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六、一往情深,黄昏青冢暮1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7 2019-06-06 22:33:13

  他这么做也是逼于无奈,一时之间情感压过了理智,所以才挟持了孙春蕊。他没想到的是,西念琴听到了盈盈的死讯后竟然会那么激动,这证明他并非是喜新厌旧之人,那么到底他们两人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与盈盈分开而娶了现在身边这个女子呢?

  他想弄清楚到底盈盈发生了什么事,盈盈到底是怎么死的。

  苏玉轩慢慢向荒冢那儿走去,远远地便看见一个白衣男子跪在一座新坟前,那人正是西念琴。一个黄衫女子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呆呆看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正是孙春蕊。

  苏玉轩没有想到的是,孙春蕊居然也能找到这里来。

  他慢慢走近前去,站在她身旁不远处,神色有些奇怪。

  她似乎感觉到身旁有人走近,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一张白芍药花一般的秀脸上满是泪痕,眼里还带着泪珠,玄玄欲滴。

  那表情突然让苏玉轩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但她只淡淡地在他脸上扫过一眼,便再也不看他,而是痴痴地盯着那跪在坟前的白衣男子。

  苏玉轩默默站在那里,并没有走上前去。

  他心里也很难过,也很愤怒,也有很多疑惑。

  但是,此刻西念琴正跪在他妹妹的坟前,那肩膀正在轻轻颤抖着,虽然他竭力抑制着,但还是能让人看出他在哭,他面前的黄土已经湿了一大片。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个男人会为一个女人落泪,那他一定是爱那个人入骨的,甚至把她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会与她分开呢?

  或许,他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他看见西念琴这样伤心,只觉得不该这时候前去打扰他,只得默默站在他的身后,让他在那儿尽情发泄自己的悲伤。

  西念琴呆呆地在坟前跪了很久很久,孙春蕊就这样一直站在他身后默默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流泪。反倒是苏玉轩站在他们两人身旁,静静地,却流不出一滴泪来。

  日光渐渐西斜了。

  他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走上前去。

  西念琴依旧呆呆地跪在那坟前,手里握着苏盈盈的那只玉簪,玉簪在手心里握得太紧太紧,已刺破他的手掌,他的手心里满是殷红的鲜血。

  他见苏玉轩走近前来,赶忙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苏玉轩在他身边轻轻蹲了下来,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他看见西念琴为他妹妹这般伤心欲绝,不忍心再责怪他,但是安慰的话,却也说不出口。

  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开口了:“西兄,你……”

  西念琴突然喃喃道:“盈盈不会死的,她没死,她一定没死……”

  苏玉轩看着西念琴惨白的脸,充血的双眼,以为他因受的刺激太大而疯狂,忍不住出言安慰道:“西兄,盈盈她确实,你节哀顺变……”

  虽然他自己也无法一时接受,这安慰的话也的确似乎不该由他说出口,但他的确没想到西念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并不希望西念琴因此变得疯疯癫癫。

  但西念琴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嘴里喃喃道:“盈盈没死,盈盈没死!”

  他那一双眼里虽然满布血丝,但眼神却是清亮的,苏玉轩看着他的眼睛,不由得一怔:“你说什么?”

  西念琴拿着手里的那只碧玉簪问他:“你在哪里发现的这只玉簪?”

  苏玉轩不明就理,怔了怔,转头看着坟冢,疑惑道:“这只玉簪就插在这坟头上。”

  西念琴眼里闪着光:“如果土里真的埋的是盈盈,那埋她的那人为何不将玉簪一起放进棺木中陪葬或者是带在身边留作纪念,而是要插在土中让人发现呢?”

  苏玉轩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西念琴道:“造这座坟的人有意将这玉簪插在坟头上,显然是想让看见的人确信坟里的人是盈盈。”

  苏玉轩道:“你是说这坟里不是盈盈,盈盈没死?”

  西念琴不说话。

  苏玉轩听着他的想法虽然有些疯狂,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但是,如果土里不是盈盈的尸身,那造这座新坟的人有什么目的?那人又会是谁?

  一切答案,只有真正看见棺木中的东西才会明晓。

  两人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西念琴转头对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孙春蕊道:“蕊,你去找两根粗一点的树枝来。”

  孙春蕊应了一声,也没问为什么,便去了。

  苏玉轩不禁在心中暗暗赞叹孙春蕊真是对西念琴言听计从,那个在他面前那么泼辣地扇他耳光,对他施暗算的女子,对西念琴居然如此温顺服从。或许,女人只会对她心爱的男人才这么温柔吧。

  他心里居然开始有点暗暗羡慕起来。

  不一会儿,孙春蕊便折了两根不长不短,又有些粗的桃树枝来。

  西念琴和苏玉轩一起拔出墓碑,慢慢将黄土移到两旁,新建的坟,土层比较松软,不一会儿,黄土中便露出一具黄杨木棺来。

  孙春蕊一直站在他们身后一言不发,这时见他们竟是要打开这具棺材,忍不住颤抖着语音喊了一声:“相公,你们……”

  西念琴从她手中接过那两根桃树枝,道:“蕊,你走远一些……”

  孙春蕊虽然不明就理,但依然依言后退了十几步。

  西念琴和苏玉轩两人分站在棺木两端,一人手中拿着一根桃树枝,就要去撬开那棺盖。

  夕阳西下,金辉映照在一袭黑衣,一袭白衣的两个男子身上,那两个男子却正一人拿着一根桃树枝要去撬开那荒山野冢里的一具棺木,那情形,真非任何人描述得出。

  山风漫吹,长草在风中发出“嘶嘶”响动。

  孙春蕊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眼里满是担忧。

  但想要知道真相,唯有开棺一看。

  西念琴和苏玉轩都忍不住紧张起来,两只木棍紧紧抵住了棺盖合缝处,两人对视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同时使劲,“哧”地一声轻响,那黄杨木棺盖被掀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