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六十、情花有毒,满池红莲生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3 2019-06-10 11:00:15

  西念琴听见妻子温柔的语音,听她说得动情,又看见月光下她那白芍药花一般的面颊,她那好看的眉头深深锁起,她在为他担心,心中不禁有些感动。

  苏玉轩是苏盈盈的兄长,他心中一直在意着自己不曾照顾好苏盈盈,毁了曾经对她的承诺,又对于她多年前突然的离去耿耿于怀,这几年来他一直派人四处寻查她的下落,却一无所获。此刻遇见苏盈盈的兄长中毒,自然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但这毒似乎的确厉害,看来自己的妻子,这位药王之后似乎也对这种骇人的毒药无计可施。

  他看着她那深锁的眉头,突然又想,她明明知道自己心中有另外一个女子,却依然这般深爱自己,甚至为了他愿意去救他心中心爱的女子的兄长。

  这几年来,她一直竭力辅佐他,帮助他,任劳任怨,含辛茹苦。他对她不闻不问,她对他却始终如一。

  他对她只不过偶尔片刻温存,有时肆意索取,她也依然甘之如饴,想到此,他一时间突然有些自责起来。

  心中一时柔软了起来。

  他伸出手静静握住了她的手。

  “蕊!”

  孙春蕊抬头,见丈夫眼里突然生出无限柔情,一时间竟然呆了呆,但她知道每当他这样柔情地看她时,定是有所求的时候。

  向她寻要“醉人草”的药丸时是,求她解除苏盈盈体内的迷药时是,求她制作“避水丸”时也是……

  但这次,确实非她能力所及。

  她不能答应他。

  她将自己的手轻轻从他手中抽出,低头道:“这毒,我的确是没法子。”

  只听西念琴轻轻叹了口气,他似乎知道妻子对他心存芥蒂,沉吟了一会儿,轻声道:“这毒,另外再想别的法子。”

  庭中,夜凉如水,月色如冰。

  西念琴看了一眼那弯冷月,心中突然也升起一丝凉意,他轻声道:“你的毒,每月发作,你还是先顾着自己的身子要紧。”

  孙春蕊听见丈夫出言关心她,心中喜悦,忍不住抬起脸来抿嘴轻轻一笑。

  西念琴静静看着她,也淡淡笑了笑。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西念琴侧眼瞧着亭旁的莲池,那池中红莲已枯萎,静静淡去,池中那刚冒出水面的莲叶竟然也都一齐枯萎了。

  他叹了口气,眸光冷冽:“这毒竟然如此厉害。”

  孙春蕊也黯然道:“家父一生熟知药理药性,旨在用药治病救人,曾经也远赴苗疆,对苗疆蛊术、血咒所知甚详,也懂得解毒之法,他老人家生前总是让我多读药书、医书,以备日后所用,只可惜我当时年少贪玩,总是不肯用功。若当时能多了解些,也不至于此时束手无策。”

  西念琴安慰道:“这不怪你。”

  孙春蕊苍白的面颊上露出沉沉的伤痛和遗憾:“只可惜家父已逝,恐怕就算他老人家活着,也不会再帮我,帮我……”

  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西念琴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当日他带着孙春蕊离开药王谷。

  只留下一封书信。

  老人见女儿竟然留书出走,自然是有惊又怒。

  而且还是跟跌入谷中的病人日久生情,弃家私奔,只羞得恨不得从来不曾生过这个不孝女一般。

  本来父亲管教女儿严格是为了女儿能长大成材,将来可以继承父亲衣钵,行医救人。谁知这个女儿竟是百教无用,不甘寂寞,沉迷于情爱。

  而且竟然会为了一个初识不久的男子而弃老父于不顾,那伤心和失望又不可言表。

  一气之下竟然就病了。

  药王谷中没有仆妇下人,孙春蕊一走,老人病倒,自己虽是大夫,却难治自己的病,何况老人的病由伤心处来。

  身体只是每况愈下,也不再出门行医。

  老人一生救人无数,私交甚广,那些人见数月不曾有这老朋友消息,都心中担忧,赶来药王谷。

  于是众人轮流伺候照顾,老人身体便渐渐好起来。

  老人期间已对那不孝女死了心,又听闻她为了助情郎而炼制毒药害人,一怒之下,便宣称与孙春蕊断绝父女关系。

  孙春蕊期间带着西念琴回谷一次,药王只是避而不见。

  后来,老人得知女儿为了炼制“避水丸”的解药而误中寒毒,竟然将自己身上的血与培育的一株九阳草制成了解毒丸,让人交给了女儿。

  孙春蕊赶回药王谷时,老人已逝。

  孙春蕊从来不曾知道父亲这样爱他,她小时只觉父亲严厉,不苟言笑。

  长成少女的她只觉父亲不通人情,不关心她。

  她恋上西念琴,只因为深入骨髓的寂寞,恋上了他后,竟然就像着魔一般,中毒一般,她再也离不开他。

  她埋葬了父亲的遗体后,又回到了金刀峡。

  她为了情郎付出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弄得一无所有。也或许,她是真的爱上了他,不再仅仅因为寂寞。

  但从那以后,她不再炼制毒药害人,反倒是开始行医救人。

  还收了个关门弟子华浅,教他药理。

  这么多年来,她心中对父亲一直是歉疚的,不知如何自处……

  此刻,因为这解不了的奇毒,回想起父亲曾经的教诲来,便只恨自己不曾听从父亲的教诲,又自责因为自己的不孝害死了老父,一时不禁心中一悲,珠泪涟涟。

  西念琴知道她回想起往事,心中悲痛,有些不忍,将她轻轻搂在怀中,软语相慰:“好了,别再自责了,若他老人家知道如今川蜀百姓富足平安,你行医救人,一定会高兴的,不会再怪你。”

  孙春蕊道:“可即便如此……”

  西念琴截口,柔声道:“我知道,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说完这句话,孙春蕊突然在他怀中安静下来。

  她的确需要他这句话的安慰,不然,她似乎不明了她的价值所在。

  在他怀里安静了片刻,孙春蕊突然皱了皱眉头,跳了起来,轻声叫道:“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