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四、狭路相逢,谁是痴情种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1 2019-06-05 22:02:00

  孙春蕊娇笑着跳下马背,蹲在他面前,一张秀脸上却满是娇柔的笑意:“我还道你有什么大的本事呢,原来……”

  苏玉轩没想到这看似柔弱而温婉的女人竟然用这样恶毒的方法对付他,不禁又是愤怒又是惊恐。他又想到自己在江湖上闯荡那么多年,如今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一个女人骗了,忍不住又羞又愧,一张俊脸登时变得时青时红。

  他看着面前那张秀脸,双眉倒竖,忍不住怒道:“你偷袭暗算又算什么本事?”

  孙春蕊秀眉一挑,一张笑颜登时便消失了,那一张白芍药一般的秀脸满脸怒容,秀目一瞪,突然便重重地扇了他一个耳光。

  苏玉轩一愣,没想到这看似柔婉的女人竟然这样泼辣,他只觉左边脸颊瞬间便滚烫起来。

  若是平时他挨了这样一个耳刮子,不立时跳起来找那人拼命才怪,而这时他中了毒,全身不得动弹,只能怒目圆睁,那眼里的怒火简直可以把人烧成灰了。

  孙春蕊却又轻巧地蹲在他面前,两根春葱般的手指间夹着那根沾着毒液的银针,娇声笑道:“我若没本事,你又怎么会上当呢?”

  苏玉轩闭上嘴巴,咬紧了嘴唇,不说话。

  孙春蕊娇声笑道:“这样吧,你跟我道歉,我便给你解药。”

  苏玉轩不仅闭上了嘴巴,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孙春蕊突然收敛了笑容,又怒道:“道歉难道比死还难?”

  苏玉轩睁开了眼睛,道:“你索性杀了我便是。”

  孙春蕊怒道:“我偏不杀你,偏要你道歉,你不道歉信不信我再刺你几针。”说着举起那毒针作状要刺。

  苏玉轩睁大双目,怒目而视:“你要杀就杀,士可杀不可辱。”

  那知孙春蕊突然又展颜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苏玉轩一愣,面前这女人忽怒忽喜,情绪让人简直捉摸不定。

  但他已经觉出面前这个女人绝非善类,他因一时疏忽大意而中了这女人的圈套,他无话可说,他只怕面前这女人那温婉的如同蜜糖般的笑意后藏着更恶毒的计谋。刚才他就是因为一时轻信她,疏于防范才会被她有机可趁。

  遇见这样疯疯癫癫,让人无所适从的女人,他索性心一横,做好了随时死的准备。

  孙春蕊突然站起身来,幽幽道:“你妹妹真是幸福……”

  这一句话没头没脑,听得苏玉轩突然一怔。

  只听她幽幽道:“你也真是一个好兄长,为了妹妹,什么都肯做,死也不怕。如果有人也关心关心我,如果……”说着说着她的语声慢慢小了下去,竟然背转身去,轻轻抽噎起来。

  苏玉轩又是一愣,听她语气真诚,不像作假。

  但她此番哭泣,却不知为何。莫不是又想骗他?

  她背对着他,肩膀轻轻颤抖,小声地啜泣着,这伤心却绝不是装出来的。

  苏玉轩心中刚才的怒火突然便消了大半,心中对她的怨恨也消了。

  他竟然忍不住问道:“难道,没人关心你?”

  孙春蕊突然转过身来,一张秀脸上满是泪痕,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一滴晶莹的泪珠,脸上却又是怒容,她怒道:“你说呢?自己的丈夫成天里记挂着另外一个女人,知道她死了,扔下妻子,不管她的死活便飞奔离去,你说呢?”

  她这一顿怒吼竟然让苏玉轩住了嘴。他的确无话可说。

  孙春蕊怒道:“本来,从现在开始我们夫妻可以和和睦睦的,若不是你出现,若不是你告知他苏盈盈的死讯,他怎么会又抛下我。”

  苏玉轩深深看了她一眼,突然叹了口气:“既然你明明知道他不那么爱你,你就该离开他。”

  孙春蕊一张秀脸涨红了,震怒道:“你胡说什么?”

  苏玉轩淡淡道:“我没胡说,一个男人心里有别人你就该离开他,你就是再缠着他也是没用的。”

  孙春蕊突然又抬手扇了他一个耳光,只不过这个耳光却似乎没有刚才那个那么重。

  苏玉轩轻笑着摇了摇头:“你实在不是一个可爱的女人,怪不得……”

  孙春蕊一张秀脸变得惨白,她狠狠咬着嘴唇,嘴唇都被她自己咬破了,她怒目瞪着他,忽地抬手,左右开弓,又扇了他几个耳光。

  苏玉轩咬牙道:“你最好是现在杀了我,否则,我若有了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你!”

  孙春蕊道:“好,如你所愿!”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塞入他嘴里,轻轻一合他下巴,那颗黑色药丸已被苏玉轩吞下肚中。

  苏玉轩大惊:“你给我吃的什么?”

  孙春蕊眯着眼睛笑道:“你不是不怕死么,吃的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已经中了我的毒。”

  苏玉轩被她这样一说,竟然哑口无言。

  说完这句话,她竟然不再看他一眼,跨上马背,打马飞奔而去。

  这一下苏玉轩倒真的是愣住了,这个女子的所作所为样样都出人意料,与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

  她有时看起来那么柔弱,有时候看起来又那么坚强,似善似恶,非正非邪。

  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她活得并不快乐,她刚才的眼泪和哭泣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

  他起初还担心着她给自己吃的丸药是什么,突然觉得刚才被她毒针刺过的手腕处又酸又麻,他忍不住甩了甩手腕。

  咦,他能动了,他居然能动了。

  他惊诧极了。于是在地上盘膝而坐,微微调息,发现体内真气一切并无异样,身子也有了力气,一切恢复了正常。

  他看向手腕处那个流血的小孔,沁出的血是殷红色的。

  苏玉轩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的毒竟然已经解了。

  他刚才吃下的果然是解药。

  他心里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想起那女子白芍药般的秀脸、那满脸的怒容,想到她那睫毛上挂着的晶莹的泪水,想起她打自己的几个耳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发疼的面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