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十、春浅红怨,醒眼是何人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42 2019-06-01 17:02:55

  西念琴在软塌上暗暗地想。

  如果没有曾经那些变故,他现在会和苏盈盈在一起么?

  他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他从未想过会与身边这个女子一生一世。

  能与他一生一世的人,不是只有苏盈盈么?

  而身边这个女子,的的确确是真心爱着他,这几年来她不遗余力地帮他,帮他炼制毒药,收复各大门派,替他打理金刀峡上上下下,在她的帮助下,金刀峡上上下下,一直井井有条,而且声威越来越大,他也终于成了川蜀的霸主。

  若没她在身边,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他。

  他的确离不开她。

  但是,他很难说自己爱她。

  他需要她,她能够给他他所需要的一切,她也愿意这样去付出一切。而他,只要偶尔对她温存一点,关心一点,她便满足了。

  单纯的女人,并不多。

  绝美而单纯的女人,就更少。

  而深懂药理、绝美、单纯,又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她走。

  哪怕不爱她。

  他的的确确是贪恋上她的好。

  灯影迷离,窗外那梅林的香气伴着夜风飘进来,那清冷的梅香充满了整个房间。

  西念琴的一双秀气的眸子又变得有些忧伤。

  梅香!

  梅!

  他无法忘记的,始终只是那个月色下,雪地中的梅林里,为他弹琴跳舞的那个如白梅般的女子。

  她此刻,却是在哪里?

  他终于缓缓合上眼脸睡去。

  桌上的油灯里的光扑闪了几下,终于熄灭了。

  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

  整个琉璃门,都睡下了。

  似乎连风声都已停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南面的窗子照进来,照在那具红松木的古琴上,鸟叫声慢慢响起,琉璃门又热闹了起来。

  软塌上,那个俊美的白衣男子依然在沉睡着,他那好看的眉宇间似乎总带着那么一丝无论如何都抚不平的忧愁。

  孙春蕊从软塌上起身,看着身旁熟睡的男子,温柔地一笑,轻手轻脚起床。

  打开门走出去。

  春日的朝阳照在她身上,让人精神倍增。

  她看了看旁边的两间房,一晚上没洗澡,又折腾了半夜,她想好好洗个澡。

  她走进了那间有大澡盆的房间,好好洗了个澡出来,突然发现衣柜后有扇不起眼的小门,她推开那扇竹门,门后是个小小的厨房,还放着几个没洗的碗。

  她轻笑着摇了摇头,果然男人都是小孩子,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懂得照顾自己的。

  她就着厨房里有的食材做了两道简单的小菜,又煮了点小米粥。

  西念琴在软塌上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发现她不在。

  正在他疑惑间,孙春蕊已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她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她盈盈笑道:“相公,你醒了,吃早饭了!”

  大清早就看见妻子温柔的笑脸,西念琴那无表情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你真细心!”他叹道。

  孙春蕊拖过一张小茶几来,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又拿过软垫垫在西念琴背后。

  “就在床上吃吧。”她笑道。

  说着自己搬过琴凳坐在他对面。

  夫妻俩静静吃着最简单的早餐,就像这世间任何一对最最普通平凡的夫妻一样。

  这一瞬间,两人都抬起头来,相视一笑。

  西念琴怔了怔,看着妻子那灿烂的笑脸,心中突然亮堂堂的。

  孙春蕊的一双大眼里泛着盈盈的水光,面色更显白皙,笑容也是从未有过的明丽。

  这一刻,两人似乎都感觉到了幸福。

  如果两个人都能安于这样平静的生活,安于这样普通的幸福,彼此多些沟通和理解,用心去经营彼此的感情,或许是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吧。

  只可惜,人永远都是不懂得满足的动物。

  只有得不到的,才会是最好的。

  人也永远都是充满嫉妒的生物,即便不是自己最爱的,当知道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他人觊觎时,总会做出些令人想不到的事情。

  这,就是人性。

  吃完早饭,孙春蕊收拾了在绝壁上采摘的阳元草,对身边的丈夫道:“不知道江公子,他怎么样了?”

  西念琴一双秀逸的眸子里露出一丝不悦:“服过药了,应该没什么大碍的。”

  孙春蕊手里收拾着包袱,低低道:“我们这会儿走了,留他一个人在这里,我怕……”

  西念琴赶忙截口道:“若不放心,不如留张字条再走。”

  孙春蕊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似乎只有这样了。离开金刀峡大半个月了,她实在是很不放心儿子,哪怕早一个时辰,她都想快些回去。她原本来这山里的目的就是寻找丈夫,如今找到了,她没有再留下的理由。

  西念琴已经将江晓风从暗门后的密室中抱了出来,放在房间的软塌上。

  孙春蕊瞧了一眼软塌上那清秀的白衣少年,他的面色比起昨天晚上已经好了很多了,甚至还有了一丝红晕。

  看着他的毒居然解得这么快,孙春蕊有些惊喜:“他的确看起来好了很多。”

  说着伸出手探了探他的气息,又翻起眼皮看了看他的瞳孔,又探出手指放在他的手腕上查看了一下脉搏,回头对西念琴笑道:“他的毒已解了,只是毒在体内停留时间太长,恐怕要到正午才会醒过来。”

  西念琴面色有些不悦,语气淡淡的:“既是如此,我们早些下山吧。”

  孙春蕊笑道:“好,我给江公子留张字条。”

  说着她奔到书桌前,在一张空白的宣纸上写了几个清秀的字。

  西念琴看着她那兴奋的身影,一声不响地站在她的身后,那俊白的脸突然黑得像一口锅。

  孙春蕊似乎全然不觉,写完留言,她走到丈夫身边,柔声道:“我们走吧!”

  西念琴看了看桌上的留言,突然轻轻挥了挥衣袖,那留言的宣纸悄悄便落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孙春蕊早已踏出了门,完全没注意到丈夫的小动作。

  两人站在门外,暖暖的春阳照在两人身上,孙春蕊满足地感叹道:“天气真好!”

  西念琴的面色却黑黑的,嘴角牵起一丝奇异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