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八、雪影梅香,冷暖遇东风5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3 2019-05-20 23:37:03

  春蕊静静地坐在房中的锦凳上,不说话。

  药篓放在脚边。

  窗外,暮色渐渐笼起,房中没有燃灯,黑暗中,她静得如同一尊雕塑。

  月亮慢慢升起,月光透过窗格照进房间,将她的身影投在地板上,投出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暗影。

  他还未回来。

  她在等,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如同潜伏的怪兽。

  她内心的那头兽,也蠢蠢欲动。

  她用力握紧拳头,咬紧牙关,面部肌肉紧绷,心像一根绷得紧紧的弦,稍一遇力,就会断掉。

  夜风从窗口吹进来,寒意深深。

  不知过了多久,夜,更静了。

  黑暗中,她搂紧了自己的臂膀。

  门帘轻轻被掀起,他端着一盏灯走进房间。

  “你回来了?”蓦地见一动不动坐在黑暗中的她,他略显惊诧,脚步顿了顿,将烛台放在桌上,淡淡问。

  她沉默着,紧紧搂住自己的双肩。不说话,她在抗议,用沉默表示抗议。

  他在她面前静静站了一会儿,终于缓缓走过来,将手放在她肩上。

  “蕊!”他轻声唤她。

  她有些憎恶地躲开他的手。

  他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蹲下身来,静静看着她,不说话。

  他掏出手帕来,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她终于缓缓抬起脸来,一张白芍药花一般的秀脸上满是晶莹的泪珠,她那一双灵动的大眼里此刻更是说不出的哀怨和愤怒。

  “为什么?”她静静问,直视他的双目。

  他看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露出的锐利的刀锋一般的光芒,轻轻低了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她不依不饶,“你到底想怎样?”

  “蕊,你听我解释。”西念琴嗫嚅道,“她不舒服,我只是照顾她。”

  “照顾需要照顾到半夜吗?”她的话语像刀锋一样,戳破他努力为自己撑起的理由。

  他终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似乎觉得自己的确无法解释,在她面前,他的确没有理由。

  静了静,他慢慢道:“好,我承认,我忘不了她。”

  春蕊也从锦凳上慢慢站起身来,她眼里满是痛楚和怨恨,她紧紧地盯着他的脸:“那我呢?”

  西念琴看着她白芍药花一般的秀脸,看着她眼里迸发出的痛楚和怨恨,心仿佛被人猛地用刀戳了一下,他的语气更软了,似乎有些无奈,有些讨好:“蕊,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那你为什么不能从中选一个,啊,为什么?”春蕊咬着嘴唇,眼里泪水滚滚而下,“我干嘛要替她采药,她有病失忆关我什么事?你如果要照顾她你去好了……”她一边说一边打翻了药篓,草药在地上被她用脚碾得粉碎。

  “蕊,不要这样!”他从她身后紧紧拥抱住她。

  她在他怀中哭得撕心裂肺,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

  “放开我!”她在他怀里挣扎。

  “不要这样!”他的语气里竟然也带了一丝呜咽。

  听见他的语调,她在他怀中呆住了。

  “不要这样!”他软语央求。

  她不挣扎了,在他怀中慢慢安静下来。

  “西郎!”她在他怀中慢慢转过身来,捧住他的脸,烛光下,他那好看的眉头深深皱起,脸上满是痛苦。

  她惊诧于他有这样的表情。

  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西郎!你……”

  他不说话,突然一把捧起她的脸,猛地将她的话语堵在了唇间。

  她在他的逼近中慢慢后退,他猛地将她压在软塌上,一把扯下了她的衣裙。

  当言语无法再表达,就只有用身体。

  她在他的身下轻轻喘息。

  月光从窗格中照进来,照在两个绝望又无奈的男女身上。

  清晨,春蕊端了早饭进书房。

  “歇一会儿吧。”她恢复了往常一般的灿烂笑脸,将几样精致的小菜摆在他面前,将一杯‘浮云抹’递到他手中。

  他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辛苦你了!”他对她柔声道。

  她轻轻摇了摇头,将一块香干夹到她碗中,对着他温柔一笑:“快吃吧。”

  仿佛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是一场暴雨,雨过天晴,一切又恢复了白日里该有的平静。

  秋日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照在一男一女身上,他们就仿若世间一对最最普通的情侣,一对最最平凡的夫妇。

  春蕊的筷子顿了顿:“吃完饭,我去看看她。”她说,语气静静的。

  “嗯,”他低头应声。

  静了静,他突然抬头道:“她,最近好像很虚弱似的,是解药的副作用吗?”

  春蕊看着他疑惑的目光,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她眼波转了转:“是药都会有副作用的。”

  “有什么办法吗?”他问。

  “我会想办法让她好起来。”她低头扒着碗里的饭,静静道。

  “嗯。”他说,语气静静的。

  饭后,她端了药来到她的房间。

  白衣女子懒懒地歪在床沿,手里翻着一本书。

  “看的什么书?”春蕊笑着放下手中的托盘。

  “孙大夫,你来了?”白衣女子淡淡笑着坐起身来,“趁有点精力,随便翻翻。”

  “苏姑娘喜欢看游记?”春蕊拿过床头那本书,淡淡笑道。

  “是。”苏盈盈白梅般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苏姑娘喜欢自然风景么?”春蕊问。

  “嗯,喜欢,”苏盈盈笑道,“大自然是很奇妙的,美丽的风景能够让人心静。”

  “苏姑娘一定赏玩过许多名山大川吧?”春蕊淡淡笑道。

  “有一些,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落梅山。”苏盈盈淡淡笑道。

  “落梅山?”春蕊疑惑,“在哪儿?”

  “就在蜀中,”苏盈盈淡淡笑道,“那儿有我的一段很美好的记忆。”

  “是吗?”春蕊的眼波闪了闪,试探着,“和西公子?”

  苏盈盈淡笑着点了点头。

  春蕊心中不悦,面上却不动声色,只端起手边的药,柔声道:“药快凉了,先喝药吧。”

  苏盈盈端过药碗,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孙大夫,这药味道与前些日子的似乎不太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