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一、春浅红怨,醒眼是何人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32 2019-06-02 15:07:26

  西念琴在前面带路,孙春蕊静静跟在他身后。

  朝阳照在两人身上,真的是说不出的舒服和暖和,孙春蕊的心里也很温暖。而西念琴却黑着一张脸走在前面。

  孙春蕊自然看不见丈夫此时的面色,她更想不到丈夫此时正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对她的殷勤爱护而生着气。

  在她的心里,这世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男子能够与她丈夫相比,那个白衣少年的确是对她关怀备至,爱护有加,而且屡次三番救她,即便如此,她的心中也只有感动和感激,却不会有丝毫的男女之情。但是无论如何,被一个人爱上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更何况那人还是一个绝代风华的清纯少年。

  她想起那白衣少年,心中不免有一丝歉意和不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无论一个女人多么厉害,若是有一个男人不顾生命危险去救她,那个女人都难免会动容的。

  西念琴似乎看见了她的表情道:“怎么了?”

  孙春蕊淡淡笑了笑:“没什么。”

  今日一别,真是不知道何时能够再见了。

  但孙春蕊咬了咬嘴唇,回过神来。

  西念琴的神情有些冷,脚步更快了一些。

  孙春蕊也加快了脚步追上去。

  两人并肩走在梅林中,轻风拂过,粉梅片片落在两人发丝和衣襟上,一阵冷冽的香气。

  梅林尽头有棵十来人合抱粗的大树。

  大树枝叶繁茂,遮出一片巨大的绿荫地。

  真不知这树有几百年历史了,竟然长得这般粗大。

  西念琴走过去在那粗大的树干上轻轻敲了敲。

  孙春蕊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块地方的树皮比别处的要光滑许多。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树干上竟然开了一扇小小的门,西念琴已经走了进去。

  孙春蕊惊异未定,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西念琴道:“快进来。”

  孙春蕊如梦初醒,赶紧跟着丈夫走了进去。

  树门已经缓缓合上,西念琴手里不知道何时却多了一个燃着的火折子。

  孙春蕊惊异道:“相公,这……”

  还未等她说完,突然发现身子不由自主地失重往下坠,她不由得紧紧拉住了西念琴的手臂。她这才回过神来,他们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四方形的铁皮盒子里。四周黝黑的铁皮墙壁,触手生凉。

  孙春蕊惊疑不已。

  铁皮箱一直匀速下降着。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分,脚下发来一声震响。

  看来他们是着地了。

  西念琴轻轻不知道在墙壁上怎样按了一下,面前的一扇铁皮突然像门一样开了。

  西念琴拉着她的手走出去。

  铁皮箱的门轻轻合上了,然后便缓缓地升了上去。

  孙春蕊看得惊疑不已。

  “相公,这难道是?”她惊讶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西念琴淡淡道:“这个机关是我无意间发现的,走吧。”

  出口竟是一个山洞,洞口竟是在锦屏山的山脚。只是洞口草木茂盛,藤萝蔓生,如果不仔细去寻找,很难看出这里有个山洞,就算进了洞里,也很难发现那个机关的秘密。

  这个机关竟然直接从山顶那大树的根部通到山脚来,不知道是怎样聪明的人才能想出这样的机关。

  他们走出山洞去,刺目的阳光映入眼帘。

  一个人在黑暗中呆的时间长了点,阳光总会有些刺眼的。

  山脚下有户农家,西念琴拉着孙春蕊走过去。

  西念琴向那农户说了声什么,那农户立刻点点头,从院后牵出两匹棕色的骏马来。

  西念琴将其中一匹马的马缰绳递给孙春蕊,翻身坐上其中一匹,淡淡道:“走吧。”

  孙春蕊也翻身坐上另一匹马。

  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懂面前这个男子了。

  他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冷漠如冰,时而温柔似春阳,能够将人暖化;又时而淡漠如出尘的仙子,让人不敢高攀。

  关于他,她有太多不了解的事。

  他的琉璃门绝壁,从绝壁上直通山脚的机关,那琉璃门山壁中的隧道,还有此时随手得来的马。

  也许,此时才是他作为一代霸主时的样子吧。

  可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呢?

  她不懂。

  也许,他是她穷尽一生也无法明白的男子。

  想到这里,她未免有些泄气。

  她自以为自己很爱他,很了解他,却不知关于他的事情,她有太多太多的未知和不懂。

  也许,是她这个做妻子的对他的关心太少,关注太少吧,她想。

  “你怎么了?”两人策马缓缓而行,西念琴见妻子面色苍白,忍不住问道。

  孙春蕊听见丈夫关心她,苍白的脸上扬起一个笑容,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

  “还在想那个江公子么?”西念琴突然问。

  孙春蕊猛地看向他的眼睛,见他那俊逸的眸子里露出冷冷的光,连语气也是冷冷的。

  听见这句话,看见他这表情,孙春蕊像是猛地被人扇了一个耳光,头晕乎乎的,一时间竟然忘了辩解,她小声惊异道:“怎么会……”

  西念琴却冷冷道:“你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孙春蕊心中猛地一惊,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自己么,孙春蕊突然觉得心中一阵刺痛,面色泛红,忍不住还嘴道:“你胡说什么?我和江公子根本什么都没有。”

  西念琴冷笑道:“没有什么他会舍身救你?”说着一打马,他身下的座骑便加速向前跑去,瞬间便把孙春蕊远远抛在了身后。

  孙春蕊看见丈夫打马向前奔去,忍不住有些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六年来的同床共枕,风雨并肩竟然换来他的如此不信任。

  好笑的是,她觉得她的丈夫不是生气,是在吃醋。为她吃醋证明是在乎她的呀。

  但他到底吃什么醋呢?

  她对江公子远远不如对她丈夫的好。

  他难道嫉妒有人对自己的妻子好么?

  有人对自己所爱的人好,不是应该开心的吗?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他的丈夫还像是个未长大的孩子似的,忍不住觉得他可爱,居然会为了这点小事一直生着气。

  原来他那冷淡是生气的表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