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星

第四章 偶遇

幸星 岚荍 3669 2019-05-16 21:26:53

  那个人怎么那么可爱啊,一个五大三粗的爷们,竟然害怕一个小姑娘哭?要是我早知道他的这个弱点,我就应该当堂哭出来了,还有我那个拙劣的演技,他竟然…竟然…就相信了!

  宋珂星笑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就连她本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她被那个一开始就认为是怪人的人给逗笑了,笑就算了,笑的久也还就算了,关键是对方还是个男的,男的!对于宋珂星这个异性绝缘体来讲,已经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了。

  不过嘛,自己还是要感谢他的,幸亏是他“提醒”了一下自己,要不然,她就可能拿出那把水果刀开始“行刑”了。要是被别的过路人看见,万一自己控制不住,将刀向那人使去,鲜血溅一地,啧啧啧,想想就令人兴奋呢。

  宋珂星在黑色的天空底下,挂着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眼神冰冷的传过每一个角落。

  看着眼前那所熟悉的楼房,宋珂星很是郁闷,哎?怎么就到家了?才一会儿的功夫,得,得,得,可真让人扫兴。

  但这灯还没亮,是不是就证明他们不在家啊。真好,我可以再去转转了。

  宋珂星把玩着水果刀,哼着小曲儿,嘴角若隐若现的上扬着,步伐愉悦。

  可因为宋珂星长得太白,再加上四楼的灯一会儿闪一会儿不闪的,这可把刚散步回来上楼的邻居三口吓了一跳。

  对面的张阿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珂星,你可把我吓死了,这么晚了,还拿着刀子,你想去干嘛啊?”

  听着那怀疑的语调,宋珂星连连否认道:“不不不,阿姨您误会了,这把刀子是我刚给家里买回来的,但总觉得这刀子不够锋利,想再去超市里换换。”

  张阿姨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看着宋珂星那纯洁甜美的笑容,张阿姨欲言又止。

  宋珂星往外看了看,“阿姨,不早了,我把刀子换了,您先回去吧,再见。”

  宋珂星向邻居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的下楼了。

  终于呼吸到门外的新鲜空气,宋珂星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刚才差点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这也真是委屈我了,竟然还能笑的出来,也真是没谁了。

  不是,那对面的,多管闲事儿呢吧,我拿刀子关你屁事儿?我tmd跟你们又不熟,跟你们熟的是我妈不是我,要想聊天别找我,找她去。

  在这之前,宋珂星的心情本来是畅通的,无阻的,但在遇见这两个小插曲儿之后,瞬间感到不同了。

  宋珂星一边脚贱贱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儿,一边在心里对天竖中指,“嘿呦喂,我这暴脾气,老天,给你脸了是不?刚想夸你,你就跟我来这招?我跟你说吧,根本就没什么屌用。你要是想搞我的话,就弄死我啊,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是吧。”(我们亲爱的女主大大是完全把锅扣在了老天爷的头上)

  宋珂星也没太觉着自己的腿长啊,怎么又是走了几步路就到了呢,她还没骂够呢,艹。

  这大概就是命吧,宋珂星暗叹了一口气,假装轻松的走进了那座莫名背锅的超市。

  得有大半年没有去买零食了吧,上次来这里还是前两天,但那时候光顾着买菜了,完全没去逛一下卖零食的地方,今天啊,可算是让她“大饱眼福”了。

  这个辣条是必须的,还有这个薯片,对了,对了,还有这个,这个也要买……

  宋珂星挑的不亦乐乎,将之前的不愉快全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购物是女人最好的发泄方式,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

  对了对了,我记起来了,家里好像没有酸奶了是吧,我要去拿几盒,当我夜宵。她自言自语道。

  宋珂星迈着两条小短腿儿,屁颠屁颠的向着酸奶柜跑去。

  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宋珂星眯了眯眼,但都是徒劳,那人的脸还是依然的特别模糊。(爱玩手机的广大网友们,看见了没有,这就是近视眼的坏处,连小哥哥的帅脸都看不清)

  徐易幸回头,看到一个很小只的女孩使劲儿的想瞅着自己的脸,于是乎,徐易幸特别贴心的向那位女孩走进了几步。

  即使再挪动几步,对于宋珂星来说依然像是隔离了四条街道那样远。(实际上,两人相距了只有五米长)

  最后,宋珂星直接放弃了去看那个男人的脸,转了一下身子,从柜子里拿了几盒酸奶,不给男人一点反应的机会,径直的,再次,走掉了。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徐易幸见宋珂星走了,也无心挑选纯奶了,快步的走向宋珂星,跟在了她的后面。(腿挺长的啊,小伙砸)

  “咱俩又遇见,真巧。”宋珂星不给徐易幸一点防备,直接扭过头来,却无曾想的是,那个男人离她这么近,只差那么一点点,她的鼻子就要撞碎了。

  徐易幸稍后退了几步,满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你会……”

  宋珂星嗤笑一声:“呵!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了去呢,要是真把我的鼻子弄碎了,你打算怎么赔?以身相许吗?”

  徐易幸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嘴仿佛也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没有开口,但他始终盯着宋珂星,生怕她会趁他不注意一下子溜了,毕竟这个小妮子太机灵了,谁能想到这不是她的新一种的整蛊方式?(给你胆了是吧?竟然还敢怀疑起你媳妇儿来了?再怎么调皮也是你媳妇儿!)

  宋珂星戏谑的看着他:“怎么,徐老师,上课的时候看你的学生还没看够?放学之后你还看我,难道是因为,看着看着,就看上我了?”

  徐易幸结结巴巴的说:“胡…胡…说,你一个学生,怎么对你老师说话的?真是胆大妄为,不知羞耻。

  “我就这样?你能怎么着?”宋珂星一步一步的靠近徐易幸,徐易幸见状,只能后退。

  一瞬间,徐易幸那狂傲屌炸天的气势被宋珂星那微弱的嚣张气焰给彻底的打了下去。

  他还能怎么办,遇见了一个这么无赖的女学生,只能举白旗投降认输了呗。

  宋珂星和徐易幸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懂得见好就收。

  宋珂星恢复到正常距离,假装高冷的给徐易幸道了声再见,迈起她自认为是炫酷狂拽的步伐走向了收银台。

  其实早在她转身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嘴边的笑都快咧到耳朵旁去了。

  宋珂星发现了,每次她遇见徐易幸都会有愉快的事情发生,她决定了,以后她要离徐易幸近近的,为了她的快乐。

  徐易幸再次中奖似的发了懵,眼睁睁的看着宋珂星离开,却无力去“反抗”(有点弱鸡)

  他觉着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了!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他竟然被一个小他7岁的女孩给撩了?!然鹅那个女孩还是他的学生!然鹅他还特别怂的投降了。

  徐易幸此刻特别想穿越到三分钟前,然后把那个怂成狗的人给揍得连他亲娘都不认识。

  天呐,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早知道,就不追上来了,徐易幸在心里不断哀嚎着。(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徐易幸在思考了半个分钟后,终于慎重的做了一个决定:为了自己的尊严,他决定要离宋珂星远远的,除非是在上课的时候,其他时间不要让她靠近他!

  徐易幸默默地祈祷,直到他觉得到老天感受到他的诚意,会实现他的愿望时,这才慢吞吞的离开。

  宋珂星用钥匙打开门后,母亲的声音就在屋内响起“这么晚了,不回家,你干嘛去了?你们高中本就放学放的晚,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啊?你还想上学吗?不想上的话我给你申请一个退学报告,你也干脆别上了,反正也没什么前途。”

  切,你还有空教训我呢,有这空余时间,怎么没去好好管教管教你那“有教养”的儿子?宋珂星在心里暗骂道。

  虽是这样,可宋珂星还是要伪装成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回家,都是我的错的样子给她母亲看。

  不然的话,她有点儿那啥病的事情很有可能就要暴露了,她的母亲啊,精明的很。

  终于应付完那个被宋珂星俗称为“老女人”之后,宋珂星懒散的走进自己的“狗窝”,随意的将书包扔在地上,拿出那把时时未动的水果刀,肆意的在自己那些不令人起眼的位置上挥霍着。

  一刀过去后,宋珂星差点没叫出来,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感觉太美好了,一丝丝血液流淌了出来,似是还不满足,宋珂星再次划了一道,还是如第一次一般令人感到“惊艳”。宋珂星感觉自己都快爱上这种美妙的感觉了。

  ………………

  徐易幸坐在了一个不知什么地方的椅子上,心里很是郁闷。

  出门就应该看看黄历,先是今早找不到办公室,再然后被自己的女学生强撩,强撩一波还不算完,竟然还让我找不到回家的路!这就令人气氛了。

  用一句话形容——人生就是如此的大起大落。

  徐易幸差点就“掩面痛哭”了。不过幸好的是,自己的手机还有电,徐易幸在心里庆幸着。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再次给自己的好基友——正在床上做着某个不知羞的梦的王雾打了一个香喷喷的电话。

  还未开口说话,王雾那边骂骂咧咧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艹尼玛,还让不让人活了?!大半夜的打个屁电话啊,神经吧,不好好睡觉,偏偏骚扰人家干嘛?你不睡觉,别人还要睡觉呢!”

  王雾气冲冲的将电话给挂了,徐易幸一脸懵逼的看着电话,行,行,行,非常好啊,王雾是吧,看我明天见面不搞死你,还敢挂我的电话是吧,mad智障玩意儿。

  被打扰的王雾有点儿不爽,再次躺在了床上,在适应了几秒过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挂了徐易幸的电话,我竟然给挂了!完了完了,明天见面他要搞死我。

  王雾小心翼翼的打了个电话,可收到的结果却是熟悉的官方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天啊,上天,来道雷劈死我吧!

  门外,轰隆隆,再外加了一道闪电。

  王雾:……

  徐易幸正感受着天上的雨滴给自己带来的“洗涤”,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懊恼啊,本来可以用那点仅存的电,打一辆出租车的,可为什么他要犯蠢似的打给那个傻逼呢?更何况旁边也没什么躲雨的地方,唯一可以躲得超市早就离他远远的了,恐怕他走到那里以后雨也停了。

  等等,为什么他会感觉到手腕处空空的?难道是…卧槽?!徐易幸差点儿就没爆粗口,不带这么玩人的吧,他的手表,非常nice的被他自己忘在了办公室里。

  徐易幸:……

  于是徐易幸非常荣幸的在雨中淋了半个小时,毕竟是夏天嘛,脸说变就变的。

  王雾那个智障还没来找他,难不成他要在这里过夜?!

  徐易幸在设想无果之后,从满怀希望变成了彻底绝望。

  徐易幸:妈妈,我想哭,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