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黑白恋之爱与珍惜

密谋

黑白恋之爱与珍惜 芸志 2023 2019-03-31 14:51:08

  清晨,微风轻轻拂过,阳光从窗口溜了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色的朦胧,映衬这屋内低沉的气息,坐在靠椅上低头锁眉的男子焦急的等待着……片刻,书房的门终于被推开。

  “少爷,暂时还没有查出白婷羽的下落。”

  “饭桶,一群饭桶,连个人都查不出来,我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滚,全都给我滚!”黑羽焦躁地暴怒着。说罢,黑衣暗探走了出去,随后,罗凯走了进来。

  “罗凯,有没有什么消息!”

  “我罗凯出马,还有办不了的事!”罗凯看着情绪渐渐平稳的黑羽继续说道:“白婷羽,女,今十九岁,白氏家族养女,异院学生会会长,名列黑白榜前……”

  “罗凯,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黑羽抬起头打断罗凯不耐烦地皱着眉。

  “着什么急,这不是要说了嘛!”罗凯合上档案放在黑羽面前,随即坐在沙发上继续说道:“白婷羽是被白文初救走的,我想你应该认识他,难道你没猜到?”

  “呵,我倒是把这号人物忘了。”黑羽恍然大悟,笑着说道。

  “我看你是脑子有问题,这两天找她找的跟疯子似的,人家好好地在家待着和白文初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全天下没人比你更傻了!”罗凯愤愤不平地看着黑羽,愤怒地说着。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诺,看看吧!”说罢,把一叠照片扔在桌子上,黑羽疑惑地拿起来,看到照片上两人亲昵的一系列动作,青筋暴起,罗凯看着黑羽把照片捏成纸团,扔在地上,又继续说道:“青梅竹马,暧昧不清……”

  “别说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你在这儿拼命地寻找她的下落,可谁能想到,一个养女能和白氏继承人有关系?可是真相总会让我们大吃一惊,你能改变吗?事实证明,您呐,不能!你就认命吧!”罗凯摇着头打趣着他。

  “认命?我这人从不相信命运,天不顺我意,我偏逆天而为!只要芯片发挥作用,什么青梅竹马,简直白日做梦,我让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去,你真狠啊,你真把那芯片给她用了,那可是有副作用的。”

  “什么,你当初为什么没告诉我!”

  “额,我也不知道你真的会给她用啊!”罗凯摊着手,无语的说着。

  “真的是,快说,有什么副作用!”黑羽拎起罗凯的衣领焦急地问道。

  “喂!喂!喂!冷静,没必要这样吧!用都用完了。”罗凯顺势站了起来,见黑羽面不改色,只好说道“那芯片只检验过一次,副作用还真不好说,只能说,随机。”

  此时,敲门声响起,从门外进来一名女子,看着眼前的场面,笑着说道:“少爷,这么多年了,兰莎不知道你还好这一口。”

  “谁让你进来的!”黑羽放开罗凯,转过身来说道。

  “门没锁,为什么不能进来,出于礼貌,我敲门了。”红衣女子理直气壮地说着。

  “嗷!怎么?兰总管这么有闲情雅致来上我这?”黑羽解开口子,脱下西装外套,扔给罗凯,坐在靠椅上说道。兰莎嘴角上浮,自顾自地说:“闲情雅致倒算不上,只不过在公司里无意间听到一些小道消息,听说少爷最近再找一个小姑娘,这不,兰莎紧赶慢赶来替少爷分忧了嘛!”

  “那就不必了,这芝麻大小的事身为黑氏唯一继承人的我还是可以解决的,就不劳烦兰总管亲临大驾替我分忧了,还请兰总管回去吧,恕不远送!”

  “少爷,您自己都说了是我黑氏的继承人,那我替未来的主子分担一些事情也理所应当,既然少爷不领情,那兰莎也就回去了。”兰莎看着黑羽坚决的背影,又继续说道:“真是自做多情,哎!只是可惜,手里这么多关于白婷羽的消息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唉,算我自讨没趣。”说着,便转身离去。

  “站住!”黑羽一声呵厉,封兰莎便停住脚步,嘴角上浮,转过身来说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兰莎还要回去工作呢!”

  “你为什么会有白婷羽的消息?”

  “这……少爷就不必知道了吧!谁还没有个秘密呢!你说,是吧!”封兰莎奸笑道。

  “你!好,那你要说什么!”

  “少爷好专情啊,对白婷羽真是尽心尽力,可白婷羽呢,就算是失忆也记不得你,真是可惜啊!”

  “失忆?”黑羽下意识朝罗凯瞪了过去,罗凯耸了耸肩,扭过头去。

  “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

  “你有什么办法能把她从白家带出来?”

  “办法嘛,有的是,只不过……”封兰莎故作为难的样子,看着黑羽。

  “什么要求?”

  “少爷真是聪明,不愧是黑氏继承人,要求不高,欠我一个人情,日后有求必应就可以了,当然,我也会信守承诺,把她带回来的。”

  “呵,兰总管真是好密谋啊,绕了半天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把我们绕的真是团团转啊!”罗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封兰莎的面前,嘲讽地笑道。

  “罗队长夸奖了,兰莎哪有这么大本事敢耍主子,只不过各有所求,各有所需罢了。”

  “话虽这么说,但……”黑羽打断罗凯,摇了摇头。

  “那就谢谢兰总管了,劳烦你了!”

  “少爷不必这么客气,这是兰莎应该做的,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罢,便转过身去,笑着离开了书房。

  一室阴沉。

  夏日的午后,本应是骄阳似火,可不如人愿,却下起雨来。封兰莎走出书房,站在门外,望向窗外,看着雨水滴在台子上,不仅冷嘲起来,眼神竟有些忧伤,走近窗口,抬起纤细的手臂伸出窗外,瞬间,雨水滴落在手掌中,衣袖也湿了一片,可她却不管不顾,闭上双眼向窗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消失在原地,除了地上那一点点的雨水,毫无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