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异界囚笼

第二十一章 板门少女2

异界囚笼 碳酸馒头 2418 2019-04-21 20:18:13

  “看来,她的活动时间是有时限的。”艾丽斯说道。

  “那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啊。”利利问。

  在一旁听了半天的柯利弗突然问道:“那周围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围着她绕了一整圈,一个人都没有。”利利答道。

  于是三人又开始了作死之路,来到板门下,柯利弗平静了心情,这下终于能够好好看清这个巨型少女的样子了。

  柯利弗放弃了羞耻心,只当这是一具会动的尸体,他抬头向上看去,巨大的头颅还像第一次看见的那样垂了下来,虽然做了心理建设,可当对上那双瞪得如铜铃样的眼睛,他还是心里一紧。

  不过边上的艾丽斯却吐槽道:“跟暴走时候的你真像。”

  “……”

  少女瞪大双眼,恶狠狠地似乎在注视着什么,她的身体也一直保持着随时挣脱的样子。

  “好可怜啊……”利利望着这个女人道。

  “为什么你总是跟我们看到的不一样,哪里可怜了?”柯利弗问道。如果不是为了找线索,他甚至都不想看这个女人的脸。

  “我也觉得看起来有些可怜呢。”艾丽斯附和。

  “啊?”

  “可能是柯利弗不懂女孩子吧。”艾丽斯直戳着柯利弗的内心。

  但看了半天这里没有任何线索,除了那二人对她的怜悯之心,柯利弗觉得有必要再去瞎转一转了,瞎转遇到线索的几率可比干呆着的几率大多了。

  于是三人又开始了分工,柯利弗道附近其他地方找线索,而艾丽斯则去试着问问村民,看是否可以获得什么信息,而利利又一次被留在了原地。

  对此她不太满意,抱怨道:“为什么你们都可以出去调查,我就要留守原地。”

  柯利弗一脸认真地对她说:“因为那家伙看不到你,你留在这里最可靠了。”

  听到可靠二字,利利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这……也确实是,那你们小心啊。”

  还真好哄,柯利弗想。

  线索太少,那些人甚至都不告诉他们这个女人的来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些难道都要自己去找吗?

  柯利弗甚至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其实如果可以,他在弗立威兹就想试一试了,既然找不到线索和任务的关键,那么就彻底毁掉算了。

  可艾丽斯一直在劝他不要冲动,暂时还是先按照人家规定的路线来吧。

  “好难啊。”柯利弗忍不住抱怨。

  他也没有任何的目标的线索,只能碰运气,他来到那些早已人去楼空的房子。打算地毯式的搜索,他认为事情不会就这样绝对,就像之前的一样,那个女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或许她原本就在这里。

  虽然房子很多,但却难不倒柯利弗,他利用异能制造出来的小老鼠,无论在哪里他都能了解到细致的信息。

  从第一间开始。柯利弗翻找了起来,不过这些屋子中的物品比想象中的更杂乱,他想寻找到那个女人的生活痕迹,如果那个女人曾经真的住在这个村庄里,那么这些房子中必定有一间是属于她的。

  他回想着她的样子,如果没有那么恐怖的表情,或许还是个美人。

  就这样一间接着一间,期间也接收到了那些老鼠们的报告,只是没有太多可用信息,只是有一条让他很在意,而且他也发现了这个很奇怪的现象,每一个家里都放了一个酒瓶。

  虽然每一户人家放的酒瓶位置,大小,颜色都不一样,但是它们不同于其他东西那样杂乱,唯有酒瓶是被立立正正的摆在那里,而且看得出来,这些酒瓶都是被精心擦拭过的,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打理,但相比较于其他的东西还算得上是整洁。

  他接着搜寻线索,和这些杂乱无章的东西做斗争。

  可正当他焦头烂额的时候,房门被突然打开,外面的光线射了进来,柯利弗以为是艾丽斯或者是利利便没有回头,直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可是半晌,那边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柯利弗回过头去,月光刺着他的眼睛,隐约中一个男人正站在门口看着他……

  ……

  艾丽斯这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问过的人对于这件事情都避之不提,而且各个神色惊恐,这就是明摆着有问题。

  不过凡事都有个例外,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强,只要能够开口说话,就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

  艾丽斯把目标放在了一些年龄较大的女人身上,她们整日待在帐篷内部,神色冷漠,整日只是做着那些重复性的工作和外界很少交流。

  这无疑就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平日就寡言少语这必定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艾丽斯借着要件新衣服为由通过其他人的引荐,找到了一群以织布为生中年女人们。

  打听对于艾丽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闲聊的功夫便把话套了出来,当然起初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些女人闻言色变,都不愿意去讲诉那些过往,她们在忌惮着一些事情,可是艾丽斯以解决问题为条件,面对她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套出了线索。

  原来,那个女人本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她叫艾拉,天生漂亮,为人善良,村子里的单身男士无不对她倾心,而这个女孩儿也成为那些女孩子们的讨论对象,因为天资过人,就难免不会被作为大家关注的对象,终于艾拉到了适婚的年龄,大家都以为她会寻得一位勇敢且英俊的青年时,她却只嫁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当大家都在为她感到有些不值的时候,她却觉得很开心和很幸福特别的快乐,渐渐地大家也就停止了对这对情侣的议论。

  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地过下去,一个意外发生了。

  那天艾拉还像往常一样把自己做的面包和酒送到朋友的家里,可就在穿过那片森林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艾拉哼着歌,提着篮子走在森林里,这是她做的最新面包和酒,味道还不错,她想送给朋友一起品尝,然后收到他们的夸赞,这样想着就感到很开心,可就在这时,三个男人突然从边上窜了出来,他们手中拿着武器,将她团团围住,她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她拿起了篮子中的酒瓶,朝着那几个歹徒便挥了过去,然而从未舞过枪棒怎么会是这些人的对手,慌乱与惊恐打乱了她的动作,随意挥舞着的酒瓶被他们随随便便地打落在地……

  酒瓶的碎片散落一地,那些人就像畜生一样扑了上来,他们抓住了她,扒开了她的衣服,艾拉拼命地呼救,嘶吼,挣扎,可是毫无用处……结果可想而知。

  听到这里艾丽斯大概已经明白了事件的整个经过,以此应该也能够猜出任务套路了,估计就是不堪受辱的少女因怨念而产生异变,所以他们的任务就是消除少女的怨念。

  艾丽斯认为这个大方向并没有错,只是在与具体的执行,那三个人在哪?以及那个和少女相恋的人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而没有任何线索提示呢?

  不过,得到了这些线索,事情也终于有了可突破之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