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七、雪影梅香,冷暖遇东风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40 2019-05-19 18:14:05

  “我不怕。”白衣女子抓住她的手,眼里闪烁着纯真的,充满希望的光芒,“只要能让我想起过往。”

  春蕊看着面前白衣女子的脸,眼中光芒闪烁:“是吗?”

  白衣女子认真地点点头:“嗯。”

  春蕊嘴角牵起一丝奇异的笑,眼睛眨了眨,静静望着面前的白衣女子,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金刀峡刚收复不久,有许多琐碎的事情需要处理。

  西念琴每日都忙得团团转。整理文书,处理帮中大小事物,重新整顿编制等等。

  每日清晨,春蕊都会贴心地送上一杯‘浮云抹’到书房来,有时候会端上自己做的各色精致小菜。

  这日,西念琴依然通宵熬夜整理文书,处理部下递上来的金刀峡的大小事务汇报。

  春蕊轻轻掀起门帘,白芍药花般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西郎,饿了吧,吃点早餐吧。”

  她嫣然一笑,将几样精致的小菜端到他面前。

  他从文书堆中抬起头来,看见她灿烂的笑脸,疲惫也似乎被冲洗掉了大半,他也冲着她淡淡一笑:“蕊,辛苦你了。”

  春蕊静静站到他的身后,替他揉着酸痛的脖子和肩膀,笑道:“我做这些有什么辛苦的呢,你每日忙得都没有时间休息才是辛苦。再说了,我们即将是夫妻了,做妻子的协助丈夫,是理所应当的。”

  西念琴听到她的话语,那俊美的脸上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

  她不问,他不答。

  似乎是两人之间的默契。

  他说要娶她,可没说是何时。

  她也不问,似乎在等他开口。

  他们似乎在比拼着谁比谁更有耐心。

  她在他身边坐下来,陪他一起吃早餐,她将一块茄香夹到他碗里,对着他嫣然一笑。

  他看着她的笑脸,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心中暖暖的,觉得像被春阳照着一般。如果与她成亲了,她会是一个好妻子吧。他想。

  只是,他还有放不下的一个人,想起过往那些,想起曾经与盈盈在一起的那些快乐又浪漫的日子,想起盈盈曾经为他的奋不顾身,想起她因他所受的苦楚,他又怎能置她于不顾呢?

  他也回应给她一个温柔的笑脸。

  他不再在她面前提起盈盈。

  她却主动谈起了。

  “她好多了。”她说。

  “谁?”他一时愣住,没反应过来她说的那个她。

  她对着他淡淡一笑,白芍药花一般的脸上露出一个略显忧伤的笑容,“苏姑娘好了很多。”她说,不同于她往日的神情,言语里没有醋意,也不含嫉妒。只是淡淡地述说着,“她能记得我,记得你,还能想起一些往事了。”

  “真的?”他惊喜道,眼里泛着难以掩饰的喜悦的光芒。

  她轻轻低了头,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他感觉到了她的失落,不知如何自处,但不忍心让她如此难过,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柔声道:“蕊。”

  她抬起头望着他,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泛着淡淡的泪光。

  看着她那双忧伤的大眼,他的心里没来由地一疼,像被人拧了一下似的。

  “蕊,我会娶你。”他柔声安慰她。

  “何时?”她抬起眼睛看他,看着他那闪烁的目光,静静吐出两个字。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白芍药花一般洁净的脸。

  她眼里泪光闪了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道:“好。”

  黄昏,春蕊出去采药还未回来。他一个人在隐香居的小院中散步,不知不觉走到了翠云轩的走廊上。

  自从上次与春蕊吵架后,他与盈盈已经有十几天未见面了。

  他埋头于帮中大小事务中,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她。可身随意动,他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她的门前。

  还是不见比较好吧。想起春蕊,他深深叹了口气,正要回头。

  一个绿衣婢女急匆匆从房中出来,几乎与他撞个满怀。

  “对不起……庄主,奴婢……该死!”婢女吓得连忙俯身赔罪。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他轻轻皱眉。

  “苏姑娘……苏姑娘她……”婢女嗫嚅道。

  “苏姑娘怎么了?”他正色道。

  婢女伏在地上不做声,浑身颤抖。

  西念琴皱着眉头,剁了剁脚,终于一掀门帘,走进房中。

  房中大床上,那个一袭白衣的女子正轻轻歪在床沿,一张白梅般的脸上看起来苍白无血,连嘴唇都变成淡粉色的,像是娇弱的粉色梅花瓣,惹人怜爱。

  看见他走进来,那白衣女子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你怎么了?”他扶起床沿的她。

  她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浅浅一笑:“我没事,西郎,别担心!”

  听她喊他‘西郎’,他满面都是惊喜,满眼都是喜悦:“你想起我了,盈盈?”

  “嗯,我想起你了。”苏盈盈软软靠在他的怀里,柔声道,“我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

  西念琴搂住怀中的美人,神色有些不安:“但,为什么你会虚弱至此?”

  “没关系,”苏盈盈在他怀中柔声道,“只要能想起过往,想起西郎,这些都不算什么。孙大夫说过,是药就会有副作用的……”

  “盈盈,”他轻轻唤她。

  她在他怀中慢慢睁开眼睛,那宝石一般的大眼只露出一丝微光,她白梅般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没事,只是有些累,有点冷,我想睡一会儿……西郎,抱着我,抱着我,像从前一样抱着我……”

  “好,好,我抱着你,你累了,就安静地睡一会儿。”他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

  苏盈盈在他怀中安静地睡去,他静静地看着她沉睡的面颊,轻轻地抚摸着她如瀑的黑发。

  “庄主呢?”春蕊采药回来,不见了西念琴,问隐香院的婢女。

  “庄主,庄主在翠云轩。”婢女小心翼翼道。

  “什么?”她好看的眉头深深皱起。

  “奴婢……奴婢该死!”婢女见她神色严肃冷漠,慌忙跪下。

  “没你的事,你出去吧!”春蕊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将药篓放在地上,吩咐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