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七、月夜梅林,渺渺无人迹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28 2019-05-29 14:22:52

  她叹了口气,抬头看天。

  夜空中,繁星闪烁,夜这么静,星星这么亮,又这么美。

  面前的深渊像是山神张着的黑色的巨口,只要轻轻向前一步,生命就会结束了。

  她眨了眨眼睛,这样死,似乎有些可惜了?

  而且是为了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

  她何苦要作践自己,为他人丢掉生命?

  罢了罢了,就当她拿自己的生命和青春,做了一场豪赌,愿赌服输,她认命了。

  她轻轻笑了笑,正准备回身,突然听得身后不远处一声急呼:“蕊,千万不要!”

  她怔了怔,他居然在她身后追来了,她身后的他,声音里充满了焦急。

  他居然怕她自寻短见吗?

  她突然有些惊异。

  她回转身朝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脸:“你不用管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慢慢地向着她走近了几步,似乎想要去拉她的衣衫:“蕊,我们回去。”

  春蕊的脚步也不由得向后移动了点,脚边的泥沙“沙沙”地滑落进深渊。

  面前的他立刻顿住了脚步,那只伸出去要拉她衣衫的手也停在了半空:“好,我不动我不动,你千万别做傻事!”

  西念琴说着慢慢向后退了几步。

  冷冷的月光下两人默默立在悬崖边,静静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对方的脸。

  西念琴的眼里有愧疚、无奈和担忧,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

  而此刻的孙春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却只有平静。她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又似乎根本没有在看他,她那目光里竟是带着奇怪的新奇和平静,仿佛打量着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西念琴忧心忡忡。

  夜风中,春梅的清香弥漫。

  夜风将他们的青丝吹得胡乱飞舞。

  西念琴舔了舔被风吹得干燥的嘴唇,犹豫半晌,终于开口了,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柔和,是从未有过的柔和:“蕊,你听我解释。”

  这么多年来,孙春蕊第一次听见他这么柔情地跟自己讲话,夜风将他的话语缓缓送到她耳边,她竟然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终于还是动了动容,她咬了下嘴唇,苦笑了一下:“事实摆在眼前了,有什么好解释的?”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西念琴的一张脸居然在一瞬间涨得通红,语音居然颤抖了起来,“我……”

  孙春蕊轻轻低了头:“你心里依然忘记不了她,依然恋着她,而我,什么都不是。”

  “不对!”西念琴急忙道。

  孙春蕊自嘲似地笑了笑:“如果我对你没用,如果我根本不懂药性的话,你根本就不会留我在你身边,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只是我自己太自大,以为可以让你爱上我。”

  西念琴一张俊美的脸又立刻变得惨白,牙缝里吐出几个字:“绝对不是!”

  孙春蕊苍白的如白芍药花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相公,我们,就这样吧!以后你也不必为了避开我而躲在这绝壁上,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爱谁就爱谁吧!”她柔声说,眼中泪已干,心中痛到了麻木,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感觉有些轻松,仿佛解脱了一般。

  她不再看他一眼,缓缓从他身侧走过,她要离开他。

  “不!”西念琴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悲鸣,他一把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的腰,嘴里狠狠道:“我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孙春蕊惊异了,转头看向他的脸,那张俊美的脸此刻竟然变得铁青,那俊逸的眸子里此刻仿若燃烧着熊熊烈火,又带着说不清的忧伤和恨意。

  那分明像是一只受伤了猛兽的眼神。

  孙春蕊一瞬间呆了呆。

  她突然觉得此时的他看起来这么可怕,她在他怀里猛力挣扎着:“你放开我!”

  “死也不放!”他咬着牙狠狠地说,语气里似乎带着深深的恨意,竟完全不同于刚才在屋内时那个淡漠而平静的他。

  他突然一把扳转了她的身子,他那冰凉的唇霸上她的唇。

  孙春蕊在他怀中挣扎着,被他铁臂一般的手臂环抱住,却怎么也挣扎不脱,她突然一狠心,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受惊地推开她,抬手擦了擦嘴角,满手都是血迹,他突然一瞪眼,抬手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

  孙春蕊被他一个耳光打得倒在了草地上。

  一瞬间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捂住了脸,抬起眼看他,眼里露出愤恨的光。

  西念琴的眼里也闪着愤恨的光芒,他突然扑过来。

  “你干什么?!”孙春蕊惊异道。

  孙春蕊挣扎不脱。

  月光下,她绝望了。

  难道,他们的关系就只能一直是这样的吗?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滑落一滴清泪。

  他轻声道:“疼吗?”

  她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

  她静静地躺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头顶的那片星空。

  他轻声问:“你最近,寒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吗?”

  孙春蕊一惊,疑惑地看着他满头汗水的脸:“你……你怎么知道?”

  她一直以为,他从不关心她,但他居然连她寒毒发作的频率变高的事情都知道。那他……

  西念琴披衣起身,眼里又泛出了他那惯有的笑意:“嗯,我知道。”

  他轻轻拉起了草地上的孙春蕊,轻轻替她披上衣衫,在她耳边柔声道:“我们回去,好么?”

  孙春蕊低着头,又狠不下心拒绝他了。

  她耳根子发红,又见他这样温柔,忍不住轻轻点了点头。

  他环着她的腰轻轻往回走。

  孙春蕊此刻心中情绪真是复杂极了,她不知道她自己为何依然爱着面前这个男人,连她自己都觉得无颜面对自己。

  她明明知道他对自己的利用,知道他用情不专,知道他心中住着另外一个女子,而她居然可以接受。

  她低着头,脚步慢吞吞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