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逐梦不知归

第六章:发布会

逐梦不知归 风光火谱曲 3268 2019-04-02 18:44:45

  白夜街在梦市最边缘,几乎约定俗成的,没有人敢踏进这里。这里是梦界最大组织“第二梦”的据点。

  三层的仿古小楼坐落在水榭庭院里,每层的廊檐下都悬挂着灯笼,十分古朴。

  第二梦的会长就坐在三楼的窗台边,他无言地望着“夜空”中虚幻的月亮,冰冷的月光划过他覆着面具的脸。整栋小楼,只有这一扇窗,也只有从这里才能与“月”对视。

  “梦主?”一个身段窈窕的女人从珠帘后走出,轻声唤道。

  “你说吧,舒湄。”

  听到允许后,舒湄才继续道:“最大的夜人组织‘血蝠’要求持有梦市的第二支配权。”

  这几年第二梦不断扩张,不断发展着子协会,如今连夜人组织也要纳入麾下。血蝠是夜人中最大的组织,不服也是理所当然。

  “可笑。”梦主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舒湄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退了出去。进入第二梦不过两年,长期伴在这个男人身边,她深知他阴晴不定的性格。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舒湄知道只需过几日,血蝠的会长便不会说出这般狂妄的话了。

  离开前她悄悄回头看了眼珠帘之后,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梦市的月永远都是弯月,像一只眼,冷漠地俯瞰着一切。

  这时在远离梦市的一个梦境泡里,闯进了一位不速之客。他身材高大,脸隐藏在骷髅面具之下。这个梦境泡很大,是正常的三倍之多,他就这般自如地进入了,脚下是一直延伸至前的血色道路,两旁的与其说是建筑不如说是废墟。

  腐臭的尸体杂乱地横在道路两边,甚至还有断手、断腿,男人看也不看,直直往前走。宛如他才是这个修罗地狱的主宰者。

  俞往前,尸体越多,“活”着的人也愈多。他们眼里发着红光,看到男人的出现如同发现了美味的猎物一般扑上来。男人毫不慌张,右手自血色的空气中拔出一把大刀,硬生生地把扑上来的一“人”从中斩断。

  他就这样从容不迫地杀出了一条血路,面上的白色骷髅溅上了血,十分可憎。

  “老土的设定。”其余的“人”都忌惮男人的大刀,畏缩在一边不再上前。

  这是一个设定梦境,即设定了世界观与背景,强迫你适应规则,若适应不了就会被规则反噬。这种梦的规则一目了然,有种挑衅之意,可是它的消耗强度太大,若是换了一般的夜人,是遭不住这种消耗的。

  他继续往前走,鲜血顺着刀刃滴落,淌了一路。前方血雾弥漫,迎接他的是一只巨大的蝙蝠。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梦主?怎么有空来我的梦里做客了。”骑在蝙蝠上的是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一看面相就暴戾无比,这是血蝠的会长。

  “这种规则一目了然的梦境,哪里有趣了。”

  “呵,规则?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换做别的人,早就死在前面了,知道规则改变不了有毛用。”血蝠会长阴笑着,继续说:“就凭你还想骑在老子头上,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以前做的那些事。”

  梦主毫不在意地附和着笑道,“我想你没有说的机会了。”

  “什么——”巨大的蝙蝠惨叫一声,迅速消散,血蝠会长不敢相信地回头,“怎么是你......”

  站在血蝠会长身后的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之一,林庭。

  “梦主,看你处置了。”林庭摊摊手,表示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事。

  血蝠会长瞪大眼睛,突然狂笑,“哈哈哈哈哈哈,杀了我又如何,你还是不如隐士,他一定会——”

  “抱歉,他已经死了。”血蝠会长构建的梦境开始瓦解,梦境的规则被破坏,梦境的主动权现在掌握在梦主手中。他冷冷地说完这句话,从土地里长出无数粗壮的藤蔓,仅仅绞着血蝠会长,很快他就断了气。

  “就让你像他一样好了,也算是陪葬。”梦主说完就消失了,只留下林庭一人。

  “隐士?”林庭蹲坐下来,毫不忌讳地靠着前血蝠会长的尸体,“那是谁。”

  此时在现实世界,沈逐音才迷迷糊糊地起来。

  “都十点了,你还睡。”涂苏没好气地道。

  “又没有课。”

  “你太懒了。”涂苏有些无可奈何。

  “才没有。”

  涂苏见沈逐音还窝在被子里,毫不客气地上去把被子一拽,“快点起来吃饭!”

  即使有涂苏的催促,沈逐音还是捯饬了一个多小时,等她们吃上饭时已经十二点多了。

  “这么好的天气你还想宅寝室?”吃饭时,涂苏吐槽道。

  沈逐音一直不懂宅在寝室有什么不好的,出去也没什么意思,每次跟涂苏去逛街,她都是进店了找地方坐着,只对吃东西感兴趣。

  这条商业街是新开的,怪不得涂苏那么着急喊她起来。商业街中心的大楼此时围满了人,远远地听,好像在开什么发布会。

  “走,我们过去看看去。”涂苏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不由分说地拉上沈逐音就往人堆里挤。

  沈逐音最讨厌去人多的地方,她叹了口气,插着口袋站在涂苏身边。涂苏个子小,借着体型的优势带着沈逐音挤到了最前面。

  “游梦科技研究公司,逐音你不知道吗?这个公司研发的助眠仪器据说特别有效,旗下还有疗养会所和心理咨询室,我爸经常去呢。”涂苏不顾沈逐音感不感兴趣,滔滔不绝地说。

  “助眠?”

  “知道你不关注时事,现在因为压力患有失眠症的人越来越多了,所以我爸才去疗养。”涂苏的家境很好,好像开了好几家公司,沈逐音只知道这么多,她不太爱问这种闲事,都是涂苏说了她才记住的。

  不过,助眠仪器真的有用?沈逐音很是怀疑,她觉得睡觉是自然而然的事,助眠仪器原理会不会像安眠药一样?不可能全然没有副作用吧。

  “时隔一年,我们针对二代助眠仪所呈现的缺陷,研发了第三代助眠仪。和以往不同的是,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第三代助眠仪采用一对一订制......”

  沈逐音听着有些犯困,她看着旁边听得全神贯注的涂苏,想着要是现在发售,肯定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大喊:“我全买了!”这主持人话也太多了吧,啥时才说完放她走啊。

  “这次为了让用户得到最好的体验,我们公司还与S大附属医院精神科研究室的专家......有请何宇骁医生发言——”

  沈逐音生生被这个名字惊醒,要不是台上说话的真的是何宇骁本尊,她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一个人。何宇骁穿的很是正式,原本就自信的他站在台上更是神采飞扬。据说何母年轻时就是校花,何父也生的极为端正,这家伙真的吸取了父母的好基因,沈逐音身后几个年轻女孩已经在交头接耳要不要发布会结束就去要他联系方式了。

  “我是说他这学期怎么那么忙,原来是因为这个。逐音,你不知道吧,何宇骁准备攻读博士了。”

  “欸?”沈逐音还真不知道。

  涂苏气的戳了一下她的脑门,“他是你的发小,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跟我说啊。”沈逐音辩解。

  “还非要跟你说的?你不会主动了解。”涂苏重重叹气,恨铁不成钢地道。

  听涂苏这么说,她好像从未主动问过何宇骁关于他的事情,也许她还是抱着小时候那种相处方式,何宇骁无论什么事都是不等她发问,就主动告诉她了。

  “沈逐音,我又考了第一呢,你呢?让我看看是不是又是倒数啊。”“沈逐音,明天我辩论赛,一定要去!”“沈逐音,这周我放假,一起回家。”“沈逐音......”

  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主动说自己的事了?沈逐音想到上次一起回家的时候,何宇骁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她也没放在心上,难道他那时想说的就是这个吗?

  沈逐音沉思,第一次察觉自己对何宇骁太疏于关心了。涂苏拼命挥手,何宇骁很快就被吸引了,一看竟然是沈逐音和涂苏,他惊了一惊,转而笑着点了点头。

  发布会结束后,沈逐音决定好好问问他,他一定很开心吧。从小何宇骁就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老师们的好帮手,同学们的好榜样,邻居孩子中的“眼中钉”,当然只限于沈逐音眼中。因为他两经常一起玩,大院里的大人总拿他们来对比教育自家的孩子,比如“你要好好向何宇骁哥哥学习,不好好学习的话就变得像沈家小姑娘一样知道吗!”总听着这种话,她沈逐音能不头疼吗?

  为此她曾经单方面“疏远”过何宇骁一段时间,奈何何宇骁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她只好作罢。

  甚至何宇骁选择了医学,她也没有问过。看着何宇骁在台上自信的样子,看的出来他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好啊。

  那么她想做的是什么呢?沈逐音迷茫了,现在她的重心全在另一个世界里,沈逐音想起之前她曾对一个苏醒者说过:“就算这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也是虚假的,不要过于沉溺。”随着她对梦界的深入,她真正的可以分的这么清吗?

  “很多人就是这样,在这里几乎无所不能,什么都可以创造,一旦回到了现实世界,要是心智不够强大,这种落差足以把一个人击垮,从此分不清虚幻与现实。”这是叶归曾经说的。

  梦界的事她没有告诉涂苏和何宇骁,如果哪天她真的沉溺其中了,换谁让她清醒?

  试着跟他们说说吧,沈逐音想着,握紧了涂苏的手。涂苏虽然觉得奇怪,还是用力捏了捏她作为回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