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二、狭路相逢,谁是痴情种1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70 2019-06-03 10:22:48

  孙春蕊忍住笑意,打马追,柔唤道:“相公!”

  西念琴冷冷“哼”一。却再打马,而孙春蕊并骑走路。

  孙春蕊冷冷侧脸,冷冷神,冷冷表情,却忍住“扑哧”一笑。

  西念琴脸瞬即白,皱眉转脸,冷冷眉毛轻轻一挑,一脸满:“笑?”

  孙春蕊捂住小嘴,笑意却睛里跑,柔笑道:“吃醋?”

  西念琴白俊脸似乎红,眸子却依旧冷冷,嘴里冷冷道:“谁吃醋?”

  孙春蕊笑道:“儿气鼓鼓青蛙,吃醋?”

  西念琴自己似乎意思,鼻子里却“哼”一,抽马鞭孙春蕊匹马马臀抽一鞭,马儿吃痛,载孙春蕊飞速跑。

  山道树荫满,顶鸟鸣隐茂盛树枝树叶间,虫儿草丛间长鸣,一片睦美景象。

  孙春蕊策马飞驰山道,心里愉悦,觉终始够触摸丈夫真心。

  浓荫匝,间似乎缓缓叶片滑。而茂密树林间却并安宁,顶一棵大树间一双精光闪闪眸子却一眨眨盯路骑马奔人。

  孙春蕊内心愉悦,丝毫注意顶危机。嘴里甚至哼名小调,幸福自觉嘴角洋溢。

  突听马儿一长嘶,孙春蕊觉身突一人,未等反应,一柄寒光闪闪匕首抵住脖子。孙春蕊见握匕首一粗糙大手一截黑袖子。

  孙春蕊大惊,挣扎跳马,身人却冷冷道:“若一,就用匕首刺穿喉咙。”

  ,另外一大手拉住马缰绳。

  孙春蕊果再一敢。性攸关,自懂该示弱就示弱。

  人见再,冷冷道:“,果乖,听话。”

  孙春蕊弄清楚方人,夫妇与江湖结仇太,无论谁杀,行踪一隐秘,谁道山呢?莫非拦路打劫盗匪。

  睛转转,娇笑道:“小妇人与阁并相识,阁若银身一,妨就取。”

  身男子却冷冷道:“必巧言狡辩,道就金刀峡庄夫人,并银。”

  孙春蕊心一惊,人居道身份,而且并钱财而,……

  嘴却依笑道:“位壮士怕找错人,并找夫人,小妇人……”

  人冷笑一,道:“药王人精通毒性,而且言善辩。”

  孙春蕊子才真吃一惊,人将往一切摸清楚,谁?江湖杀仇人实少,道药王之女人却几。

  孙春蕊脖子柄寒光闪闪匕首,此刻明历人怀,整人似乎抖。面一历明,却又自己一切如指掌人,人感害怕。何况,除身份识,本一弱女子而,一一武功弱女子。

  身人似乎害怕,冷冷一笑:“放心,并杀。”

  “……”

  人道:“刚才哪里。”

  孙春蕊道:“山。”

  人道:“,就山。”

  孙春蕊似乎变极听话,乖乖牵马缰绳,乖乖拉转马,乖乖走刚路。

  远远见路人一人一骑缓缓策马而,马人白衣翩翩,目如寒星,面若冠玉,西念琴。

  孙春蕊口喊,颈匕首,又住口。

  西念琴早瞧见面情形,却色,缓缓驱马而,西念琴冷冷眸子,冷冷面色,冷冷盯面人,凌厉眸子子透一股无形杀气。

  如今妻子落入人手,敢轻举妄而。

  孙春蕊身人却笑道:“西兄近?”

  西念琴冷冷眸子盯,语气冷冷:“阁谁?记阁朋友。阁何无故虏劫妻子?”

  身人却笑道:“西念琴,真认识?”

  拉缰绳手突松,似乎解脸面纱,而右手里匕首却丝毫离孙春蕊脖子半分。

  “西念琴,认?”人又笑道。

  西念琴面色果变变,语气软,叹口气道:“……!”

  身人笑道:“终认!”

  西念琴神色复杂,语气似乎软:“夫妇并无罪之处,何……”

  孙春蕊瞧见西念琴表情,听话语,人竟老相识,既如此,何虏劫自己?

  忍住插嘴道:“相公,谁?”

  西念琴一,缓缓垂,神色黯。

  身人却厉道:“闭嘴!”

  孙春蕊道人并非杀,恐怕情求西念琴,拿做挟而,胆子便大:“杀死,却让闭嘴,嘴长身,话就话……”

  人冷冷道:“怕死?”

  孙春蕊道:“死当怕,总让道杀死由!而且落手里,杀就杀,休让求饶!”

  人道:“!骨气,就……”

  西念琴连忙道:“兄台,件,与无关。”

  人道:“竟如此维护?”语气竟似乎一丝失望。

  西念琴道:“件确与无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