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四、月夜梅林,渺渺无人迹1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0 2019-05-26 13:56:44

  脚下绿草如茵,夜风拂过,头顶的粉色梅花瓣,一片一片如柔软的碎玉一般悠悠飘落,落在碧绿色的青草地上,如同铺上了一层柔软的、香气四溢的、薄薄的粉色地毯。

  走在这片清丽奇美的梅林里,简直就是行走在最浪漫的梦中。

  不,比最浪漫的梦都还要美。

  夜,很静、很美。

  天很开阔。

  一勾上弦月静静挂在空中,暗蓝色的天幕上万点繁星闪烁,仿佛离人很近,似乎轻轻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万点粉梅在这山顶的柔软的夜风里轻轻飘散、飞舞。

  空气里全是梅花那清奇的香气。

  孙春蕊走在这片绝美的梅林里,却无心去欣赏这样静谧的美景与夜色。

  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警惕地四处观望着。

  在这山间绝顶上有一片清奇绝美的梅林或许并不是太奇怪,大自然总是非常奇妙的,但是居然有一条隧道从山间直通这里,那就让人不能不多想了。

  不知道此间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善是恶?

  还有,江晓风他到底去哪儿了呢?

  孙春蕊慢慢走在如地毯般的柔软的草地上,很安静,简直太安静了,没有一丝声音,除了夜风滑过鬓边的发丝的声音、吹落梅花瓣的声音,她的脚步声,草丛里,竟然连虫叫声都听不见一声。孙春蕊还可以听见自己沉重而疲惫的呼吸声,还有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这里简直不像是人间该有的景色。

  这里也不像是人间该有的静谧。

  这片梅林这么美,这么静谧,这么广阔,给人一种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梅林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点豆大的灯火,孙春蕊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用力揉了揉眼睛,的确是灯火,不是月光,不是星星,是灯火,是人间才有的灯火。

  原来,这绝壁上还有人家。

  她心中一喜,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灯火慢慢近了,梅林尽头竟然是几间建造精巧雅致的房舍,那灯火就是从这房舍中透出来的。

  屋舍前有一张小小的精致的石桌和两张精致小巧的石凳。

  那石桌上还放在一个青玉酒壶和一只短短的白玉箫。

  粉色的梅花瓣落在石桌石凳上,都快将那玉箫掩埋了起来。

  箫!

  他们白天听到的箫声原来是从这儿传来的。

  难道江公子遇见了此间的主人?!

  她心想。

  她慢慢走到那透出灯火的那间房舍门前,敲了敲那扇精巧的竹门:“有人在吗?”她轻声询问。

  没有人应声。

  奇怪!

  她犹豫再三,轻轻推开了那扇竹门。

  房中的陈设映入眼帘。

  屋子并不太大,却非常雅致。

  面前是一扇绣着夏日池塘中荷花荷叶的苏绣屏风,那屏风上的一朵金黄色的并蒂莲简直栩栩如生,让人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住目光。

  转过屏风,却见三面墙上都有大窗,唯独北面是一排竹制的书架。书架上的书籍可说有成千册。包罗万象。

  西面的窗前放着一张精致的软塌,孙春蕊想象着这房子的主人半卧在软塌上,手捧一卷书的情景。夕阳西下,照在他懒懒的身影…………

  南面的窗前却放着一张上好的红松木琴,从这面窗子看出去刚好可以看见她刚才穿过的那片梅林。坐在这窗前抚琴,看着这人间难得一见的美景,听着山风,简直是胜似神仙般的生活。

  东面的窗前是一张大书桌,和一把软椅,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纸镇下压着一张宣纸,宣纸上数点粉梅绽放。

  桌上的灯盏里的灯油散发着淡淡的梅花的清香,就连烛光都仿佛是香的。

  墙壁上没有窗的地方,挂着字画。

  字画上字迹圆滑灵气,秀丽中也透出一种放荡与不羁,不羁中却又有一丝淡然。

  看来,这间屋子的主人定然是个极其雅致的、而且丝毫没有任何烟火气息的人。这样的人,自然难怪要住在这绝壁之上了,自然会与琴,与梅,与这月和山风相伴了。

  墙上的一幅画吸引住了孙春蕊的目光,那幅画中画的一个妙龄女子在抚琴,她一袭白衣,眉眼似笑非笑,那脸色如皎月、如白梅,她仿若天上的仙子,似乎丝毫没有人间的烟火气。

  孙春蕊看着那幅画,总觉得那个画中的女子眉眼有些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

  她自嘲似地笑了笑,她又怎么会见过呢?

  这幅画可能是这间房子的主人的自画像吧,真是想不到这世间竟然会有这样惊世绝丽,又清丽淡泊,而且能忍受寂寞的女子。

  独自一人住在这琉璃门上,每日与山峦夕阳为伴,与梅为舞、和箫为歌。

  她略略沉吟,想起自己的经历和处境,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她收回了心神,想起了她来这里的目的,来找江公子,他到底去哪儿了呢?

  这屋子一览无遗,她出了房间,进第二间屋子,屋子里依然精细雅致,只是窗子少一些,墙上挂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月光从窗口照进来,那把长剑在月光里泛着盈盈白光。

  孙春蕊又进了第三间屋子,第三间屋子里放着一个大大的澡盆,还有沐浴用的东西和挂衣服的木架之内的。

  只有这三间屋子,孙春蕊跑出跑进,找了几遍,却没有一个人。

  不,是简直没有一点人迹。

  这屋子的主人去哪儿了呢?

  江公子到底去哪儿了呢?

  明明那梅树下的石桌上酒未干、箫还在,明明那窗前书桌上的宣纸中梅花图尚未完成……

  难道?!

  她心念一转,冲向那第三间有澡盆的屋子,还没等她进屋,突然听见第一间房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是江公子的声音!

  她立刻折身回来,冲进了第一间屋子。

  屋子里一如既往的雅致,桌上的红烛静静地燃烧着,空气有梅花那淡淡的香气。

  确实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来的,但是屋子里的陈设简直是一览无遗。

  琴、软塌、屏风、书桌、锦凳,成排的书架,墙上挂着的字画。

  江公子到底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