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星

第三章 温情

幸星 岚荍 3574 2019-05-11 16:41:52

  徐易幸看出了宋珂星的窘迫,向她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坐下。

  宋珂星不断在心里咒骂着徐易幸,都快把他给骂成shi了。

  而我们的主人公却还在一旁装作若无所事的样子,讲解着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

  一节课中除了出来这一点小插曲儿之外,剩下的就是平常可见的了,老师讲课,学生在底下做笔记。

  宋珂星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声。可台上的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还在一味的拖堂,拖堂,拖堂。

  可恶的死三八,死王八,天底下所有的渣男都没你混,尼玛,怎么还不下课!

  宋珂星有些烦躁,她盯着台上讲的绘声绘色的人,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呼,不气不气,气着了就不是小仙女儿了。

  徐易幸察觉到有一道特别炽烈的眼神望着自己,他扭头正好与宋珂星的眼神交织在一起。

  宋珂星看着那人无辜的眼神,心里的火怕是要把自己给燃烧了。凭什么他还感到无辜?!他难道不知道拖堂是件非常讨人厌的事嘛。操。

  徐易幸看着少女不耐烦的脸色,心里的愉悦似要溢出来了,那种你看我讨厌然而你有干不掉我的样子实在是太爽了!

  但徐易幸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见时间差不多了,双手讲课本一合,发出了宋珂星期待已久的声音“下课”

  终于释放的宋珂星那心情,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却突然有了一大堆美食一样开心。

  可就在宋珂星准备和田熙唠唠嗑的时候,那位有着地中海造型的数学老师又进来了。

  此时,宋珂星可以用那黑成混凝土的脸色来面对老师了,不行,我不能哭,我要笑着活下去。

  终于再次迎来了宋珂星梦寐以求的铃声,宋珂星扑在田熙的身上,那装的可真的是逼真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蹭在了田熙的衣服上。

  田熙:我日尼玛,你哭也就算了,还把鼻涕蹭我身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田熙不断的深呼吸,不断的安慰自己,莫事莫事,不要紧,衣服脏了可以再洗,小星星没了就真的没了。

  宋珂星从田熙的身上起来,擦了擦辛苦挤下来的泪和鼻涕。看着田熙那像是吃了翔的脸色,心里十分开心。

  要是田熙晓得宋珂星是故意的,估计宋珂星会被田熙给生生捶死。

  徐易幸看着教室内笑的灿烂的女孩,心里倍感欣慰。

  看来她没那么的……爱哭嘛。

  徐易幸轻轻的哼笑了一声,旁边的学生看自家的语文老师走神得很。于是,非常善意的向徐老师提醒了一下,老师您不进去吗。

  徐易幸朝他们看过去,那几位同学害怕的将头缩了缩,徐易幸再次笑了笑,向他们安慰道:“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像怪兽一样?能吃你们?”

  那几位同学见老师打趣自己,一时间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其中,有一位女生推了推眼镜,不紧不慢的回答道:“老师您想多了,您,的确很和蔼。”(一年之后他们就会晓得自家的语文老师到底和不和蔼了)

  徐易幸耸了耸肩,无所谓道:“那不就完了。以后呢,见了我不用躲,上课的时候你们好好听,下课后咱们就是朋友。而我处在这儿,没别的意思昂。就是想来看看你们在啥,你们不用那么…的…紧张。(实际上是自己的办公室找不到了,才来这儿转转的。)

  “有事来办公室里找我,我随时为你们解答。不限于任何问题。”

  徐易幸见同学们一脸信任与放心的模样。心里不断的为自己的那段话鼓掌,讲的真tm的好,编的连我本人都要信服了。(这本就是从你本人嘴里说出来)

  徐易幸看着自己的手表,拍了拍那几位男同学的肩膀,“好了,去吧,快上课了,别再磨蹭了。”

  几个同学除了那位戴着眼镜的女生外,都非常一致的跑回了教室。

  邵以文盯着徐易幸,轻轻的说:“你刚才真的在看同学们在做什么吗?”

  徐易幸没听太清,打算问她看什么时,邵以文就抬起脚,匆匆的回到了教室。

  徐易幸“啧”了一声。这个班里的女生可真是个奇葩,果然,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就是女人了。

  宋珂星看徐易幸走了,顿时紧张要死的神经瞬间松弛了下来。

  艹,这人tm是有毛病吧,他是有感知能力还是怎么着,我刚刚就骂了他,他就出现了?幸好他走了,不然我就……

  宋珂星不断用笔在纸上咒骂着徐易幸。

  邵以文走到宋珂星身旁,猛得一拍宋珂星的背。宋珂星面无表情的看向她,“无不无聊。”

  邵以文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偷听她们讲话后,这才附在了宋珂星的耳旁边,悄悄的说:“有人看上你了,你要不要猜一下?”

  宋珂星一脸不解的看着邵以文,邵以文轻笑几声,小声道:“就是那个上课的时候被你狠狠瞪着的那位徐老师啊。”

  宋珂星听闻脸色一变,黑着脸,“喂,邵以文,别开这种玩笑啊,有点过了。”

  那个死王八怎么可能看上她呢?他俩没打起来已经算是天大的荣幸了。

  邵以文笑着应答:“是是是,他不喜欢你,他一看见你就烦的要命。”

  宋珂星放下心来,戳了戳邵以文的额头,“你啊,别总开我的玩笑。”

  邵以文将宋珂星的手拿下来,无奈道:“好,你还显找不着对象了,看见没,这就是最初的缘由。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啧。”

  听邵以文正打趣着自己,宋珂星也反驳不了什么,因为她说的毕竟是实话。

  见上课铃马上就要作响,还未坐在座位上的邵以文恶狠狠的盯着宋珂星,咬牙切齿道:“怎么?因为一个玩笑,你还不让我进去了?”

  宋珂星这才反应过来,懵懵的点了点头,侧了侧身,给邵以文让路。

  邵以文如愿的坐在了自己座位上,嘴里嘟囔着:“下次我再也不要选择坐在又靠前靠窗的位置了,这尼玛也太麻烦了”。

  宋珂星听着听着,不禁“噗嗤”了一声,捂着脸“咯咯”地笑了出来。

  宋珂星觉得现在就是自己最美好的时光:与朋友们打一下闹一下,开一个玩笑。多有活力,总之,比那个死气沉沉的家好了太多,太多。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与宋珂星这边开心得都要上了天的气氛比起来,徐易幸那边就显得沉默多了。

  找了那么一大圈,竟然还没找到办公室!

  早知道就不死要面子了,但凡让学生指一下路,自己也不用这么受累,徐易幸苦逼的想着。

  等等,按照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要等一节课?!要是让那个小妮子看见自己是因为迷路才……不不不,绝对不行。(话说你为什么要担心她看见呢)

  徐易幸拿出手机给正沉迷于睡觉无法自拔的好基友打了一个香喷喷的电话。

  “喂,王雾,给劳资起来,我找不到办公室路了。你快出来给我指条路,我知道你租的房子离这儿很近。”徐易幸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限你二十分钟到这儿来,来晚了?你可以试试。”

  于是乎,交代完事情的徐易幸快速挂掉了电话。

  其实在王雾听到自家好基友找不到办公室路时他就想放声笑了,只是因为自己想给他留个面子,才没有笑出来,这下好了,徐易幸挂掉了电话,而自己也终于可以放肆的笑话他了。

  王雾仗着徐易幸现在看不见他笑,也听不到他的笑声,开始为所欲为。

  王雾指着他旁边的一只猪说:“徐易幸啊,徐易幸,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以后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未来的媳妇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玛,笑的我肚子疼。”

  笑着还狠狠的打了那只猪几下。(可怜的小猪)

  徐易幸在经历过不断跺脚,搓手等一系列动作,终于迎来了那个号称王八成精的王雾。

  待王雾从自行车上下来,徐易幸就冲上去,一把勒住王雾的脖子,“嘿呦,小子,最近不见,能耐了啊,让我等这么久,不想活了?”

  王雾挣扎着“兄嘚,兄嘚,别急,别急,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嘛,走走走,我这就带你去。”

  徐易幸不情愿的松开了手,将手抄在兜里,语气不耐烦道:“走啊,那还废话什么。”

  看着那熟悉的道路,徐易幸差点儿没晕倒,这尼玛不就是自己教的那个班的路吗,不过好在在三楼,只比自家的班级少一层。要是真在同层的话,恐怕自己真的要哭死。

  王雾念念叨叨的说着:“幸亏我姑父带我来过这里,不然,你就等着被你的学生当做一个笑柄吧。”

  半天,都没听到徐易幸反驳自己,王雾觉的徐易幸有点不对劲,于是,他拼命的隐瞒住自己的好奇心,假意好心的问道:“怎么了?兄嘚,我帮你找到办公室了还不开心?”

  徐易幸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了一些不很好的事情。”笑话,我的心里怎么想的,怎么可能会被你们这群渣渣知道。

  见徐易幸一脸不愿作答的模样,王雾只好作罢。

  一天很快过去了,宋珂星在跟好友道别后,心里不知道为何总是习惯性的难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被什么掏空一般。

  其实有时候,宋珂星觉着自己还挺病态的。

  自己不但喜欢上了自虐,当用小刀将自己的胳膊划的惨不忍睹时,她自己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痛了,留下的只是丝丝快感。

  而且还对朋友有着疯狂的占有欲。那种我喜欢的东西谁都不能碰,谁敢动一下,我将你整个人都废了的劲头,连她自己都觉着有些可怕。

  例如现在,她就想永远和田熙绑在一起,像连体婴儿一样,寸步不离。

  宋珂星就这样漫不经心的走着,连跟在身旁许久的徐易幸都没发觉到。

  宋珂星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正准备划下去时……

  徐易幸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宋珂星悄无声息的将刀子放回兜里。猛然回头,恰巧对上男人那双载满灯火星光的眼眸,“是不是我不把你拍醒,你永远不知道……”

  徐易幸没有说下去,看着眼前的这位小姑娘红着眼眶,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带着浓浓的鼻音,宋珂星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什么。”

  徐易幸笑着说:“没什么。”

  宋珂星“哦”了一声,就结束了话头。

  徐易幸一脸期待着看着她,你问啊,你问啊,你追问我,我就给你说啊。好吧,不问就不问了,可为什么就不说话了?少女你有点表示好不好啊。

  徐易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个,你今天为什么哭啊?”

  “什么?”宋珂星歪了歪头看向那位是男人却像个高中生的男生。

  “我说,你今天为什么哭啊?”

  “不知道。”少女淡淡的回答道。

  好吧,话题再次被少女封死。徐易幸心里很是崩溃啊,这人怎么那么难聊天啊。

  看着徐易幸尴尬的脸色,宋珂星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徐易幸有些古怪道:“我出囧就这么令你开心?”

  徐易幸死死的盯着少女,仿佛宋珂星说一个“是”字,他就能把对方给掐死一样。

  宋珂星向他走进了那么一点,由原来的一米缩短为80厘米,露出了淡淡的酒窝:“谢谢你,徐老师,还有,晚安。”

  看着宋珂星离去的背影,徐易幸僵住了,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谢谢?算了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笑起来好好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