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九、雪影梅香,冷暖遇东风6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8 2019-05-21 23:06:17

  春蕊看着苏盈盈那张白梅一般的美丽的面孔,眼里泛着一丝冷光,嘴角牵起一丝奇异的笑,语气却异常平静:“是嘛?”

  “有点酸酸的,苦苦的。”苏盈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皱着眉头喝着碗里的药。

  “良药苦口。”春蕊淡淡道,“你不是想尽快恢复记忆吗?”

  “嗯。”苏盈盈抬起头来,一双大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希冀,“很想快些恢复记忆。”

  春蕊淡淡地笑,静静地看着她,平静如一汪春水,不动声色。

  “最近想起的事情多了么?”春蕊问。

  “嗯,能记起‘落梅山’的事情,其余的还想不起来……”苏盈盈歪着头,慢慢道。

  “不要紧,慢慢来。”春蕊笑道。

  “孙大夫,你所说的药物的副作用是什么,”苏盈盈问,一双大眼中流露出一种少见的小孩子一般的惶恐神色,“我最近总是感觉浑身乏力,特别疲累,似乎总是睡不够似的。”

  春蕊眨了眨眼睛,道:“是吗?”

  “特别是在慢慢想起‘落梅山’那几个月的事情时。”苏盈盈道。

  春蕊眼波闪了闪:“有得必有失,你之前所中的毒太深了。”

  喝完药,苏盈盈一张白梅般的脸慢慢变得越来越没了血色,就连嘴唇也变成极浅的粉色樱花瓣一般了,她的眼皮打着架,睫毛扑闪着:“孙大夫说的药物的副作用除了嗜睡,还有什么……”

  “你慢慢就知道了。”

  看着她眼睛慢慢闭上,长长的睫毛像两只收了翅膀的蝴蝶一样栖息在眼皮上,春蕊的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

  那笑就像是冬日雪地里的月光,寒冷却又凄艳。

  红烛静静地燃烧,房中纱帐轻柔,宛如梦幻。

  春蕊替西念琴脱掉外衣挂在衣架上,又去解他的内衣。

  “这两天,她怎么样?”西念琴抓住了她的双手,柔声问。

  春蕊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自然地笑了笑:“还好,只是嗜睡。”

  他握着她的手,没有再问。

  她轻轻解下自己的外衣,躺在他的身侧。

  红烛在空气中静静燃烧着,发出‘噼啪’的声响。

  青纱帐里,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帐顶。

  他也静静地睁着眼睛。

  空气里写满了沉默。

  “蕊!”他轻声唤她。

  “嗯?”她淡淡应道。

  “你恨我吗?”他问,如此坦白。

  她沉默着,没有回答。

  他也没有再问。

  “西郎!”她轻声唤他。

  “嗯?”他柔声应道,转过身面向她。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她转过头来,盯着他那俊美的脸。

  他脸上刚要绽放的笑容瞬间僵住了,他又缓缓平躺下。

  “什么时候?”她俯身过来,不依不饶,追逐着他的目光。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看着她那如燃烧着地狱火焰般的眸子,那眸子里强烈的仿佛要将他吞没的感情,他避开了眼睛,垂下眼皮:“过一段时间吧。”

  她静静躺下了,语气有些无力:“过一段时间是多久?”

  他叹了口气,静静答:“等我整顿好川蜀。”

  她心里猛地一惊,原来他的情郎竟然有这样的野心。

  转而,又她微微笑了,或许她爱恋着的也正是这个有野心和抱负的他。

  他静静问:“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帮我吗?”

  春蕊静静笑道:“嗯。”

  他静静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春蕊问。

  “灭‘掩月宫’。”他说。

  “你想好怎么破‘掩月宫’了吗?”春蕊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地问。

  “嗯,”他握她的那只手紧了紧,语气沉静,“‘掩月宫’总部在明湖底,教众善于用毒,要破‘掩月宫’就需要知道避水避毒的方法。”

  春蕊静静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避水避毒有办法。”

  “真的?”西念琴转过身子,面向她,一双俊美的眼睛熠熠生辉,“什么办法?”

  “以毒制毒。”春蕊的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也闪着光,眼睛眨了眨。

  “怎么说?”西念琴轻轻皱眉,眼里有些疑惑。

  “《毒经》上曾有记载,有几种草药炼制成毒,人服用后短时间内水火不入、百毒不侵。不过……”春蕊眼波黯淡了下去。

  “不过怎样?”西念琴急急问。

  “只不过服用过这种毒的人这种水火不入、百毒不侵的状态只能维持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若不能服用解药,就会迅速虚弱而死。”春蕊一双大眼里露出哀怜和忧伤。

  “两个时辰足够了!”西念琴的眸子里泛着冷冷的光,嘴角牵起一丝愉快的笑。

  “但这种毒的解药很难找。”春蕊急忙道。

  西念琴看着她着急的神色,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争斗就会有牺牲的。”

  “可是……”春蕊犹豫道。

  “你会帮我的,对吗?”西念琴笑意盈盈的眸子盯着她的眼睛。

  春蕊看着他那双泛着光的眸子,垂下了眼皮:“我要想一想。”

  “蕊,”他的大手伸进了她的衣衫里,“早点了结了这些事,安定了我们就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了。”

  听他柔声这样说,她抬起了眼睛,看向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是较真:“真的吗?”

  “真的。”他温柔地笑道,眼里满是柔情蜜意。

  她有些恍惚,踌躇道:“不过这种毒也很难制的,万一把握不好,制药人也会有危险。”

  他温柔地看着她,温柔地笑着:“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春蕊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听着他那信心满满的语调,心里一阵温暖,头一次被一个人如此信任,如此肯定,她心神恍惚,看着他笑意盈盈的眼,失声笑道:“好。”

  听到她的那声“好”字,他眼里满是笑意,脸上泛着光,像个兴奋的孩子。

  他的手在她的酮体上游走,她娇笑着躲避。

  他反倒像个无赖似地黏上她,他含住她的唇,将她的笑声堵住了。

  或许,此刻才是最最真实的他吧。她想。

  既然爱他,就该接受他的所有。

  她紧紧拥住了他,温柔地配合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