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逐梦不知归

逐梦不知归

风光火谱曲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4-02上架
  • 1892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苏醒者

逐梦不知归 风光火谱曲 3208 2019-04-02 18:41:54

  这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路。两边是不规则的山包,不平整的土路边还堆着几块石头。天很蓝,可是放眼望去除了天的蓝色和山峦大地泥土般的颜色外再无其他。

  郑杉记得这条路,每年过年回家只能走这条土路进村。天地十分寂静,也没有风,除了山石外,便只有她自己了。郑杉只得往前走,脚底传来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实,即使隔着鞋底,还是可以感受到地上不规则的砂石。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这里的时间却没有流逝的痕迹。郑杉感到奇怪,继续往前走的同时她产生了疑惑:“这是我的梦吧?”只有在梦里,一切才会这样不合逻辑。

  “嗒——”一块石子从山上滚落,不偏不倚地停在郑杉脚边。还未等她做出反应,地面剧烈地摇晃起来,山石崩塌,纷纷向郑杉砸来。

  郑杉下意识地躲开,想寻找一处可以不被砸到的地方。

  “如果是梦的话,被砸到也没有关系吧。”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脚下的地面裂开一条缝,大地剧烈地摇晃,郑杉惊呼一声,一脚踩空跌了下去。

  明明是梦,为何这些感觉如此的真实?大地的晃动,石块砸到身上的痛感,甚至山石崩塌的声音都如此的清晰与震撼。

  这是她的家乡,几年前就被特大地震毁掉的地方。而她,侥幸逃生。

  怎么还没落地?石子和砂土不断从上方的裂缝处掉落下来,时间却似静止一般。耳边除了大地的哀鸣,还有熟悉的呼唤。

  “你回来了——到下面来吧。”伴随着悲惨的呜咽。

  裂缝两边浮现出一张张苍白的脸,郑杉害怕地大叫出声,紧紧闭着双眼。这些都是她认识的人,也都被埋在废墟之下……

  只要掉下去就会醒了吧?可一切宛如身临其境一般……会死吗?

  “小杉回来了”“是小杉啊”“郑杉,那时为什么不拉住我……”幼时玩伴的脸血肉模糊,伸出手想要抓住郑杉,哀怨的声音如粘丝一般缠绕着郑杉,就像蜘蛛捕捉猎物一样,就等她恍惚之际骤然收紧。

  “不要——”郑杉欲挣开那些苍白的手,它们却越缠越紧,不让她离开。这真的是她的梦吗?如果是梦,现在应该惊醒才是,为什么她越溺越深。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出不去了,意识在挣扎,但是她的身体已然放弃。

  “又一个苏醒者。可以自己上来吗?”让郑杉清醒的是一个清冷又带着点随意的女声。这里怎么还会有别人?郑杉睁开眼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少女,她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又狭长的眼。明明周围发生一切那么不合常理,她却很是自如,有一种掌控全局的气势。

  郑杉说不出话来,少女的出现让她越发懵了——这到底是什么?如果真的是她的梦,怎么会出现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少女看了一眼郑杉,继续说:“没事了。”虽然语气不太温柔,但也让郑杉安心了很多。少女的出现让这里安静了下来,那些苍白的手也都不见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裂缝也慢慢消散,化成尘土,郑杉依旧保持着跌坐的姿势,周遭的景色全然变了。

  “喜欢这个景色吗?”少女问。郑杉仔细打量着周围,两旁的山石变成了清澈的河水和花树,地上的尘土都变成了草地,蔚蓝天空上点缀着各式风筝。远远的地方似乎还传来欢声笑语。这是和灰暗的家乡截然相反的景象。郑杉点头,对上少女低垂的眼。

  “至少对我来说,会很安心。”少女如此道。

  郑杉缓了缓,有很多话要问,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潜意识里她还是觉得这只是一个梦,在自己的梦里认真提问什么的,真的会得到答案?她纠结了半天,终于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你的梦。”

  “你又是谁?”郑杉越发懵了。让她迷茫的不是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女,而是她竟然在自己的梦里和别人清晰地对话。

  少女应该是笑了笑,“我是旅行者。”

  郑杉记得刚才少女“救”她的时候说了什么“苏醒者”,现在又说什么旅行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接。少女看透了她的想法,也不直接解释,反而径直朝河水那边走去。

  “哎,那边是——”郑杉还未说完,便被少女的自言自语打断了。

  “‘门’应该在这里,找到了。”少女伸出右手在前方轻轻一点,前方的空气像水面激起的涟漪一般扩散,原本属于河水的背景上出现一个旋转的漩涡。少女对郑杉招手,示意她跟上来。

  郑杉的大脑依旧一片混沌,从刚才少女出现后发生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她没想到的是,穿过漩涡,也就是少女所说的“门”之后,才发现颠覆自己原本认知的有时只是一门之隔。郑杉跟着少女穿过了漩涡,不知背景是不是河水的缘故,这个“门”有水一样的触感。

  穿过门的一瞬间,背后的风景迅速褪色,欢声笑语也立马被寂静所取代。迎接郑杉的是另一个世界,她的背后是一个两人高的巨大泡泡,从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景象,小河流水,鸟语花香。郑杉看向外面,除了她身后的泡泡外,周围或近或远,上空或是下方,还有数不清的泡泡。可是里面的情景她无法看清,甚至是完全看不见。包容这些巨大泡泡的是如宇宙一样无尽的黑暗。每个泡泡发出的光的颜色与亮度都不同,仔细的看它们的形状虽然都是球体,可每一个都有差别,各具特色。它们如宇宙中的星球散落在各处。

  “这里面就是我的梦吗?”郑杉把手贴在泡泡的外壁上,很神奇的是它的触感和肌肤贴在水面上的感觉一模一样。但一看到自己脚下悬空,郑杉吓得一哆嗦。

  “没错。”

  “那旁边的都是别人的梦?”

  “是的,你看得到里面的状态吗?”少女突然变得饶有兴趣起来,看着郑杉的眼睛也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郑杉不好意思地回道:“我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少女也没觉得失望,很是随意地打了个哈欠说:“这也正常,你毕竟是苏醒者。这里就是梦另一边的世界——梦界。看到下方那个最亮的地方了吗?那是梦界的中心梦市。”

  郑杉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新奇感让她忘了悬空的恐惧,她走到旁边的一个泡泡前,想着能不能进去看看。当她刚把手贴上去时,一股灼热的力量促使她快速收回手。

  少女这时来到她身边,她的手却轻而易举地穿了过去。郑杉看着少女的眼,里面似乎倒映着另一个风景,那是郑杉所看不到的。

  “只有旅行者才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

  “就像你一样对吗?”

  少女摇头,“也不全然。每个梦境都有它的规则,那是梦的主人定下的规则,可以是潜意识的,比如你们苏醒者。而对于旅行者来说,则上升成了制造和改变规则。刚才我改变了你梦境的规则,把它变成了我的规则。”

  原来刚才的山崩地裂变成静谧的河岸是这样的原理。

  “也有的旅行者没那么好心,他们会故意破坏别人梦境的规则,还有的则——”少女突然打住了,她指着上空遥远的如同星辰的光点继续说:“这些是沉睡者的梦。”

  “那我要怎么阻止那些人破坏我的梦?”郑杉有些着急。

  “制定核心规则,见招拆招。只有他们找到核心规则才能改变。你还是个苏醒者,等到哪天你可以改变梦境,就知道怎么做了。”少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郑杉,突然说:“就算这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这里也是虚假的,不要过于沉溺。这个你心里清楚就行。”

  郑杉不可思议眼前所见的一切,什么苏醒者、旅行者,什么梦市,梦界,都让她困惑不已,她甚至想这些会不会也是梦,只是她的臆想?

  “你叫什么?我叫——”郑杉还未说出来,就被少女用手捂住了口。

  “在这里千万别告知别人你的本名,再信任的人也不行。”少女说完便把郑杉推回她自己的梦境里,穿过水一样的门之时,郑杉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声音“你该醒了”。

  此时现实世界是凌晨五点,郑杉猛地惊醒,与平常不同的是,昨晚的“梦”格外清晰,历历在目。要不是周围熟悉的环境,她唯恐自己还在梦中。郑杉毫无睡意,还有些后怕,她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调台。天色微亮,这个点的电视只有早间新闻和肥皂剧。

  “叮咚叮咚叮咚咚”六点半了,闹钟突兀地响起。郑杉丢了遥控器去关闹钟,此时频道是地方新闻台。

  “S市困梦症患者又增一名,对此医学专家……”起身找手机摁掉闹钟的郑杉并未听到。

  梦界没有时钟,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对于旅行者而言,时间是可以被感知的。“送”走郑杉之后,属于郑杉的梦境泡破碎了,此时现实世界迎来了白天,再过一会,这里的梦境泡会消散一大半。现下也没有需要她做的事,也该醒了。

  一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梦境泡朝她飘过来,里面的风景同郑杉的差不多,不过多了一间小院,还有一个黑衣男子。他背对着少女坐着,周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你怎么来了,叶归。”

  被唤作叶归的男子没有回头,语气淡淡的深藏着一丝眷念:“只有这里不会变吧,沈逐音。”

风光火谱曲

女主登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