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逐梦不知归

第四章:新的梦境

逐梦不知归 风光火谱曲 3056 2019-04-02 18:44:01

  之后连着五天沈逐音都没有见到叶归。不过这也不奇怪,当初要不是她耍无赖让叶归教她这个教她那个,不仅是再也见不到,连名字也不可能知道。沈逐音想到初构梦的时候,她连在梦境里植入一棵树都费劲。叶归倒不着急,安静地在一旁陪着她,哪怕一整个夜晚她只能造出一棵树......沈逐音是个急性子,造了半天啥都没造出来索性不干了在一旁生闷气的事时有发生。每到这时叶归都会轻飘飘地告诉她诀窍。

  “你刚才怎么不说?”这人是不是存心和她作对,看她急成那样很好玩吗?

  叶归就当没听到,指点完江山后继续闭目养神。

  花了近两个月,沈逐音才造出梦境里的风景。梦里的小屋是以前她和沈无音一起住的,然而后来毁于大火。周边的景色虽是虚构的,却是她想去的地方。小桥流水配上杨柳,远处还有欢声笑语,屋子里还有一个等着她回家的人,这是她最想过的生活。

  “这里很好。”叶归难得地认同了她的构想,“以你现在的能力来说,可以了。”

  不知是不是叶归也喜欢这里的原因,她经常可以在梦里看到他。可是她从未去过叶归的梦境。就算和叶归在一起再随意,她也不曾问过这个问题。也许是认为神秘如叶归,能做到的仅仅只是告诉她名字吧,即使这个名字也可能是虚假的。

  叶归是真实存在的人吗?还是梦界听到她的呼唤,“赠予”她的领路人,就像npc一样的存在。见不到叶归的时候,她经常会想叶归现在在哪里,平时又在做什么,他看上去比自己大了好几岁,在现实世界应该工作了吧?这样沉默寡言的他会干什么工作呢?

  要是在现实世界里也认识他就好了。有时沈逐音会产生这样一个念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想。她完全不了解叶归,同样的,叶归也不曾问过她任何。

  现实世界现在是十一点,寝室依旧只有她一个人,沈逐音看着缠绕在手腕上的项链,精巧的月牙形吊坠静静躺在手心里,其中蓝色的珠子在小夜灯的光芒下发着柔柔的光。

  “这对你来说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呢?”沈逐音握着月牙吊坠,缓缓进入了梦乡。和平时不一样的是,今晚的她进入梦境的时间格外长,明明一下子就可以找到的“门”,现下摸索了半天,还是找不到。

  到底怎么回事?“门”就在这里才对啊——吊坠上的蓝光闪了闪,直直指向一个方向。沈逐音奇怪地往哪里按了按,“门”被打开了。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栋小屋,正是她以前的屋子,可是周围的景色不是她构建的小桥流水,杨柳堤岸,而是曾经居住的大院。

  这是她真正的家,没被大火侵蚀的家。

  大院里没有一盏灯,夜空中没有星,只有半隐在云雾后的弯月冷冷地注视着一切,一点也不没有诗人笔下的所描绘的那般温柔。她与冷月对视,恍惚间又想起了那个死在火中的女人。

  “姐姐......”沈逐音喃喃道。她看着月亮,思绪穿越回十二年前,自己十岁生日的那一天。

  那天一直到晚上,姐姐都没有回来。九点半了,家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下午六点,她收到了同院的何宇骁送的礼物日记本,此后便一直在家里等着姐姐回来。姐姐答应过她的,十岁生日这天会给她一个惊喜。

  屋子里静的只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转动的声音,沈逐音蹲坐在门边的沙发上,一听到外边传来脚步声就拨开百叶窗看看,可惜都不是姐姐。沈逐音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这时是九点四十五分。她习惯性的打开电视,并不是电视节目有多好看,而是害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家里只有自己时,空气仿佛都是静的。她害怕这种感觉,空气冷冷地流动,轻轻在她耳边低语,让她不寒而栗。就仿佛这是一个躲藏在暗处的怪兽的呼吸一般。

  九点五十,电视节目接近了尾声,片尾曲十分的悲凉,吓得沈逐音赶紧换了台。十点了,节目结束,沈逐音感到有点困,但还是努力撑着眼皮等着姐姐回来。姐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最迟都不会超过九点的。沈逐音有点慌了,姐姐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遇到歹徒还是遭遇了车祸?沈逐音吓得坐起来,想去对面的何宇骁家借电话。

  她拨开百叶窗看了看对面的何家还亮着灯。聒噪的蝉鸣更加催生了沈逐音的心急,正当她打开家门想要找何宇骁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唤住了她,“逐音?”

  姐姐回来了!沈逐音惊喜地看向院子门口,一个长发女人正站在路灯下。尽管女人背光看不到表情,仅仅凭声音沈逐音就感受得到女人的温柔。

  沈逐音冲上去抱住女人,委屈的想哭。她吸了吸鼻子,想阻止眼泪流出来,这样太丢人了,姐姐肯定要笑她的。

  “对不起啊,逐音,今天有点事回来迟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沈无音牵着她的手进了屋子。沈逐音瞟了一眼挂钟,这时是夜晚十点过十分,“不过我可没忘记今天是我们逐音的十岁生日。”沈无音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纸袋,用眼神示意沈逐音打开它。

  沈逐音特别喜欢看姐姐笑,姐姐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眼波如水,柔柔地流动注入沈逐音的心里,温暖的让她舍不得挪开眼。

  “这是什么?”沈逐音好奇地问。

  “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沈无音神秘地眨眨眼睛,在沈逐音犹豫时突然伸出手,装作要拿走纸袋的样子,“再不拆我就拿走了哦。”

  沈逐音急了,连忙护住纸袋说:“说好了给我的,不许耍赖。”沈逐音抱着纸袋走到桌前,拿剪刀仔细地剪开封口,生怕一个没剪好,会让纸袋破相一般。

  “剪那么小心做什么?”沈无音接了杯水,被妹妹那么小心的模样逗笑了,“只是一个纸袋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宝贝。”

  沈逐音小心地剪开纸袋,答道:“我觉得这上边的图案很好看。姐姐你看,这上面画的两个女孩像不像你和我?”

  听妹妹这么一说,沈无音才注意到纸袋上的图案。上面画的是两个拇指大小的女孩手牵着手,并排坐在枫叶小舟上,两岸都是鲜艳的似二月红一般的枫树。女孩们笑着望着前方,满眼都是憧憬与希望。

  “那么逐音你觉得这里面河水的尽头是什么?”沈无音问道。

  沈逐音想也不想就说:“肯定是家啊。有我和姐姐的家。”

  沈无音突然不说话了,她若有所思地看着纸袋上的图案,过了一会才说:“这还称不上是家。”可是十岁的沈逐音并不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她只是不懂姐姐为什么那么说。在她看来,只要有沈无音在的地方,就算只是一个破草棚子,也是她的家。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沈逐音专心手中的纸袋,她好奇姐姐给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她紧张地拉开纸袋开口,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忍不住惊呼。

  “这是......”纸袋里边装的是一块小蛋糕,边上还有一个小熊玩偶。蛋糕圆圆的,只有沈逐音手掌大小,披着黄黄的奶油,正中间是一颗红红的长得十分可爱的水果。

  “这是樱桃。”沈无音笑着告诉她。

  樱桃,这是沈逐音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水果。

  沈逐音拿起小勺挑了一口,奶油入口即化,甜得就像彩虹化在嘴里一般。这是她第一次吃蛋糕。她挑了一勺想喂给沈无音,却被姐姐笑着拒绝,“今天你是主角,你吃吧。”。

  那颗小樱桃沈逐音一直舍不得吃,为此被沈无音拿着打趣了好几天。比起蛋糕,她更喜欢那只小熊玩偶。沈无音不知道的是,那个玩偶在之后的好几年里成为了沈逐音精神上唯一的依靠。

  冷月渐渐隐于云雾,下雨了。又是这场驱散一切黑暗的雨,沈逐音收回思绪,纸袋上两个女孩手牵手的图案随着回忆慢慢在雨中淡化。

  这之后的回忆沈逐音不敢再想下去,至少在此时,让她暂时远离那场大火吧,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假装又回到了曾经的家中。

  “逐音......”轻柔又熟悉的声音似乎从另一个世界穿透而来,不惜跨越了时空也要传达到她身边。沈逐音猛地回头,背后应该是居民楼的地方变成了一条小路,弥漫着雾气。

  沈逐音被声音所牵引,无意识地走过去。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那种纯粹虚无的白潜移默化地接替了浓雾的“职责”,把沈逐音困在了这里,这早就不是单纯的梦了。

  她开始寻找出口,但是面对白茫茫的四周竟无从下手,只得继续往前走。这时熟悉的场景倏地取代了一片白,如同席卷而来的潮水,还有那落在视线尽头的,捉不到的白月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