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三、狭路相逢,谁是痴情种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6 2019-06-04 16:01:02

  那人道:“与她无关,那就是与你有关了。”

  他的语气竟是蛮不讲理的。

  孙春蕊从未见过她的丈夫对谁这般忍让,这般低声下气过,可这人却偏偏得理不饶人。

  但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她也猜不出,只好不说话。

  西念琴正色道:“我没看护好她,是我的责任,你要怪就怪我吧。”

  那人的声音颤抖了起来,握着匕首的手也似乎颤抖了起来,道:“当初我将她交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西念琴垂下了头,不说话。

  那人道:“你答应过我会照顾她一生一世,而你竟然……竟然娶了别的女人。”

  他似乎越说越气愤,拿着匕首的手也抖得更厉害了。

  孙春蕊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说话,此刻她终于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了。她也猜到了此刻身后劫持着她的这个人必定是苏盈盈的亲朋好友。

  她于是插嘴道:“当日,苏姑娘突然离开,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

  那人咬牙恨道:“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缠着他,我妹妹又怎么会伤心出走?”

  这人正是苏盈盈的大哥苏玉轩。

  孙春蕊的一张秀脸早已气得苍白,但她此刻却咬紧了嘴唇,不再说话。

  西念琴慢慢垂下头。

  苏玉轩的语气竟由悲愤转为悲痛:“若非如此,盈盈也不会死……”

  他这句话说出来,西念琴和孙春蕊都吓了一跳。

  孙春蕊一张脸变得毫无血色,西念琴浑身都颤抖着,他颤抖着嘴唇,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说什么,你说盈盈,她死……”

  他整个人都在马上坐不稳了,几乎就要跌下马来。

  “怎么会?”西念琴眼里似乎满是绝望。

  苏玉轩似乎没有料到西念琴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反而愣了愣,道:“难道我会骗你?”

  说着他放下那握着缰绳的手,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簪递给西念琴,只是右手的匕首依然不离孙春蕊的脖子半分。

  西念琴接过那只玉簪,拿在手里仔细瞧了瞧,一张俊脸变得惨白,嘴里喃喃道:“不错,这是她的玉簪,这是她的玉簪。”他的一双清澈的眸子瞬间变得充血,脸色也变得从未有过的奇怪。

  孙春蕊看见自己的丈夫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这般难过,心中自然是说不出的痛楚,何况此刻还被那个女人的兄长挟持着。

  她死了,有自己的丈夫为她难受,有兄长替他讨说法,自己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难过。

  她眼中滚下一颗泪珠来,正好滴落在苏玉轩拿着匕首的手背上。

  苏玉轩没料到这女子会哭,惊异道:“你居然会难过?”

  孙春蕊道:“我为何不能难过?”

  苏玉轩道:“你这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没有你,盈盈怎么会死?”

  此时西念琴已慢慢镇定了下来,他静静问:“苏兄,你怎么知道盈盈她……”

  苏玉轩道:“前几天,我去扫墓,发现了盈盈的坟墓。”

  西念琴眸子一冷:“在哪里?”

  苏玉轩道:“就在清华门,我……”

  他话还未说完,西念琴已经打马飞奔而去。

  苏玉轩愣了愣,像是没料到西念琴反应会如此激动。反倒是孙春蕊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哦!”苏玉轩此刻仿佛才反应过来,他想了想,收起了对着孙春蕊脖子的匕首,拉起了马缰绳,打马向清华门奔去。

  一男一女挤在一匹马上,一路颠簸,免不了肌肤相亲,苏玉轩只得不时往后挪动一下,以免两人靠得太近。

  孙春蕊似乎觉察到了,忍不住道:“你刚才挟持我的时候都没讲男女授受不亲,这会子又别扭些什么?”

  苏玉轩一时语塞:“我,我……”

  孙春蕊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回转头看了他一眼,见身后是个清俊的男子,只是面上颇有些风霜之苦。

  苏玉轩正对上一张白芍药般的秀脸和一对水波漾漾的大眼,不觉红了脸。他这一生,还从未靠一个人女人这么近过。

  孙春蕊回转了头,两手拉住了马缰绳,道:“抱紧了。”

  苏玉轩犹豫了一下,真的伸出双臂抱住了她的腰。

  孙春蕊轻轻笑了一下。

  孙春蕊策马奔驰了一会儿,眼看离清华门不远了,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

  小树林中,阳光从头顶的叶片中洒落下来,一片一片光斑洒落在人的衣衫上。

  此刻驰马徐行的两人就仿若是一对出门散心的恩爱情侣,苏玉轩的心里居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马走得越来越慢了,几乎就要停了下来。

  阳光照在人身上,有些异样的躁热。

  “怎么不走了?”苏玉轩忍不住问道。

  孙春蕊静了静,突然柔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玉轩愣了愣,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苏玉轩。”他说,语气已经完全不同于之前冷冰冰的了,带着一丝疑惑,还似乎有一点温柔。

  孙春蕊柔声笑了:“苏玉轩,很好的名字,人如其名,苏公子的确面如冠玉,气宇轩昂。”

  头一次听见一个美貌女子当面称赞自己的容貌,这对从小家教甚严,没接触过什么女人的苏玉轩来说,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他低下头,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而面前这女子好像也不是太坏……

  “只可惜……”听得只可惜这三个字,苏玉轩只觉得有根尖针在自己的右手手腕处划了一下,他刚惊觉抬手,却发觉全身竟然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他竟然就这样从马上跌了下去。

  他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右手手腕处有一个被银针扎破的小洞,那小洞里留出来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孙春蕊此刻正坐在马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她手里正捏着一根细细的银针,针尖上闪着蓝光,显然是沾有剧毒的。

  “你,你……”苏玉轩倒在地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