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四十、空倚相思,哪得分明语1

埙中歌 听水倚兰 1991 2019-05-22 23:01:20

  正午的阳光下,那块碧色琉璃一般的山壁越来越近了,两人却早已疲惫不堪。

  黄衫女子早已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那块绝壁看来已经近在咫尺,但只因山壁上树木横生,怪石嶙峋,藤蔓荆棘缠绕,要爬到那块绝壁那儿去却是还要花费很大的一番力气。

  “江公子!”黄衫女子轻轻喘息道,“我实在是爬不动了。”

  白衣少年回头对她笑了笑:“那就歇一会儿吧!”

  他用衣袖轻轻扫了扫面前的一块大黑石,扶着黄衫女子:“来,坐这儿!”

  “谢谢你!”黄衫女子额上汗水滚落,面上红红的,她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却不知何时玉手已经破了皮,血染得衣襟一片殷红。

  “你受伤了?”白衣少年看见她流血的手,神情紧张。

  “没事,只是擦伤了点。”黄衫女子笑着,“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衣少年正色道:“给我看看。”

  黄衫女子愣了愣,心中震惊,然而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淡淡笑着递出那只受伤的手:“真的没什么,你看,就是划破了点皮而已。”

  白衣少年却一脸严肃,从怀中取出一块白色的手绢,沾着竹筒里的山溪水轻轻替她擦拭手上的血迹。

  手腕处不知何时划开了一道口子,可能是被荆棘划伤的吧。

  白衣少年非常认真地替她包扎好伤口,那好看的眉头紧紧皱着,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他那严肃的神态,认真而细心的动作,让黄衫女子看得有些痴了。很难想象世间会有一个把这么小的一件事看得如此重要的人。

  黄衫女子眼中满是笑意,看着他那俊秀的脸和紧紧皱着的眉头,突然觉得他挺可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白衣少年听她笑了,也微笑着抬起脸来看着她,疑惑道:“你笑什么?”

  黄衫女子抿着嘴娇笑道:“没什么。”

  白衣少年看着黄衫女子那娇媚的姿态,眼波闪了闪,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见她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心中突然也明朗起来,就像被春阳普照一般,看着她那如云朵一般亮丽的笑脸和娇柔的姿态,他一时间竟然呆了呆,心里扑通扑通跳着,脸竟然也红了。

  他眼神亮了亮,想起她身中奇毒,眼神又瞬间暗淡了下去:“你是怎么中的寒毒?”

  黄衫女子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怔了怔,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告诉他。如果他知道她如今的身份,知道她是个有夫之妇,知道她曾经的那些经历,他还会不顾一切来陪她寻找阳元草吗?

  她目光闪烁,呆呆看着他,又似乎并没有在看他,而是在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她是个有夫之妇,他却是个在与世隔绝的山谷里长大的不染尘埃的洁净少年,她不该这样的,不该让他与她陷入这种不清不楚的暧昧,更不该无缘无故接受他的付出。她想要活着,也得看老天的意思,靠自己的力量。

  她本来满面的笑容瞬间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愁。

  见她深深低着头,满面愁容,久久不答,白衣少年轻轻叹了口气:“你若不想说,就别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替你找到解药。”

  说着就要起身。

  “江公子!”她拉住了他的衣襟。

  “怎么了?”他停下来,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柔声问。

  她轻轻地、努力地从他手中挣脱出来,低低地,小声道:“药草还是我自己去找吧……”

  “那怎么可以,这儿绝壁陡峭,危险至极,你一个弱女子,不会武功,而且你前段时间受过伤,身体本就虚弱,一个人怎么行?”他急忙道。

  “可是……”她低着头,红着脸,别扭着。

  “你怎么了?”白衣少年柔声道,“春蕊!”

  听得他叫她“春蕊”,她的心猛地抖了一下,他直唤她的闺名,声音这么柔软,充满了关切。

  她心情复杂,那冰冻许久的心弦似乎被他这一声柔软的呼唤拨动了,猛地抬起头来,看见面前那白衣少年关切的眸子,那分明,那分明就是爱恋的眼神!她怎么如此糊涂,到这会儿才明白过来呢?

  她内心挣扎着,回避着他那探寻的、灼热逼人的目光:“我,我……”

  她始终无法说出口来,她该如何说呢?

  也许,他什么也不曾想过,也许他只是出于一片善心,想要帮助她而已。

  她不该如此自作多情。

  她咬了咬嘴唇,她不该想这些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药草,她和她的儿子都需要。

  她收回了心神,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白衣少年,面上露出一个成熟妇人的绮丽的微笑:“没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药草。”

  白衣少年见她笑了,面上也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他柔声道:“对,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阳元草,压制你体内的寒毒,琉璃门的绝壁上有不少,希望今天能够多采一些。”

  她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嗯。”

  箫声响起在山间。

  缓缓送到他们耳边,伴着白云,喝着清风。

  “你听!”黄衫女子惊异起来,“箫声!”

  “嗯,”白衣少年也疑惑道,“箫声好近。”

  黄衫女子抬头看了看那片碧绿色的绝壁:“好像是从那绝壁上传来的。”

  白衣少年道:“难道这琉璃门上有人住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满是疑惑。

  过了晌午,终于到了白衣少年所说的那块叫做‘琉璃门’的绝壁处,绝壁高耸入云,不知上面有些什么,但他们只需要攀爬到绝壁处便可以在树木根部寻找到寄生的阳元草。

  白衣少年牵着黄衫女子的手小心翼翼地在绝壁上移动,青苔湿滑,稍有不慎,便会跌入深谷,粉身碎骨。

  “紧紧抓住我,千万别放手啊!”白衣少年道。

  “嗯!”黄衫女子不敢往下看,山风将她的长发吹向沾满汗水的脖颈,痒痒的,有些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