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五、狭路相逢,谁是痴情种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83 2019-06-06 16:34:33

  脸颊依然火辣辣的疼,但他心里却不怎么恨她了。

  他觉得她不是个坏女人,若是坏女人,刚才她也就不会给他吃解药了。

  她这样做可能只是恼怒自己挟持了她,还告诉她丈夫盈盈的死讯,逼得她丈夫又弃她不顾,但她终究没杀他。

  他站在林中发了会儿怔,呆呆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决定还是去一趟清华门。

  这里离清华门并不远,他身上毒已解,内息通畅无阻,于是便施展开轻功向清华门奔去。

  不一会儿便看见一条大河,沿着河岸奔了片刻,便到了清华门的翠云峰。

  远远地便看见两匹骏马在路边低头吃草,正是西念琴和孙春蕊的马匹。

  苏玉轩当然知道西念琴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因为他曾经落入金刀峡大公子庄盛之手,就是被西念琴所救,他不但救了他,还同他一起安葬了他的族人。

  那时荒火教遭金刀峡重创,他被虏,身受重伤,被人囚禁在密室内,庄盛每日想无数新奇的法门来折磨他,十几日下来,他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更可恶的是,庄盛折磨完他,然后再强行给他灌滋补汤药,这是既不让他死,也不让他好好活着。

  那段日子,他日日饱受折磨,精神几近崩溃,简直生不如死。不知那样的日子过了多久。

  敌人不杀他,只不过是想以他的性命来引诱荒火教残余的教众前来援救,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当然明白,他全身功力几乎都被废了,留在世间也是废人一个。而荒火教是大势已去了。如果别人来救他,反倒还累得别人会丢失了性命,不如痛快一死,免得受这无休止的痛苦。就在他狠下心来,打算自尽的那一刻,突然听得门外数声惨叫,密室的门突然竟开了。

  一个黑衣人闪身进来,他还只道是荒火教逃脱的哪位长老不顾生命危险前来救他。

  然而那人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砍断了他的手链脚链,立刻拉着他就要出去。

  他突然意识到这人绝不是荒火教的人,不禁心生警惕。

  他顿住了脚步:“阁下是谁,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那人拉下了面纱,压低声音道:“是我。”

  黯淡的烛光中出现的竟是一张面如冠玉的俊脸。

  苏玉轩惊异道:“西公子,怎么是你?”

  西念琴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带你离开再说。”

  苏玉轩连日来备受折磨,几乎都走不动了。

  西念琴索性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背起了他,偷偷离开了囚室。

  一路上虽然遇见几个下人,但金刀峡的下人们素来知道西公子风流成性,从外面偷偷背进来一个女子在他们眼里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是以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那件黑袍不但将苏玉轩浑身的伤都遮住,就连脸都遮进袍子里,只露出一大把黑头发。婢女们真的以为西公子背的是个女子,只是退在一旁痴痴地笑。

  西念琴将他救出金刀峡后就带着他来到了这清华门,这儿地处偏僻,少有人来,他更没想到西念琴早让人在这儿盖了一件茅舍,好让他在这儿养伤。

  西念琴仔细地在他伤口上慢慢涂上药,安慰道:“你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伤会很快好的。”

  苏玉轩挣扎着从榻上坐起身来:“我听孙长老说你和盈盈坠崖死了,怎么你会……”

  西念琴于是向他讲述了坠崖后的经过。

  苏玉轩道:“那盈盈她……”

  西念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

  苏玉轩神色黯然,满脸都是忧色。

  西念琴安慰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妹妹的。”

  苏玉轩抬头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西念琴点了点头:“我说过,不管盈盈是什么身份,我都会好好照顾他。”

  几天后,西念琴带来了几个消息,他的父亲孙天霸已死,其余的教众有的已经投靠了鬼面郎君,有的投靠了金刀峡的大公子庄盛,只有一小部分仍然在逃。

  苏玉轩叹了口气,似乎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几天后,西念琴同他一起回了一趟荒火教,将那些能辨认的,不能辨认的尸身都一齐焚化了,然后在这清华门立了一块墓碑。

  虽然是金刀峡灭了荒火教,但他却并不恨西念琴,因为在立场上,他从来未站在任何一边,甚至,他还救过他。

  他终于确信妹妹找到了一个良人,一个男人愿意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放弃一切尊荣和地位,只为守护她和她的家人,那么这个人绝对是可靠的。

  后来当他得知西念琴找到苏盈盈后,他便飘然远去了。那时,他武功几乎已全废,内力所剩无几,荒火教已被灭,他只觉得万念俱灰,而唯一的牵挂,妹妹有了归宿,他便只想从此隐姓埋名,过些平静的日子,他并不想报仇。

  他离开了川蜀,四处浪荡,做些平凡的工作,近年来他有些牵挂盈盈,才又回到川蜀来,想探望一下妹妹,谁知听得西念琴竟然成了川蜀的霸主,而夫人竟然不是苏盈盈。他来到这清华门想拜祭一下荒火教牺牲的教众,却发现了那荒草丛生的坟墓前竟然多了一座新坟,坟前的土中插着一支玉簪,墓碑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苏盈盈之墓”!

  他惊呆了,他只道他的妹妹必定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是以他才安心离开川蜀,谁想到苏盈盈竟然死了,他那温婉美貌,如花似玉的妹妹竟死了。

  他于是想法进金刀峡做了下人,他从府中众人口中才得知,金刀峡的夫人叫做孙春蕊,是药王之女,几年来扶持丈夫平复了四方门派。

  而府中从来没有一个叫做苏盈盈的女子。

  难道西念琴早就抛弃了盈盈?

  他心生愤怒,立刻就要找西念琴讨个说法。

  只可惜他在金刀峡大半个月,不仅没见着西念琴,也没见着孙春蕊。后来才听一个马夫悄悄说与另一人听,夫人进锦屏山寻找庄主的话。

  他于是便三天三夜守在锦屏山下山必经的路口等他们下山。

  这才有了他突然落在孙春蕊马上并挟持她的那一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