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五、月夜梅林,渺渺无人迹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3 2019-05-27 22:15:51

  屋内静静的,只有书桌上那盏铜制的灯盏里,那清澈的飘着粉梅花瓣的灯油在燃烧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香气竟似乎有重量似的,竟似乎使得空气都变得沉重了,孙春蕊听见自己沉重而粗糙的呼吸声。

  绝对不会是幻觉。

  她确实听见了他的叫声,而且确实是从这间房传出来的,她不会听错的。

  但是,这间屋子就这么大,也没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孙春蕊站在这间屋子里的书架前,汗水湿透衣衫。

  她觉得事情远远不像她所看到的这么简单。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绝美幽静,但或许与她所看到的表面恰恰相反,或许恰恰是一个危险至极的地方。

  这几年在江湖中的摸爬打滚,让她几乎对所有的人和事都有了极强的戒备心。

  而人,又往往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会产生惧怕的心理。

  此刻的孙春蕊,就是如此。

  她站在房间里,一动也不动。

  她在等,等他的第二声喊叫,或者说,是在等什么人的出现。

  除了等,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汗水顺着她的发丝慢慢地流进背心,窗外吹进来的晚风似一只只偷偷抚摸人后脑勺的鬼手。

  一阵风过,桌上灯盏里的灯光突然熄灭了。

  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孙春蕊听见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她在黑暗中站着,总觉得这间房子的主人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地看着她,总觉得有一双诡异的眼睛在黑暗中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得她浑身汗毛倒竖。

  的确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等她发现时也吓得后退了一步。

  那是一个如白梅般的女子,那双眼睛如星辰一般熠熠闪光,她抿着嘴,似笑非笑。

  但她就那么不远不近,看着她。也不说话。

  孙春蕊定了定神,才发现原来不过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画。

  烛光下看来,那女子已栩栩如生,此刻灯烛熄灭,黑暗中那双眼睛竟然熠熠生辉,远远看来竟似活人一般。

  居然有人能有如此画技,她感叹着走近那副画。

  发现那女子的眼睛竟然是用磷粉和银粉所绘的,难怪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感叹之余,她又暗暗嘲笑自己的胆小,真是自己吓自己。

  她轻轻摇了摇头,回过头来,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面前的地上有一线细细的光线直延伸到屏风上去。

  黄黄的,亮亮的光线。

  这绝不可能是月光。

  只有细细的一条,不仔细看,就绝对不会发觉。

  若是屋子里燃着灯烛也绝对不会发现。

  若不是她此时神经高度紧张,宛如惊弓之鸟,也不会注意到这么细小的事情。

  这光线竟是从这两架高高的书架中间透过来的。

  难道,这书架后藏着什么?!

  借着从窗口洒进来的微弱的月光,她仔细查看着面前的书架,突然发现右侧书架的一块面板上散落着几颗黑色的围棋棋子,而棋盒就在旁边,看起来,好像是主人不小心把它们遗忘在书架上,忘了装进棋盒里。

  一般人看见了,都不会觉得奇怪吧,散落几颗棋子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孙春蕊看见了,却想替主人将它们拾起来放进棋盒里。

  奇怪的是,最后一颗棋子居然拿不动。

  不是她手滑,更不是她没力气,一颗石头做的棋子能有多大的重量?

  原来古怪在这里。

  她眼波闪了闪,伸出大拇指轻轻按了一下书架上的那颗最后剩下的黑色的棋子。

  面前的书架向两旁缓缓移开了,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一间偌大的花厅。

  原来,这书架竟然是一道暗门。

  如果她不那么好心地去替这儿的主人将棋子装进棋盒,或许也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书架后的秘密的。

  花厅并不很大,却陈设雅致,放着精致的软椅与茶几,还有几盆盆栽。

  穿过花厅,是一间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一张圆桌,还有一把凳子,非常简朴。

  她正要离开,去别的房间,突然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白衣男子。

  难道是主人的卧室,莫非这屋子的主人竟是位男子,一个女子晚间闯入男子的卧室?

  她忍不住瞟了一眼床上的人,是江公子,竟然是江公子!

  她立刻扑近前去,发现江晓风软软地躺在床上,面色竟然是紫青的,一定是蛇毒发作了。

  她摇晃着床上的人,不能让他昏迷,如果这样昏迷下去,他会没救的,她得想办法弄醒他,然后让他服药。

  忽然听得身后一男子柔和却清淡的语音:“他毒入肺腑,你再这样摇下去,他若毒入心脉,就没得救了……”

  不知何时,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早已出现在房间里,他那绝世的容颜,那冷峻的神情,那秀雅的风姿,那淡淡的语音,让他看起来宛若天上的谪仙,不是凡尘中人。

  然而这一句淡淡的话语听在孙春蕊耳朵里,却如同听见了一声震天动地的雷鸣,这一声雷鸣不仅震得她浑身颤抖,就连心都在不停地发抖。

  怎么会?!

  是他!

  她呆呆地、颤抖着身体,慢慢转过身来,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脸上神情复杂,有幽怨、有愤恨,但更多的是痴痴的深情,她颤抖着嘴唇缓缓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西郎!”

  房中那宛若谪仙一般的白衣男子看见面前这女子,眼里也露出震惊的神色,他缓缓地退后了一步,那一张俊美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惨白,仿若被人发现心中最隐秘的心事一般地难堪:“蕊!”

  “你怎么会在这儿?!”两人同时道。

  孙春蕊低了低头,柔声道:“我来这山里寻找草药,遇见这位江公子,后来在山中迷路,发现了这个地方。”

  西念琴似乎相信了,他轻轻点了点头,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

  “他中的是什么毒?”西念琴问。

  “是赤练仙子的蛇毒。”孙春蕊低着头道。

  “怪不得!”西念琴轻轻吐了一口气,慢慢往外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