影之间,月色真美。“你的名字是什么”、“你喜欢什么样的动物”、“你喜欢什么样的气味”,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这样简简单单的问题都是如此令人心醉的。“你喜欢我么?”,我猛地从床上翻身,双手拍打着脸庞,“我怎么能想这样的问题,不行不行,这太不正经了。”重复着这句话,心中尽是害羞与炽热。

  偶然的机会、缜密的计划,我得以与她独处片刻。花苑中的菊花溢出的羞涩,我的手紧紧交织在一起,她的目光四处传递,丝毫不肯施舍给我。烛照与幽荧,呆坐在梧桐上,紧紧地盯着我俩。“这小子太没出息了,将来肯定被吃的死死的。”烛照嘲弄的说道,“你以为谁都向你一样,脸皮厚的能垒砖。”幽荧在一旁挖苦说。望着秋日的枫叶,母亲的琴声传来,悠悠绵绵传递的是母亲与我的暗语。逐步打开尘封已久的勇气:“你觉得……,勿忘我怎么样?”,她羞涩的脸牵动着我的心弦,在我耳畔的声声辞藻,是我一生守护的缘由。

  “我啊,想一直记得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