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七、一往情深,黄昏青冢暮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2 2019-06-07 22:04:43

  棺盖与棺木之间露出一条窄窄的缝隙。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稍微一使劲,缝隙更大了一些。西念琴和苏玉轩都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竟然不敢去看那棺中的东西。

  既害怕看见棺木中出现的是盈盈的尸身,又害怕不是,若不是,那一定就是有危险的东西。

  看见一只白色的衣袖,就像苏盈盈平日里穿的白色衣衫一样。

  两人的心都猛地一沉。

  难道,棺中竟真的是苏盈盈?

  苏玉轩没有勇气再去推棺盖了,他害怕看见自己妹妹的尸身。

  他心中刚刚有了点希望,他不希望这个希望在下一秒就消失。

  西念琴却猛地一把推开棺盖。

  两人都急速向后退了几步,用一根木棍护住全身。

  万一棺木中不是盈盈,那么造这座坟的人一定会别有用心,那么棺中说不定会藏有暗器,毒蛇猛兽什么的,不得不防。

  黄杨木棺盖重重地落在一旁的黄土上。

  静待片刻,什么动静都没有。

  没有暗器发出,更没有什么毒蛇猛兽。

  苏玉轩突然一脸惨白,他抬头看了一眼西念琴,西念琴的整张脸就像被霜冻一般,他怔怔地站在那里,嘴里喃喃道:“不会的,盈盈不会死的!”

  此刻他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神志已几近崩溃。

  棺木中没有暗器,没有陷阱,他的推断错误了。

  那么,棺木中只能是苏盈盈的遗体了。

  苏玉轩神色也很沮丧。

  孙春蕊这时却慢慢走了过来,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瞧着他们,眼里似乎还有泪波。此刻她见到自己的丈夫为另一个女人而疯狂,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西念琴似乎都站不稳了,他唯一的希望破灭了,他双膝一软,就这样跪在了黄土堆上。再也没有力气去合上那棺盖了。

  苏玉轩神色黯然,慢慢走过去,想要将棺盖合上。他走到那棺木边,虽然不想亲眼见到妹妹的遗体,但他还是忍不住向那棺木中瞥了一眼。

  他突然愣住了,声音发抖,眼里发着光,嘴唇颤抖着叫了起来:“西兄……快来,不是……

  不是盈盈!”

  西念琴正自悲伤,听得他这样叫,猛地起身,奔到棺木边。

  棺木里躺着的,只是一套衣服而已,是一套崭新的、洁白的,绣着寒梅图的一套白色衣裙。

  斜斜地从缝隙里看过去,就像是一个人躺着。

  然而,只是一套衣裙而已。

  棺木里竟然不是苏盈盈的遗体。

  西念琴呆住了,转而却又站起身来放声笑了:“我早就知道,这里面绝不会是盈盈的尸身,盈盈她一定不会死!”

  他笑着笑着突然又流下泪来,这次,是开心的泪。

  苏玉轩却一把抓起了那棺木中白色的衣裙,皱眉道:“是谁弄这样的恶作剧,盈盈到底遇见了什么事……”

  西念琴转过头来笑道:“苏兄,你放心,只要没见到……”

  话刚说到一半,他突然怔住了,嘴里就像被人塞进了一个大鸡蛋,再也说不出话来。

  苏玉轩那一张白俊的脸竟然突然变成了惨碧色,两只眼睛也闪着绿光,简直是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黄昏的荒冢边,打开的棺材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苍白的脸上闪着惨碧色的光,就连眼珠也闪着绿光,嘴角还悠悠地淌着鲜血,这简直就像是,简直就像是突然从那棺材里爬出来了一个嗜血的恶灵。

  突然听得孙春蕊颤声道:“小心,衣服上有毒……”

  苏玉轩手一颤,衣服落入棺木中,瞬间化作了飞灰。

  这棺木里若不是盈盈的尸身,便一定是故意有人设下的陷阱。

  他一时兴奋盈盈没死,居然如此大意!

  西念琴和孙春蕊同时奔了过去。

  苏玉轩站起身来,只觉得面前的天色变了,似乎都变成了桃红色的,漫天都是桃花在飘啊飘,身形摇摇欲坠。

  西念琴抢过去扶住了他。

  “你觉得怎么样?”西念琴一脸的担忧。

  孙春蕊急忙从怀中掏出一颗黑色的丸药塞入苏玉轩嘴里,苏玉轩咽下了那颗药丸,嘴角的鲜血却依旧不停淌出来。

  西念琴出手封住了他身上大穴,以防毒气攻心。

  “什么怎么样?”苏玉轩丝毫没感觉到那里不舒服,反而只是觉得全身热血沸腾,只觉得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流不完的鲜血一般。

  面前的人似乎都笼罩在一片桃红色的光晕里。

  苏玉轩似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嘴角在流血,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双眸子里的绿光慢慢淡了下去,他苦笑道:“真没想到,这毒这么厉害!”

  孙春蕊道:“快,快,带他回金刀峡医治。”

  苏玉轩终于缓缓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两人将昏迷的苏玉轩弄上马背,打马飞奔回金刀峡。

  马蹄声刚刚远去,林中却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他就像一个突然从地底里突然钻出来的幽灵,静静地站在那掘开的坟墓边。

  他全身都裹在黑衣里,就连脸都被一块黑布蒙住,只有眼睛那儿留出两个洞孔,露出一双阴鸷而冰冷的眸子,那简直不像是人类该有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某种奇怪的食人兽眼看着到嘴的猎物逃脱之后的那种愤恨又凶狠的眼神。

  他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喉咙里吐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声音,像夜枭的叫声一般,凶狠的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突然一回首,他一掌拍下,那具黄杨木棺材在他的手掌下片片粉碎。

  他咬牙切齿道:“西念琴,你真走运!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

  暮色渐渐笼起,林中乌鸦呱呱叫着回巢了。

  那新坟处,突然起了火,那碎成片片的黄杨棺木在大火中燃烧,发出“噼啪”的声响。然后,火越烧越大,连带着坟周边的长草、灌木和小树也都着了火。

  只可惜西念琴和孙春蕊为救人心切,已经带着苏玉轩策马急急离开了清华门,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新坟的坟头起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