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记13恋

毛绒熊(二)

记13恋 日禾香 2043 2019-05-21 18:18:14

  王磊在菜板上处理着土豆,菜刀与菜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第一步,锅内放水烧开,倒进排骨焯至变色捞起。第二步,锅烧热,倒入焯过的排骨。第三步锅烧热倒适量的油。第四步,倒入排骨迅速翻炒至变色。加少许料酒继续翻炒........”听着身旁手机发出机械而又温柔的声音,王磊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脑海中回忆起她第一次教他做饭的样子。

  “女人是怕烟的!以后厨房的事都归你了。”汪蕾蕾对着王磊俏皮的说道。

  “吃我做的饭?你是想中毒吗?”王磊摊在沙发上满脸笑意的说。

  “我不管,我不管!我今天就要吃你做的饭。材料我都买好了!”汪蕾蕾生拉硬拽的将王磊拉进厨房。

  王磊摸了摸土豆上的干土转身对她说:“好吧!但丑话说在前面了,不要有太大的指望。”

  “有我在呢!有我汪大厨指导,必须是精品中的精品!”汪蕾蕾自信的说。

  “拿蒜炝锅呀!炝锅呀!要不然你是要烧房子吗?”

  “放盐呀!过了火候就不好吃了。”

  “王磊!你是想毒死我吗?”

  王磊在厨房里手忙脚乱,汪蕾蕾在一旁气的直跺脚。在一场厨房战役后,王磊将一盘烧黑的菜端了上来。汪蕾蕾满脸失望。

  “这还怎么吃!黑不溜秋的!”

  “没事。我来尝一口。嗯,真好吃!”

  “干什么呢!”汪蕾蕾一把打掉王磊夹在筷子上黝黑发亮的食物,“不知道吗?!这种食物不能吃会致癌的!”

  “嘻嘻。没事我吃,我帮你吃完!”

  “谁要你吃了!病了怎么办!我可不会救你的。”

  “没事!我把外面烧焦的外壳掰掉就好了。”

  “碳化了!碳化了!你知道吗?”汪蕾蕾摔下碗筷气冲冲的走了。

  “怪我吗!我都说了我不会!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王磊的脸再也挂不住,朝着汪蕾蕾吼道。

  一个抖擞,王磊将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出来。低头看见手中已将那锅中煮好的土豆排骨盛到了大碗中。他来到餐厅郑重其事的将菜和饭摆到一条直线上。看着菜中冒着缕缕烟王磊似乎想起了什么冲向厨房,捣鼓了一番回来。将葱花洒在土豆排骨上,青的葱、红的肉和那黄的土豆在雪白的盘子中显得格外有食欲。王磊看到这一切终于露出了笑容,像是一个孩子想要得到旁人的夸奖:“蕾蕾!你看!”

  王磊回看四周空无一人,刚刚神采飞扬的样子马上消失了。埋下头呼噜呼噜的吃着饭。

  夜色近了,王磊坐在阳台上神情惆怅。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哪里不好?王磊不停的拷问自己!

  “我们离婚吧!”王磊的思绪回到了前几个月,汪蕾蕾跟他正式提出离婚的那个晚上。

  “怎么了?”打游戏正欢的王磊瞟了一眼汪蕾蕾。

  汪蕾蕾二话不说上前关了电脑的电源。

  “诶!”王磊像是一只踩了尾巴的猫咆哮道,“你干什么呢!你可知道那可是排位呀!”

  汪蕾蕾平淡的说:“我希望你重视!”

  “你是哪根经抽了?”

  “我说我要离婚。我今天回我爸妈家。没有任何疑虑的话,明天我们去一趟民政局。”说完汪蕾蕾上前帮他重启电脑,“好了!你继续。”

  汪蕾蕾拖着收拾好的箱子朝门走去。王磊这才反映到现在在发生什么,赶忙追了上去。

  “你给我说清楚!汪蕾蕾!”汪蕾蕾正在换鞋没有搭理他。王磊不服气,一包抢过她的鞋。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你觉得我一天到晚,起早贪黑养活你!我有空找人吗?”汪蕾蕾的情绪如火山一样蹦了出来。

  “啪!”王磊感受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了蹂躏,出于本能打了汪蕾蕾一巴掌。

  “我我......你没有......”王磊也被自己的举动给楞到了,舌头像是打了结吐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汪蕾蕾也不想听他说话,含着泪跑了出去。

  想到这里王磊只认识到自己不该打那一巴掌,其他的至今他都没有想清楚。

  该死!这是怎么了明明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最近怎么都是那些让人糟心破事。王磊捶着自己的脑袋,心中暗想道。

  他决定去看看相册缓解现在的心情。来到书房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相册,他使劲的抽了出来一个蓝色的小本子掉了出来。那个本子看上去特别的眼熟,他顺手捡了起来翻开第一页‘汪蕾蕾的秘密花园’熟悉的自己让他知道了它的主人。

  好奇心的驱使下,王磊翻开了它。

  ‘2016年3月24日,晴,我和他终于结婚了!我会牢牢的记住我们的誓言。初为人妻,我会好好的扮演这个角色!王先生请多指教!(微笑)’王磊看到开篇的第一段文字,不由自主的笑了。

  ‘2016年4月3日,雨,今天我终于通过我最想进的公司了!老公也找了家很不错的公司,可是他好像并不开心。我问他,他只是说与我无关。我不懂,也很不开心。我认为他在隐瞒我。(委屈)’

  ‘2016年4月26日,工作有一段日子了。果真这个行业工资一般,还累的像条狗。要是没老公,我哪点工资真的撑不过一个月。老公给我买了一条裙子,今晚我要给他做大餐好好的犒劳犒劳他。’

  ‘2016年6月30日,快死了!快死了!那狗屁地方我不想去了。可现在又能去哪里呢?没经验又没有方向。找亲爱的商量?不行我是有主键的人,不能把主动权给别人。对不能,要不然就会变成跟我爸似的。不能问他。’

  ‘2016年7月3日,老同学说他要创业了。想不到曾经那个鼻涕虫家里那么有钱。他给我开的薪水很不错,就是毕业时与老公的预定可能不能遵守了。’看到这里王磊努力的回忆与她的约定,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接着往后看。

  ‘2016年7月5日,再见我的画笔!我回想你的!’这时王磊才想起来:曾经他和她约定一辈子拿着画笔画,此生与画笔为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