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一、空倚相思,哪得分明语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6 2019-05-23 22:40:45

  孙春蕊努力让自己的脚踏在青苔横生的大石上,右手则紧紧抓住白衣少年的大手,左手抓住了一根悬崖上横生出来的松树的树干。

  她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此刻却一刻不停地细细看向树木根部。

  无数细小的藤蔓缠绕着大树,草叶繁茂,阻挡着人的视线。

  根据药书中的记载,按照阳元草的生长习性,在这样湿气重而暖的地方,应该是会有阳元草生长的。

  她的一双大眼此刻俨然变成了寻找药草的探灯,就连每一个细小的角落都不肯放过。

  果然,那棵大松树根部,一片湿滑的绿色青苔中冒出一个红色的小东西。

  “江公子,你看!”她的眼睛亮了起来,“那儿有一根。”

  白衣少年江晓风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果然,一片暗绿色的青苔中静静地立着一根紫褐色的菌子状的阳元草。

  江晓风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孙春蕊拉着他的手慢慢向下移动。

  树洞旁,一片深绿色的青苔中一根紫褐色的阳元草在日光下静静的泛着光,似乎正等着人采摘。

  孙春蕊兴奋地一颗心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找到了一根,看来这绝壁上的阳元草肯定较丰富,如果可以多找到一些阳元草,想办法配合其他的药材制成丸药,再结合其它的抵御寒毒的方法,那么她和她的儿子就有救了。

  她着实兴奋不已,一双大眼里闪着光,看了一眼她身侧的江晓风,江晓风的眼里也闪着光。

  “小心一些!”他拉着她的手。

  “嗯。”她兴奋地慢慢将手探向那根红褐色的药草,终于够着了。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那根阳元草,轻轻将它拔起。

  还没来得及拿到面前来,突然,她手腕处像是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她的手猛地一抖,面色突然变得惨白。

  树洞里,一个火红的三角形的小脑袋一闪即逝。

  “你怎么了?”江晓风见她面色有异,忍不住关切地问。

  她抬起脸来,一张惨白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个苍白的笑颜,她怎么这么糊涂,在这种珍稀药草附近一般都会有毒蛇生长,所以药草才会那么难得。

  那条毒蛇刚才盘在树洞里,因为她的惊扰,所以醒了过来,才给了她狠狠的一口。看刚才那条毒蛇的颜色和那短细的尾巴,她已经知道这蛇的毒性非比寻常。

  老天总是给她开这样的玩笑,给她一线希望,当她刚刚将这希望握在手中时,又给她设置一个障碍。

  此刻挂在峭壁上,她上哪里去找解药去,闻着这附近的药草的气味,也没有一样是可以解这蛇毒的。

  她小心翼翼地将那根好不容易得来的阳元草放入怀中,抬起头来嫣然一笑。

  “没什么。”她说。

  现在只希望毒性可以晚点发作,在毒发之前可以多找到几根药草,可以留给她的儿子。

  然而那白衣少年眸子里满是疑惑的神色,他一把抓起了她的左手。

  那洁白的手腕处赫然印着两颗毒牙的大牙印。

  江晓风那好看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是……”

  孙春蕊笑道:“只是被蛇咬了一下而已,江公子,借你的匕首一用。”

  江晓风看见面前女子那白芍药花一般的脸上此刻居然还是笑意盈盈,突然觉得弄不懂面前这个女子了。她看起来一直都是那么柔弱,但遇事却是这般冷静,中了蛇毒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如果换做是他的师妹只怕早就吓得哭了。

  听见她问自己借匕首,他呆了呆,放开了她的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递给她。

  孙春蕊坐在老松树的树干上,轻轻挽起自己的袖子,抬起匕首在手腕上轻轻割了下去。

  她一边挤毒血一边道:“这是赤练仙子的毒,这种毒毒性虽烈,但若两个时辰内可以找到那毒蛇,取蛇胆来服用,就会没事了,江公子别太担心了……”

  她手腕处高高地肿起,流出来的血居然是深黑色的。

  她嘴里虽然说得轻巧,但此时他们身处悬崖峭壁上,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一不留神就会跌入深渊,尸骨无存,怎么可能去捉那可以在绝壁和枯木间自由滑行的毒蛇,不再遇见那毒蛇已经是万幸了。

  江晓风自然知道她是想安慰自己。

  他突然一把拉起了她的手腕,放在自己唇边。

  “江公子,你……”她话还未出口,只觉得手腕处一阵麻麻地、痒痒地,他已经从她伤口处吮吸了一大口黑色的毒血,吐掉,再吮吸,再吐掉……

  直到她伤口处流出的血变成了正常的殷红色,他才抬起脸来对她微微一笑。

  孙春蕊的一双大眼里早已盈满了泪水,泪水在眼眶中盈盈打转,就要掉落下来。

  他那俊白的脸上,一双红唇已经变得紫黑了。

  “好了,没事了!”他似乎很愉快。

  “为什么?”孙春蕊眼里闪着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江晓风那俊秀的眼睛默默盯着她,不说话。

  山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衫,将她眼角那滴泪水吹落,跌入不见底的深谷。

  他轻轻抬起衣袖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她轻轻抽噎着:“为了我,不值得,不值得!”

  他柔声道:“只要你没事,其余的什么都不重要的。”

  她终于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

  他的关爱和奋不顾身,终于让她那坚固的冰城一样的心慢慢融化,她没法不感动,她没法不在乎。

  “那你?”她在他怀中抬起脸来,看向他那紫黑的嘴唇。

  那紫黑色似乎淡了些。

  “别担心我,我们练武之人可以用内功抵御毒性,不要紧的。”他说,柔和的眼神静静瞧着她的脸,安慰她。

  怎么可能呢,赤练仙子的毒,就算是武功再好,内功再高,毒性也不可能在体内自行分解啊。

  她低头想了想,从怀中掏出那根阳元草,递给他:“阳元草虽然不能解这蛇毒,却也很有用,你快吃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