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逐梦不知归

第二章:忘不掉的过去

逐梦不知归 风光火谱曲 3115 2019-04-02 18:42:39

  只有这里是不会变的吗?沈逐音摘下口罩,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口罩下的脸和郑杉所想象的差不多,皮肤白皙,嘴唇很薄,配上那双狭长的眼,如同猫一样的神秘,微微上扬的嘴角又显出一丝藏匿不住的张扬。

  叶归看着她,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几乎一样的脸庞,气质却是截然相反的。

  “像你这样的应该叫做领路人。”叶归指的是她帮助郑杉一事。

  “我不是纯粹的乐于助人。”沈逐音表情冷了下来,“你也知道最近很多夜人袭击苏醒者,我只是想再找到那个人……”她的眼前似乎又燃起了大火,贪婪的吞噬一切的大火,一闪而过的黑影。这么些年来,黑影的轮廓渐渐清晰。

  “都说那场火灾是意外,怎么可能。叶归你知道的,我现在看的越发清晰了。”沈逐音淡淡道。霎时间原本安详宁静的小院燃起了大火,欢声笑语扭曲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喊。蓝色的天漫上血色,黑烟翻涌如同恶魔。

  “你的念能又提升了。”叶归发现沈逐音已经可以快速重构梦境了。念能是梦界里的术语,指的是对梦境的掌控。从苏醒者到旅行者就是一个念能的进阶,到了旅行者这一阶段,念能会分化为不同的能力。

  “你看那个黑影。”沈逐音伸手,浓烟后的黑影在他们面前放大。那是一个独眼男人,右脸颊上还有一条伤疤。

  叶归不似沈逐音那样激动,平静地说:“这只是梦。”

  “我知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来我的梦?你也看到了他身上的纹身,那是夜人的标志。要是夜人的话一定不会什么都不做就离开吧?”独眼男人的脖子上纹着一只满嘴尖牙的蝙蝠。

  沈逐音默了片刻,继续说:“所以他一定知道什么,说不定就是他把姐姐……”

  “你成长的很快,可是还不够。”风过,抚平了大火,绿了大地,又恢复了最开始的样子。叶归看着小院里孤零零的屋子,继续说:“你的梦境看似简单,也没有层次,这样的梦境虽说难以揣摩与破解,实际上破解也十分容易。只要理解了核心就行,我想核心就是‘回忆’对吧。”

  “夜人大多都是解析梦境的高手,只要毁了这栋小屋,就可以控制你的领域。”叶归未等沈逐音反驳,就从门之后消失了。

  沈逐音怔怔地坐在门口,往往背景复杂的梦最容易暴露核心,没想到她的也……果然她和叶归的差距还是很大吗?

  她是半年前才苏醒的。目睹姐姐死亡的噩梦一直占据着她的夜晚。梦里“”的她永远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重要的人慢慢消失在眼前,只能一遍遍品尝失去至亲的痛苦。苏醒的过程花了七天,从初有意识,可以思考,再到可以迈出左脚,最后可以改变噩梦。也是在最终苏醒的时候,她遇见了叶归。

  “你是谁。”出现在大火里的是一个穿着黑衣,带着兜帽的男子,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

  而她恍惚间也差点忘却了自己的所在。

  “这是你的梦。你害怕大火?那就浇灭它好了。”雨击退了大火,驱散了阴霾。天空渐渐放晴,似乎还有浅浅的彩虹。

  这个人就是叶归,梦界的“隐士”。在沈逐音的“死缠烂打”下,叶归成了她在梦界的“师父”,告诉了她梦界的规则,还有造梦的技巧。明明不能暴露本名,沈逐音执意打破了,作为“交换”,她得知了他叫叶归。除此之外她对叶归一无所知。

  “你真的在现实世界里存在吗?不是像游戏里的npc那种?”这样的话沈逐音问了无数次,叶归都像没听到一样拒不回答,分外神秘。叶归就像他的代号一样,他这样的人就算存在,也只有深山老林适合他。

  回到现实世界时是上午七点。不巧的是今天早上有课,原本平时就算迟到她也是不慌不忙的,今天的教授偏偏喜欢点名,待她一路狂奔到教室时刚好叫到她的名字,实在是万幸。

  “这边这边。”好友涂苏在另一边对她招手,沈逐音一坐上座位便开始补觉。

  两节课就被她这样睡了过去,今天是周五,只有上午的课。吃饭的时候,涂苏刚问沈逐音下午有没有时间,余光不由自主地被一个笑容灿烂,似乎沐着阳光而来的男子吸引了。

  “逐音,那不是——”涂苏马上反应过来,推了下低头吃饭的沈逐音。

  沈逐音抬头,看到那人笑着过来,顿时有点不好的预感,“何宇骁,你怎么来了……”

  “我买了两张回J城的车票,刚好你这几天都有空,不许推脱。”何宇骁是沈逐音的发小,不过大她两岁而已,总以“长辈”的身份自居。同从小不务正业,有点叛逆的沈逐音不同,何宇骁一直是大院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天天被家长们拿来比较。

  “你不是才一百度近视吗?怎么戴起眼镜了,啧啧,越来越像斯文败类了。”沈逐音知道没办法找借口不回去,气的拿他眼镜说事。

  涂苏听沈逐音这么说,本来就文质彬彬,俊秀的何宇骁配了个银边眼镜,真的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样子。

  “逐音你好久都没回去了,该回去看看了。”涂苏劝道。

  沈逐音埋头狠狠地扒着饭,谁想回那个冷冰冰又不欢迎自己的地方。

  “我哪有家。”

  何宇骁听沈逐音这么说,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她的头,“我妈昨天就把房间给你收拾好了,你说的什么没心没肺的话。”

  涂苏也知道沈逐音家的状况,也不多言,附和着何宇骁的话说:“刚好我这个周末也有事,我陪不了你了,你还是回家吧。”

  “你刚刚都还问我周末有没有空的。”

  涂苏装作困惑的样子,“我有吗?”

  沈逐音没了辙,和何宇骁回J城的事算是默认了。

  吃完饭,沈逐音回到寝室慢悠悠地收拾东西,想着能拖多久拖多久,最好错过时间。谁知何宇骁说:“现在一点多,我知道你磨叽,买的四点的票。”

  一路上沈逐音都生着闷气,看着何宇骁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她扯东扯西更是来气。

  “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好端端的干嘛要回去。”沈逐音没好气的说。

  “这几个月看你天天闷在学校里,带你回去散散心。要是在不出去透气,你身上都该长蘑菇了。”

  沈逐音知道说不过他,索性戴上耳机压低帽子睡觉。从小到大,论贫嘴她就没赢过。

  S市和K城很近,一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何宇骁一手拽着才睡醒迷迷糊糊的沈逐音,一手拖着大箱子。好不容易拦到出租,他马上把这两个累赘塞了进去。要不是后备箱只能放一个箱子,何宇骁恨不得把沈逐音也塞进去。

  “别装睡了,下车了。”何宇骁早就看透她的伎俩,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拉出来。

  “我跟你说,你这样注孤生的。”沈逐音“恶狠狠”地道。

  何宇骁毫不在意,“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吧。”

  早在五年前,何家就搬出了大院,住进了市中心的小区。一听沈逐音要来,何妈妈做了一桌子菜。

  “真偏心,要是我自己回来肯定只有馒头咸菜吧。”何宇骁故意酸溜溜地说。

  何妈妈十分的热情,吃饭间一直关切地问她的近况,并不断嘱咐何宇骁要如何如何照顾她。

  “好了好了,妈,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你怎么不说说这家伙,多少次我喊她出来吃个饭,她都不肯赏脸。”何宇骁笑着看着偷偷瞪他的沈逐音,继续说:“这次劝她回来我不知劝了多少次,照顾她太累了,我选择辞职不干。”

  何妈妈倒是当真了,“你这死小子,逐音就是你妹妹,再累也得受着。”

  何宇骁眼神黯了黯,不再贫嘴,何妈妈以为他默认了,转头继续和沈逐音唠嗑。

  “这次回来要去那边看看吗?”何母口中的“那边”指的是沈逐音的舅舅家。沈逐音摇头,很是排斥这个话题。

  何妈妈没注意到沈逐音的脸色,仍絮絮叨叨地说:“那家人忒没良心了,对你不好还不说,前不久啊竟跑到大院去翻你家旧址。你说那屋烧得只剩残渣了还能翻出什么?”

  “那边的几个邻居看不下去了,就去提醒了几句。他们倒好,口口声声说你姐姐藏了多少钱……”

  何宇骁察觉到不对劲,赶紧打断何妈妈的话,“妈,逐音坐了很久的车应该很累了,我带她去屋里休息休息。”

  何妈妈的话一直在沈逐音内心里回响,她格外在意最后一句。

  “是真的吗?”她突然问。

  何宇骁很快反应过来,“就算是真的,我也不希望你和那家再有牵扯了。”见沈逐音一直睁着眼躺床上发呆,何宇骁忍不住说:“差不多明年那边就要拆迁了。无音姐留下的东西都被李奶奶收着,明天我们去看望她吧。”

  “好的。”沈逐音大大叹了口气,闭上眼说:“我睡了!”说完就拉上被子大大方方地霸占了何宇骁的床。

  何宇骁笑了笑,细心地替她调整好枕头的位置,“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离开房间时,他从书架上抽了本书,以此打发时间。

风光火谱曲

下一章进入主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