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幸星

幸星

岚荍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5-02上架
  • 14814

    不限(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巧合

幸星 岚荍 3664 2019-05-01 19:52:15

  一大早上,宋珂星就顶着个鸡窝头受母亲的责骂。

  本来就准备说几句的宋母,在听到宋文煽风点火后,怒火又蹭蹭的上来了。

  她指着宋珂星,嘴里骂骂咧咧道:“你怎么那么狠心啊?他是你亲弟弟,你就这么忍心让他受饿?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可算是看清了,我就不该把你生下,生你干嘛?光蹭吃蹭喝的,也不给我脸上增点儿光,不说品德吧,你这成绩也破的不行。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你怎么不去死!”

  宋珂星觉得自己已经免疫了这些指责了,可为什么这里还是会痛,是还没受虐够吗。

  宋珂星不自觉的捂上了自己左胸附近的那个地方。

  过了一会儿,母亲的骂咧声才停下来。

  宋珂星觉着自己呆在这儿也没太多意思。

  梳洗过后,宋珂星直接背上书包,走出家门。对于这个家,不,这不能算是家,这顶多是个躯壳,顶着家的名义实际上却早已空荡末东了。

  回到学校的她不停受到好友的各种“威胁”,缠的她不得不起誓,发誓自己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不再在意那些领自己伤心的事,不再说那些丧气话。

  “对了对了,小星星,咱学校来了一个挺年轻的实习老师,长得还特别好看,你晓不晓得啊。”田熙一脸花痴的对着宋珂星,仿佛宋珂星就是那位她朝思暮想的男教师。

  宋珂星不知想到了什么,身上一阵恶寒。田熙不满的拍了她两下,学着电视剧上某白莲娇嗔道:“哎呀,官人,你这是作甚嘛,奴家害羞嘛。”

  如若田熙不刻意的捏着嗓子说话,宋珂星还是能接受田熙独有的娃娃嗓音,但这一捏嗓子,宋珂星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翻滚,幸好自己早上没吃饭,不然自己真的会吐了出来。

  看着宋珂星脸色苍白的样子,田熙瞬间恢复了她原本的样子,假装一脸严肃道:“宋珂星,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饭。”

  宋珂星暗道:坏了坏了,田熙熙生气了,咋办,咋办,在线等,挺急的。

  看着田熙紧绷的小圆脸,宋珂星扭头对着田熙嘿嘿的笑道:“不是我不愿意吃饭,而是他们根本就没做我的饭,没做我的饭那我怎么个吃法啊,你说是吧。”

  田熙作为宋珂星的闺蜜,对宋珂星的家庭地位多多少少会了解一些,她心疼的摸了摸宋珂星的头,附在她的肩上。

  停了好一会儿,久到宋珂星都以为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位小可爱睡着了,正当她准备晃田熙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田熙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看着那皱在一起的小脸,宋珂星不禁笑道:“你哭什么啊,我一个当事人都没哭,你哭什么啊。”

  宋珂星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擦去了挂在田熙脸上的泪珠。

  田熙一把打掉她的手:“你还笑,我这是在心疼你,你晓不晓得。

  “小星星,你再忍忍好不好,我们很快就要熬出头了,到时候你随我一起离开这个城市,不管他们了,他们对你那么坏。”

  宋珂星一把将田熙抱住,轻叹了一口气:“好,好,我听你的,都听你的,行了吧。乖乖,咱们把泪擦干哈,不哭了,你这一哭我的心肝儿都疼。”

  终于不出她所料,田熙果然被逗笑了。

  果然啊,自己还是狠不下那个心,要是自己真无牵无挂倒也挺好,要死死,要活活,不管其他人的事,这下可好,想死也死不成了,有了田熙这个小可爱在,自己再也不可能舍得下心抛下整个世界了。

  我是萌萌哒的分界线———————————————

  啧,这什么破学校,你看看,你看看,这到处的垃圾,简直不忍直视。(实际上就几张纸片。)徐易幸特别嫌弃的将地上的纸踢出老远。嘴里还念念叨叨道:“要是敢弄脏了我的鞋,有你好受的。”徐易幸拍了拍自己的鞋,抬头,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两个女孩子正抱在一起“痛哭”。

  ??!

  嘶,那个瓜子脸女生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在超市里偶然遇见的丢挂饰的那个小姑娘嘛。

  看着她们身上的衣服,不会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呵,这还真是巧,别再巧合到让我去她班里教语文。怎么感觉着,有种变狗血剧的趋向。算了,我想这个干嘛。

  徐易幸使劲儿的扭了下自己抬起的大腿,在感觉到痛之后,才松开。

  其实再过不了多久,徐易幸就会发现自己一个小时前说过的话都会给实现了,就如同他嘴里所说的狗血剧情。

  宋珂星拍了拍田熙的肩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示意自己饿了。

  田熙二话不说就拉起宋珂星向小卖部的方向走去。嘴里喃喃道:“你早在上早自习的时候就应该跟我说你饿了,不该拖这么久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有多少孩子因为不吃早饭而得慢性胃炎的?你就不知道其中的厉害性,一但你得了这病,肚子就会时不时地痛,只要痛起来,就会要了你的命。到时候你可别求着我带你去医院看啊,我可不会……”

  宋珂星听她说的带劲儿,都不忍心打扰她了,只好在一旁祈祷着快点到小卖部,快点到小卖部,到了小卖部,田熙就不会这么唠唠叨叨的了。

  田熙看宋珂星一直陷入沉思,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反省自己,可田熙是谁啊,那可是从小学就开始和宋珂星做好朋友的,怎么可能不了解她心里所想的。

  田熙连着对她翻了好几个白眼,她有什么办法,她也很无奈啊。但,谁让她是自己的家人呐。

  徐易幸抄着兜,远远的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有趣,实属有趣。徐易幸弯起了嘴角,朝着教学楼走去。

  终于吃饱喝足的两人,慢悠悠的散步在操场上。

  “哎,星星,你说那个男教师长得会是怎样的?”田熙眨巴着她的星星眼,一脸期待的看着宋珂星。

  宋珂星笑着看向她:“我又没见过他。”

  田熙晃着宋珂星的胳膊,向她撒娇道:“你就幻想一下嘛。”“

  “行行行,他啊,长得很白,眼睛不大不小,正好,像是桃花眼。”说着说着,宋珂星却突然想起了昨天在超市里见过的那位长得她认为还不错的小哥哥。

  宋珂星笑着用手扶着额头,怎么会突然想起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了呢?一定是最近太累了,脑子有点儿鬼畜了。

  宋珂星转移话题道:“对了,田熙你作业做完了?”

  “那个老太婆都走了,咱还写她布置的作业干啥。”田熙一脸无所谓道。

  宋珂星皱着眉看向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反拉着田熙的手。

  徐易幸经过多位学生的指点,终于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咚咚”,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粗鲁,徐易幸还特意将门敲得比平常人还要轻柔点。

  一个显得略微疲惫的声音响起:“谁?进来。”得到主人的允许,徐易幸这才推门而入。

  好吧,虽然徐易幸他很不想承认自己是走错了办公室,不过这确定是一个领导人的房间?!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像!!!

  桌子上堆满了东西,什么书啊,水果啊,小孩儿的玩具啊,全部堆积在了一起,看的徐易幸的强迫症都犯了。

  刘校长本来还在坐着,那是在没看清徐易幸的脸之前,在看清徐易幸的脸之后,刘校长的表情可谓是“精彩至极”。

  刘校长伸出手与徐易幸相握,一边握一边道着歉:“对不住啊,对不住,刚才我孩子来这里玩了一会儿,所以……”

  “刘校长,您的道歉我收下了,不过,这手什么时候放下?”徐易幸谦润的笑着。

  刘校长尴尬的收回了手,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徐易幸只好再次开口道:“校长,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我要教哪个班级。”

  刘校长自然是接住了这个下阶梯,“徐同志,你看啊,你这学历都快逆天了,为了配得上你这个高学历,我就将高二(4)班交给你了,这可是我们学校新重点培养的北大清华的学生,希望你不负我对你的信任,带领我们学校走向辉煌。”

  徐易幸朝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

  徐易幸刚要转身走,却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那个班在哪儿。

  经过刘校长的“指点一二”,徐易幸这才摸清这个学校的路向。

  关门之际,徐易幸忽地朝刘校长笑着说了声“谢谢”,刘校长对这个温润如玉,高学历的青年是倍感赏识。

  (4)班的同学对刚来的班主任可谓是满怀期待,他们每一个都在祈祷着千万不要再像那个老太婆一样古板,不停的让他们考试,他们希望的是……

  徐易幸终于在误打误撞中找到了(4)班,这可真不容易啊,我决定了,以后我就找一个方向感好的老婆。

  徐易幸前脚踏进教室,就听见自班学生鬼哭狼嚎的喊声。

  貌似在喊着什么老师你可算来了,我们等你等了好久了。

  等等,怎么还有个喊着老师我要给你做老婆?!师生恋可不好,那是一种病,得治!

  (我想,不多久后徐老师就会为自己的这句师生恋是病的话而打脸,而且是打的特响的那种)

  徐易幸在黑板上刷刷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将手指附在自己的唇上,示意让他们安静。

  学生们也很听话,那股刚要炸翻学校的那股气质顿时消失了。

  徐易幸刚要做个自我介绍,却突然被一位少女给打断了。

  “报告!”

  在看清他(她)的脸时,双方皆是一怔,怎么会是他(她)!

  田熙看俩人之间有些奇怪,将宋珂星挡在后面:“老师,对不起,我们迟到了,下次不会了!”

  徐易幸及时反应过来,应了一声“快回位上去吧。”

  徐易幸拿起语文课本,掷地有声的朗读着《荆轲刺秦王》。

  宋珂星也无心思听下去,只坐在位子上发呆,那个人,怎么会来这儿教课?还是教的我们班,是巧合?还是……什么跟什么,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就只在超市里见过面而已。

  宋珂星使劲儿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虽是不起眼的小动作,可还是被台上认真分析课文的徐老师看见了。

  他故意转了一个弯,“大家知道为什么荆轲明明知道不会杀死秦王,反而是飞蛾扑火吗?”

  同学们纷纷摇头,徐易幸再次问道:“你班的语文课代表是谁啊?既然你们都不会就让你班的语文课代表答一下吧。”

  宋珂星旁边的同学推了推她,示意让她站起来答题,刚回过神的宋珂星怎么会知道他讲的是什么?!她要知道了她就成神童了。

  宋珂星扭捏的站了起来,脸色通红道:“我,我不知道。”

  徐易幸嘴角的笑直达眼底,这场整蛊显然是成功了的,但他准备守住这个小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