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三、空倚相思,哪得分明语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3 2019-05-25 23:26:33

  孙春蕊惊异地叫了起来:“江公子!”

  江晓风随即也看见了这个石洞,两人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疑惑。

  “这是……”孙春蕊道。

  江晓风慢慢爬到洞口,往里探了探,石洞幽深,但并不潮湿,显然是经常通风的,但是洞穴不知几许深,更不知会通向何处。

  “江公子……”孙春蕊拉住了他的衣衫。

  江晓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我先进去看看,说不定会有别的出路。”

  孙春蕊看了一眼西斜的日光,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你小心些。”

  她心里自然也期盼着有别的路通向山下,从原路返回山下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她可不想在这险峻的绝壁上过夜。

  想到这里她有些责备起自己来,若不是为了帮她寻找压制寒毒的阳元草,他们就不会在此时困在这琉璃门上。若不是为了她,江晓风也不会中了蛇毒,他虽然已经吃下了一根阳元草可以暂时延缓毒发,但是赤练仙子毒性极烈,随时有可能毒发。

  他与自己不过是萍水相逢,但他不但屡次救她,还对她关怀备至,她纵然对他没有爱意,但是却也绝对不愿意他为自己送命的。

  孙春蕊在洞口坐着等他,他已经进去有了半盏茶的时分,暮色渐渐笼起来了。晚间的雾气中,一切变得阴暗又迷蒙起来。

  晚间的山风轻轻吹在身上,有些凉意。

  莫非他已经……

  孙春蕊在洞外再也坐不住了,她微微低了低头,进了洞,洞内幽深,但隐隐感觉到有光从另一头透过来,慢慢走了几步,洞顶陡然变高了,也不用低着头了,她摸索着慢慢往前走,这路竟然是慢慢斜斜地向上的,难道这条隧道是通向山顶的,她心里疑惑着。

  那透进来的光虽然淡淡的,却很宁谧,是月光吧,她心里想,由此可见这条隧道的出口是通向山顶的。

  洞里很静,简直就是死一般的沉寂,只有风从耳畔拂过,像是一只只撩人的鬼手,吹得人汗毛直竖。

  走了约莫半盏茶的时分,路更陡了,路的尽头的墙壁上燃着一盏长明灯,原先她以为的月光原来是这盏长明灯发出来的光。

  但是江晓风到底去哪儿了呢,孙春蕊心里疑惑着。

  她四处查看着,这不过几尺见方的地方,但他既然不在这里就说明肯定是有出路的,而且很明显这条隧道是人为挖掘出来的,否则这墙壁上怎会有灯?

  但是也不排除这是有人为了采摘这绝壁上的药草而挖掘出来的暂做歇息之所。但是也说不通,如果只是为了弄一个歇息之所没必要耗费这么大的功夫挖掘一条向上的斜斜的隧道,而且可供歇息的地方什么都没有,这里一定有出路的,江晓风也一定是从那条出路出去的。只是,这出路在哪儿呢?

  孙春蕊皱着眉头想。

  这几尺见方的地方墙壁都是黝黑的山石,因为洞中干燥,山石也都显得很粗糙,丝毫没有寄生的青苔,只有几棵杂草从石头缝隙中长出来。

  地面也很干燥,她仔细看了看地面,发现脚下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两个不深不浅的小小的印记。是长期有重物压在地面上然后留下的印记。两个的儿臂粗的圆圆的印记。

  她抬头望了望头顶,发现一块石头的颜色与四周的石头颜色有些不同,而且与四周的石头镶嵌之间有些许缝隙,她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一块与石头颜色相近的木板。就是那儿了,她想,但是,怎么上去呢?

  梯子在哪儿呢?

  她四处巡视着,慢慢地注意到了墙上的灯,那铜制的灯盏非常精致,而且非常干净,一尘不染,那灯盏上刻着的一条龙简直是栩栩如生。

  那盏内的灯油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有些像是梅花的香气。

  简直是让人爱不释手的一盏灯,在这寒陋的山洞里,简直是太过浪费了。

  这盏灯的主人一定很爱惜它,一定经常擦拭它,不然它不会这么干净,不会这样地一尘不染,在这山洞里,怎么可能一尘不染地呢?

  但如果爱惜它,又怎么会将它放到如果寒陋的山洞里来呢?

  如果不是,那只能是……

  她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双手轻轻握住那盏灯的灯座,轻轻一扭,突然听得“哧”地一声,头顶的那块木板移开了,落下来一架竹梯,竹梯的两只脚刚好落在地面上那两个圆圆的印记上。

  原来如此,她有些释然地笑了。

  想必江公子也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顺着这竹梯上去了。但是他若知道出路,为何不来寻找自己呢?

  她缓缓爬上了竹梯,越往上爬,竹梯便越细。她有些担心梯子会突然断掉。但还没等她的担心变成现实,竹梯便已经到了尽头了。

  刚踏上地面,脚下的竹梯突然“嗖”地一声缩进一个黑盒子里,地面的洞口也自动合上了。

  她怔了怔,原来如此,建造这条地道的人聪明至极,用粗细不同的竹筒做成里这梯子,再在梯子里装上了弹性和韧性极佳的材料,又在黑盒子中装了机关。

  拨转灯盏,机关启动,竹梯落下。

  当竹梯上重量消失后,机关再次启动,竹梯就自动收起了。

  而从这儿入那条隧道的机关恐怕只有制造这个机关的人才知道。

  难怪江公子不能回头来找她。

  她暗暗感叹道,若不是她发现了灯盏的秘密,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这个出口吧?

  空气中淡淡的清雅的梅花香气伴着夜风送来,令人沉醉。

  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竟然发现是一片梅林,是一大片梅林。

  她震惊了。

  暗蓝的天幕上,一弯冷月静静地俯视着大地。

  万点春梅在月光下那般梦幻,那粉色的、脆弱的、轻柔的梅花在夜风中,在月光里轻轻摇曳,散发着迷人的、清丽的香气。

  孙春蕊几乎以为自己到了仙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