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异界囚笼

第二章 巴尼珀林2

异界囚笼 碳酸馒头 3886 2019-04-09 16:27:15

  “目标们怎么样?”

  “已经被先行部队制服,目前计划顺利,我们拥有完全的控制权。”那人自信满满地说道。

  “好的,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

  “嗯!”

  此刻,提姆和他的伙伴们正等待着执行入侵巴尼珀林的行动。

  这次的入侵行动是“Absalom”组织策划了好久才开始实行的,选择的皆是业务能力超群的士兵,而且为了应对这里的异能人类还开发了特别武器。

  提姆就是众多士兵中的一个,他们的任务就是潜入巴尼珀林,活捉里面的人类带回进行研究。

  而发现这个神秘大陆的出现却来自一个荒唐的偶然。

  一个说自己是从魔鬼地狱逃出来的流浪汉,四处宣扬自己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陆,那里的人类都会法术可以轻易地杀死几千大军,起初没有任何人相信,但是流浪汉身上的伤口和脸上无比惊恐的表情似乎都在说明一个事实,他确实遇到了些不正常的事情,后来事情的过程越传越悬,最终传到了Absalom的耳朵里。

  Absalomn,一向致力于新人类的研究与开发,他们经常做着疯狂且残忍的人体实验,借着强化军队与提升人体机能的理由做着不人道的事情,而在他们背后还有着拥有同样恶趣味的财阀们,政治的腐败更加纵容了他们无法无天的行径,如今又有如此大的发现摆在眼前,怎能让人不感到兴奋。

  就这样,历经了几个月的准备,猎人终于要开始向他的猎物们发出进攻了,不管这些人类是不是来自异世界的魔鬼,忠于科学的他们势必会得到真理的眷顾。

  “开始行动!”听到了伙伴的信号,提姆以及一同行动的队友们一起进入了巴尼珀林开始四处探查,而另一波队伍开始制造混乱。

  起初他们便打算用武力镇压,但是为了后续完整性样本的获得,组织还是希望巴尼珀林能够跟自己合作。

  一时之间,火光冲天,巴尼珀林的人们开始疯狂逃窜,甚至不知反抗,对于这些从未见识过外面世界的人,那些移动迅速,冒着火星的钢铁大家伙还是让他们感到十分畏惧。

  “喂!托德,你看那边!”埃文突然指着他的身后叫道。

  托德回头看去发现村落那边竟然火光冲天,而且还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呼救的声音。火灾?

  “埃文,你先去去那边看看。如果有事情的话就马上告诉我。还有,你小心点。”

  “好的~”说完,埃文便扛起大刀跑了出去。

  托德又将视线转回到了柯利弗的身上,看起来他早就没了意识,苍白的双手垂在两边,嘴边流出了液体,看样子应该是气绝了。

  “轮到你了。”托德放开了柯利弗将目光转向了莉娜,而就在这时埃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好了,防御屏障破了,外面的人进来了……”

  托德瞳孔一阵,心下叫道“不好”,他看着眼前的的莉娜,下一秒竟放下了伸向莉娜的手叹了口气道:“看来是神明救了你。”

  说完,转身便朝森林外面跑去。

  莉娜捧着哥哥的身体嚎啕大哭,她不知道哥哥这是怎么了,只是无论自己怎么呼唤他,哥哥都没有任何回应,可是她的声音却引来了提姆一行人的注意,因为对未知力量的恐惧,即便有武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提姆一直在这附近埋伏,偶然便看到了这一幕,他既震惊于异世界的可怕力量,同时也对其抱有好奇,在确定那两个鬼怪般的男人离开之后,提姆悄悄地来到了莉娜身边。

  趁着莉娜没注意,一根针便没入了莉娜的脖颈,那只是加了大剂量的麻醉,只是提姆没想到竟只用在了小孩子身上,他扛起已经失去意识的莉娜,还顺带手的带走了柯利弗。

  “走了。”扛起两个孩子,提姆便准备返回。

  “老大,我们不是要活的吗?”其中一个手下问道。

  “反正最后都是要死的,死活都一样。”

  “可是……”

  “有这两个小孩子已经够了,凭我们这几个人根本打不过那两个家伙,你也看到了那两人根本就不是人类,Absalom简直就是疯了,还想用这些人类做实验。”提姆深知实力上的差距,他甚至觉得那个流浪汉能活着离开简直就是奇迹,不得不说,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才是恐惧,如果还有下次他绝对不会再来了。

  另一边。

  “埃文,教主怎么样?”火速赶到的托德问道。

  “并没有什么事情,他们的目标应该不是教主大人。”

  “那伤亡呢?”

  “并没有很严重,看起来就像是恶作剧一样。刚刚他们突然就逃走了,连给我展现的机会都没有。”埃文抱怨道。

  “没事就好。”托德松了一口气。

  “你那边怎么样?”

  “我以为事情会很严重,没来得及……”

  “那现在?”埃文觉得好像不太妙。

  “一定早就跑了,算了,她的哥哥已经死了,够了。”托德仍旧一脸冷漠的说着。

  “诶?想不到,托德还有这么有人情味的一天啊。”埃文打趣道。

  托德没心思理会埃文的日常骚扰,径直前往教会处理这件事情。

  一路上,托德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就像有意为之一样在告诉他们,巴尼珀林早已暴露在我们的眼下,你们不久便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而且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的,他想。

  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的咒骂声和哀嚎,起初托德以为这只是大家面对突如其来的入侵的不安,可谁知……

  “我们的孩子被抢走了!你们不是厉害的祭司大人吗?为什么连自己的子民都无法保护?”屋内一个正在发狂的女人正在对着一个祭司嘶吼。

  祭司表示无奈,托德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让他来,那个祭司瞬间如释重负,悻悻地躲到了一边,女人看到那个人跑了就瞬间把托德当做轰炸的对象。

  那个女人哭诉着说,她的两个孩子都被那群外来人抓走了,没有人来帮助自己,他们有好多人,一直在周围潜伏,一上来就禁锢住她的行动,使她无法发出异能,而孩子还太过于幼小有时还无法控制好自己的能量,所以趁其不备便将孩子抓了去。

  而在这时旁边的人也哭诉了起来,一时间咒骂声,抱怨声和哭声在教堂内连绵不绝。

  可见那群外来人的目的并不是一举占领,他想对了,那群外来人就如同蛀虫一样,破开了一个口就会有无数个口,补上一个就又会再出来两个,他们是要慢慢地侵蚀这片土地。

  “够了!”一声令下,所有人瞬间停止了争吵,一个个都转过头来看着这个严肃的男人。

  托德走到中间向所有人鞠了一躬说:“十分抱歉。”

  托德抬起头来看着所有人开口说道:“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在为失去亲人而感到痛苦和愤怒,同时也允许我为我们的无能向大家道歉,但是请大家相信我,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入侵,敌人似乎对于土地来说更在乎这里的人类,所以为了以绝后患我在这里恳求大家,放弃巴尼珀林。”

  一言既出,大家都面面相觑,不能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托德……”埃文没想到这个男人能在这种场合说出这些话。

  “我请求大家放弃巴尼珀林。”托德又一次请求道。

  没等别人反应,教主突然站了出来,喊道:“我不同意!”

  “为什么要我们放弃这里?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里生活,你让大家离开这里不就意味着让大家变成神明的背叛者,你想过会受到惩罚吗?你这个魔鬼!”

  “对啊!你在说些什么!”

  “你这个魔鬼,渣滓。”

  “叛徒!”

  瞬间咒骂声四起。

  “教主大人,大家请原谅我的无理。只是这件事情太过于蹊跷,你们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吗?看似是来掠夺但是他们只是抓走了孩子,甚至还是活捉,这说明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让我们死而是要利用我们,既然有第一次就难免不会又第二次,这一次只是小小的警告不是吗?所以放弃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只要活着就能找到新的住处。”

  大家都面面相觑,似乎是在讨论着这其中的利弊。

  可是教主却坚决不同意托德的说法,他坚信着巴尼珀林的神明会为保佑子民,为大家祈福。

  “你这个异教徒!”教主指着托德的鼻子骂道,“从前我便看不惯你的做法,如今你又蛊惑民众,让他们背叛神明遭受惩罚,这次是我们的共同努力将敌人击退的结果。”

  教主张开双手,转向所有人说道:“我亲爱的子民们,巴尼珀林之神会保佑我们,大家不要听信这个恶魔的谗言,他是在诱导你们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众人又一次被带回了教主的阵营当中,托德发现自己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生活在在如此闭塞的世界中又会有多少人理解呢。

  “那好,既然大家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就不再啰嗦了……”

  说着托德脱下了黑色长袍,扔掉了手杖,在众人鄙夷和震惊的目光下离开了教堂……

  而就在当天晚上,教主以挽留托德为由将他叫到了教会。

  “教主大人大可不必再多此一举,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大家的信任,所以请放我回去吧。”托德看着面前的教主说。

  听到他这么说,教主一改今日对他的态度,竟然客气了起来,“托德,你好像是误会了。我并不是找你来理论什么的,我是想找你来谈谈我们今后的合作。”

  “合作?”

  “其实正如你所说,那些人的确是出于长远计划的考虑,他们威胁我,让我们定期地为他们输出实验体,我当然对此深恶痛绝,但是他们却说如果我们接受合作便会获得长久的富贵,当然在性命方面也有所保障。”

  说道这里,托德明白了,“所以你答应了他们,而且刚刚你极力的反驳我就是为了……”,托德上前拽住了教主的领子,凶狠地看着他,“你还算是教主吗?”

  教主狠狠地推开了托德的手,报以同样的怒骂:“是啊,可我没得选,你要让我们共同对抗,你也不是没发现我们根本无法跟那些东西对抗,即使你再强大,可是凭你一个人又能做得了什么?”

  “是的,我是无法与他们抗衡,但至少我有想过让大家一起逃跑,而你……你的心里只有那些丰厚的报酬吗?你只不过是一个棋子,用来控制他们的棋子,随时,任何时候都会被抛弃,你才是那个‘祸难者’。”

  “你……”

  说完托德便走出了教会。而至于那群人的死活他也不屑再管,他们最终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一夜风波后托德辞去了自己的职务,第二天他收拾好了行囊,准备离开他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

  可就在打开房门的时候……

  “托德!你不可以这样啊,怎么能扔下我就走呢?”

  一个红发炸毛的男人倚在他的门口正等着他。

  “埃文?你怎么在这?”托德一脸惊讶。

  “所以啊,我怕你先逃了就在这里等你。”

  “可是?”

  “可是什么?”

  那家伙果然……

  “埃文。”

  “嗯?”

  “谢谢你。”

  “诶!你这家伙刚刚是不是笑了。”

  “我没有。”

  “明明就有!”

  “我们走吧。”托德说。

  “嗯。”

  再见巴尼珀林。

  一个故事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整个事件的终结,冒险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