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龙晴传之剑起昆仑

第五十二章 过关

龙晴传之剑起昆仑 我有一梦 3639 2019-05-16 10:24:27

  相较于昆仑山门前看似一片太平的景象。

  昆仑山内一间专供昆仑学府各院掌事以及昆仑宫长老们议事儿的大殿内,两名鹤发童颜的灰道袍昆仑学府上下院掌事,还有一名紫袍在身,银冠束发的老道姑正襟危坐,张太虚阴身站于靠门位置,并未落座。为首座位上头戴莲花冠,相貌儒雅,身穿紫袍,腰悬玉带的中年男子正是昆仑山主宋天合。

  宋天合面色严肃,他方才听了张太虚以阴神传回的消息,昆仑山自从他担任山主以来,一直太平发展,欣欣向荣,被外人闯入山门,并伤了清虚才从凡界带来的弟子,这还是近些年来头一遭。

  “这贼人胆子也真肥,敢在我昆仑山出手伤人,若是被我查出,我定然要将他扔去天龙潭。”说话之人是昆仑山上院掌事瞿信诚,老人家既担着昆仑学府的上院掌事又身兼昆仑长老院长老之职。

  瞿信诚话才落下,身为昆仑学府的下院掌事孙正明摇手说道:“瞿长老先莫要说这些了,当务之急我们是应查出这人来,还有清虚这名弟子来历,为何此人单单就偷袭了她?”

  听了两名昆仑山上很有话语权的老仙家的说话,若有所思许久的宋天合突然开口对站在殿门口的张太虚阴身问道:“太虚师弟,清虚师尊的弟子伤势如何?”

  几人中真正关心上官龙晴伤势的就只山主宋天合一人,当然他之所以会关心那少女伤势,并不是他为人心善,而是若说山中谁最不想少女成为清虚弟子,那便只有他了。

  宋天合身为昆仑山主已久,但山中一些禁地竟是连他都不得入,真正可以在昆仑山中任意游,不受任何拘束之人就只有清虚一人。当然清虚能够如此,皆是因为他腰间那把昆仑老祖留与他的昆仑玉笛。

  宋天合想要得到那把昆仑玉笛已久,不过性情淡冷的清虚极少会走出后山属于他的北峰,他有诸多心思都无了用武之地。同为昆仑山中人,他又不能巧取豪夺,更何况清虚一身剑术于昆仑山中根本就无人可及。

  清虚此番的凡界行,宋天合放了自己入室大弟子无境去到清虚身边,打的就是让人能够接近老仙家的主意。不过出身自天界的无境显然并未能得了清虚青眼,不然那弟子之名就不该是一凡人女子了。

  宋天合心中其实是盼着清虚最好无有弟子传承,那在清虚仙逝后,他腰间玉笛就可名正言顺的落于他这位山主之手。宋天合这诸多见不得光的阴暗心思别人自是不知,殿内几名长老听了他问话也全当他身为山主,考虑问题不止顾全大局,亦会从细微处着手。

  此时揪那敢在昆仑山上造次的贼人出来固然重要,但被伤的少女也该是大家该担心的,毕竟那是清虚带回来的弟子。

  “应该无有大碍。”张太虚回了一声,他不想夸大上官龙晴伤势,毕竟少女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受的伤,那少女身上伤多重,他身负责任就多重。

  “那就好。”宋天合看似如释重负了一声过后,继续说道:“此事暂时不要声张,瞿长老,还得劳烦您亲自走一趟,取那山河宝镜来。”

  昆仑山上的仙家宝贝极多,可探过去时光的山河宝镜便是保管在由昆仑长老院负责保管的珍宝库中。

  “是。”瞿信诚点头过后,身形仙幻于几人身前消失。

  “山主,这种事情聪一师兄最在行,您何不请他前来商量。”瞿信诚走后,孙正明起身说道。

  孙正明口中所说的聪一师兄,本名薛聪一,道名聪一真君,身居昆仑山西峰,是昆仑山宋天合他们这一代昆仑弟子中天分最高的,其剑术造诣也极高,是有望追过清虚之人,只不过近些年薛聪一在一次下山游历过后就开始迷恋上了铸造各种防御甲丸,兵丸以及傀儡丸,可说是让山中一众辈分更高的老仙家扼腕痛惜了许久。

  锻造类修者在各大修仙门派虽也有许多,但到底不如剑修更受重视,尤其是在昆仑山这种以剑修传承为主的仙家,薛聪一突然弃了剑道,改为专研锻造祭炼之术,可谓是自毁前途。

  孙正明提起原本在几名师兄弟中威望甚至更胜宋天合一筹的薛聪一,宋天合立即摇头叹息一声:“聪一师弟这两日正沉迷太极师弟他们从妖境带回来的兵甲丸,我可喊不动他,若换紫彤师妹,他或许能赏脸出西峰院。”

  殿内几人中,一直未言语的紫袍老道姑听到孙正明与宋天合说话,微垂的眼眸抬也没抬,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这老道姑正是昆仑山中有着紫彤仙子之称的炼丹炼器第一人,她身居昆仑南峰无根瀑下的紫霞观,山内弟子都畏惧她暴躁性情,不过老人家的脾气好坏差不多与清虚一样,也是会分人的。

  山中人,能够让紫彤仙子说上两句的也就是西峰院里的薛聪一了,那男子到底为何自毁了前途的真正原因也只有紫彤知道,不过这是两人之间的秘密,紫彤为了那男子,不得不日日点灯熬夜的炼丹,对外却还要保持一副什么事儿都未有的高冷神情,一如此刻,任你们如何说话,我就是老神在在,不参与,不出声,所谓言多必失,这句话适用任何时候。

  昆仑山内看似一片祥和安泰,不过因着那把龙神剑,这几万年间,昆仑山上一些人心已经变了,这其间就包括了山主宋天合。

  外人自然是看不出山内种种变局,不过身为同门同辈师兄弟,眼睛都是雪亮的,心里亦更是明镜似的。

  谁会对清虚新收的徒弟下手?

  谁不想清虚收徒?

  宋天合的山主之位当年是薛聪一让给他的,其间原因很简单,薛聪一只一心向剑道,于山主之位并不上心。

  而更早时候,已兵解于世的老昆仑山主之位则是清虚让出的,其间原因传言说与薛聪一一样,清虚一心只在剑道,死活都不做山主。

  紫彤的沉闷让殿中四人再无说话,几人就等着瞿信诚去取那山河宝镜来。

  而此时山门前。

  时间一分一秒快速流逝。

  当最后一名弟子迈入昆仑山门,站于昆仑山门前的那些各家长辈注意力再不放在上官龙晴身上,而是改为那些还未能闯关成功的自家子弟忧心了。

  上官龙晴站身张太虚身侧依旧闭目入定中。

  少女心无旁骛,仿若不是此间人。

  惹得其身侧的子淳与子贤两位仙阶弟子都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了。

  两人心中,上官龙晴此种遇大事,稳如山岳的心境,可非一朝一夕能够练就的,便是两人也自叹不如。

  他们哪里知道能够看透人心亦可看透本心的上官龙晴如此做都是被逼无奈,方才她在山门内所受那一拳拳力十分古怪,透着一股淡淡黑暗气息,丝丝缕缕始终缠绕她心湖不去。上官龙晴因着无垢身的缘故,本我自愈能力很强,对一些阴暗物质会自行抵制驱除,但想要彻底化解这几缕黑气也需要时间,加上她心脉心窍受损,若不及时驱除这些黑气,被其乘机侵入,就算上官龙晴也难保自己不会起心魔升魔障。她若是还有洁石在手还好,几缕黑气瞬间就可被洁石化解,可洁石她送给了安东,所以少女只能强自镇定心神,靠着本我自愈能力来慢慢化解掉那些黑气。

  她一直暗暗告诫自己,越是这种时刻,越不能心急。

  等下再过入山关,就算不会再有不测发生,她亦需要集中精神过关。

  上官龙晴继续闭目养神静心时候。

  昆仑山主峰山腰处一座以青玉为基石的广场上。

  接连有弟子走出一面水波文样的仙障,过关成功。

  清虚脸上微微现出些许紧张之色。

  若不是山上规矩,过山关内一切只有守关人可以查探,老仙家早就有所动作了。

  清虚脸上担心神色在幺魁过关后越发严重。

  而站身其身侧的清玄,在见了幺魁先于上官龙晴过关后,脸上神情别提多开心了。

  老家伙立即眉开眼笑的对清虚说道:“师兄,愿赌服输,你那蛟珠棋盘师弟我就却之不恭了。”

  “拿去。”清虚说话道袖只是一挥,那盘明明是摆在他所居后山一颗银杏树下石桌上的蛟珠棋盘便到了清玄手中。

  清玄脸上笑容更胜,临转身还不忘气说了清虚一声:“师兄,看来你收徒的眼光是不及师弟我的……幺魁,走了。今儿为师高兴,可赏你一颗妖丹。”

  “谢谢师父。”幺魁话落,不忘转头看了眼那道出关的水波仙障处。

  清玄与幺魁离开后,在昆仑主峰大殿内等了许久也未能见到宋天合身影的无境因为心中惦记这一场比试,快步来到了清虚身侧问道:“师尊!怎么小师叔还没出关嘛?”

  无境对于幺魁早于上官龙晴出关并不如何在意,因为在少年心中,那少女并无甚厉害之处,落后于幺魁是正理,若被她领先了那才叫意外呢。

  见清虚不回话,无境继续自顾自说着:“师尊放心,虽然小师叔没有什么修为,但我敢保证小师叔一定能过关,小师叔聪明绝顶,一道入山关怎能拦住她呢?下一名出来的弟子一定会是小师叔……”无境话才落下,走出那道水波仙障处的正是上官龙晴在山门口多看了几眼被魔王夺舍了肉身的黑眸男子。

  清虚因心中惦记着自己的爱徒,对那黑眸男子自然是只看了一眼,就完全未有何注意了。

  无境与清虚一样,心中惦记过关的也只有上官龙晴,所以见又接连有两名新弟子走出水波仙障,有些心急的说道:“师尊,不如我下山去看看。”话落,少年一路快步离去。

  在无境顺着下山路途,才要走到山门时候,山门前的张太虚微抬眸瞄了眼渐躲于山后的日色,正想对上官龙晴说,你若再不入关,山门即将关闭时候,上官龙晴忽悠睁开了双眼,看向张太虚微微一笑说道:“谢谢道长耐心守护,上官龙晴这就过关。”话落,少女迈步行向山门,却依旧是不紧不慢的从容样子。

  看着上官龙晴行入昆仑山门的背影,张太虚暗自摇头了一声:“这入山关历年来过关最快的弟子也需耗时两个时辰,那幺魁已然过关,而且用时并不长,两个时辰多一点,可见其修仙天赋在昆仑学府一众弟子中是屈指可数的顶尖人物了。希望你不会让清虚师尊失望,毕竟距离最后出关限制还有一夜时间。”

  张太虚扫看了眼昆仑山门前,确定再无新弟子入关考核,对身后子贤、子淳交待一声,之后原地消失了身形。

  他不想上官龙晴于入山关中再有任何差错,所以要亲自跟随了少女过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